在整体协调的过程中提高心性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

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来自瑞典的老学员。在欧洲法会在俄罗斯召开的这个特殊的时刻,我能来到你们面前,交流我的修炼体会,感到莫大的荣幸。我来俄罗斯有好几次了。每次都能见到俄罗斯和东欧的大法弟子,我感到十分高兴。

我知道,俄罗斯学员出国参加法会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使在俄罗斯国内参加法会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俄罗斯太大了。几年以前我第一次来圣彼得堡时,我记得听过这样一个故事,印象很深。有个学员住在俄罗斯很远的地方,他差不多旅行了一个月才到达开法会的地点。当这个学员最后到达目地地时,他简直兴奋极了。我甚至无法想象,在这样遥远的路途中他都遇到了什么困难。我记得,我当时想:法会如此神圣,这个大法弟子当然十分清楚法会的意义所在。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止这个学员来参加我们这神圣的法会。

在这里,我们大家共同提高,共同修炼,互相借鉴,互相学习,并且成为一个强有力的整体,克服我们面前所出现的任何困难。我们大家在一起,就没有任何克服不了的困难。这是师父赋予我们的救度众生的真正财富。

今天我想就我们如何成为一个整体,和大家谈谈我的理解。

多年以前,在日内瓦参加联合国活动期间,我记得我的第一念就是:我们要成为一个整体。通常,我总是早早的来参加集体活动,站在第一行的某个位置。可是这天我来的相当晚,远远的站在最后一行。在这里,我能看到所有的人。看到众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员一起站在那里,我内心非常感慨。我们大家都抱着一个愿望来到这里——救度众生。我被这种景象深深的打动了。当我们大家一起做第三套功法时,我注意到有的学员的手臂举的高点,有的举的低点。我当时突然理解到,我们,作为大法弟子,也许还没有真正的形成一个整体。同时我还在想:如果我们能完全成为一个整体,那么我们的能量该有多大呀。我能看到,我们就象一个乐队。我们大家都弹奏一种乐器,也许有一天,我们能奏出一首最美的乐曲,这首乐曲将发出穿越宇宙共鸣的能量来。

这几天,我也突然想起我小的时候听到的一个童话故事。故事讲的是一头在地里干活的牛,干完一天的活,这头牛晚上回来休息。这头牛在休息的时候,它身体的各个部位开始互相谈话,说说它们中谁起的作用最大。嘴说,它最重要,因为如果不吃东西的话,这头牛一定会死的。然后,眼睛说,如果没有它们,牛就看不到食物,所以它们最重要。然后,腿说,如果没有它们,牛就无法去寻找食物,因此它们最重要。后来胃和尾巴都各自说自己如何重要。它们争执不下,最后它们互相之间谁都不理谁了。一天天过去了,身体的各个部位拒绝工作。这头牛每天也越来越虚弱了。一天,一个微弱的声音说,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我们都不工作,这头牛就会死掉。所以它们一致同意,它们都重要,缺一不可。为了挽救这头牛,它们需要在一起共同工作。

我知道,这是个童话故事,我们不是牛。不过一起共同工作仍然适用于我们,特别是现在我们从事如此多的证实法项目。我们有许多人同时需要承担很多项目,时间和修炼是非常不平衡的。当我们从事各种不同的项目时,要避免我们中所出现的心性问题是不可能的。自从我多年协调几个项目以来,我听到许多学员对我的协调工作的批评。大多数的时候,我真的感到很生气。尽管如此,我还是很感激我能有这样的机会提高自己。当我最后战胜自己的执著,我感激这些批评给我的修炼带来了益处。我确信:我们从事每个项目的过程,不管是大项目还是小项目,作为学员,都是我们互相之间如何提高的过程。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过程。我们是为了形成一个整体,走到一起的各个不同的部份。

尽管修炼是个人的事,每个学员的修炼道路不同,可我们之间又都相互联系。我们之间的每个正念都会加强我们,而每个常人的观念都会削弱我们。用人的观念看问题是很难看清楚的,不过随着我们越来越成熟,我们就越来越快的战胜自我,对整体带来的损失也就会越来越少。

我想起了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在我们城市举办的欧洲体育锦标赛期间,我们地区的学员计划進行十天的讲真相活动。每天讲真相的学员数量不够,我们就向外地的学员求助。我想,我们的初步计划進展的还是不错的。

晚上在中领馆的前面开始了我们第一天的活动。在这个美好的夏日夜晚,众人都出来了。很多人都知道了真相,我心里真高兴。

我们计划第二天早上先学法,然后再参加活动,所以这天晚上活动结束后,我们没有计划碰头。外地的学员提出建议,这天晚上活动完毕,我们最好集中一下,不要等到早上。我们没有这样做,他们很失望。

第二天,学法过后,外地学员再次向我们提出这个事情,说我们需要改進。我对整个事情都感到不舒服。他们知道情况吗?他们为何不能等等看?我认为他们老是抱怨,我心里也就越来越生气。我越生气,我就越不能理解,对他们说的每句话都认为是对我吹毛求疵。我怀着不平衡的心理,在去往活动场地的路上,向另一位学员抱怨。她善意的指出:对此事,我不应该如此耿耿于怀。

在活动场地,我觉的我们有些人不协调。我心想:尽管我们只是做一道菜,可是我们厨师太多了。一想到这一点,我心里对那些提意见的学员充满了气恨。

由于我们的状态不佳,刚开始就出现了许多干扰。我们需要用的东西和另一辆小车突然再次失踪了等等。那天的活动开始的比较晚,然后我们又做些计划。我开始意识到:这些干扰是由于我们有漏。我也知道我生其他学员的气是不对的,邪恶因素在利用我有漏的地方。我问我自己:我人的这一面那么想强调自己是对的,那结果如何呢。当我陷入自以为是的想法中时,我是在失去救度众生的机会。我不是与其他学员协调好这一切,而是在制造不平衡。当我看到新学员应付这种情况有困难时,我心里就更明白了。我知道,对他们来讲,做好这些事情是不容易的。看到他们,我意识到:有矛盾了,我只是向外找,而没有向内找,看看自己有哪些不足。

这些我都明白,可是当考验干扰到来时,我又掉到这个陷阱里去了。也许现在修炼与我早期的修炼不同之处是:我能更快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可是一旦发现不足,没有花更大的力气去克服它们。我也知道,修炼是不容易的,不过我有信心: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在尽其所能在做好自己应该做的。

在我修炼过程中遇到的障碍之一,就是对心性考验的真正实质的理解。刚开始修炼时,我有个观念:修炼者应该做个好人,互相之间都要圆容好。当我们之间出现了心性问题时,我就会认为别人没做好。因此,我有几年都避免这些问题。由于有这个观念,我自然就认为自己是个不错的修炼者。在现实中,我后来认识到,看问题要向内找。

在做每一个证实法项目中,心性考验是避免不了的。我们也不应该躲避它们,而是我们应该记住:我们大家是大法弟子,我们要尽力克服有可能出现的任何困难。当矛盾出来时,我都尽力想,我们是炼功人。我们大家带着一颗无私的心来到这个世界里,目地是为了救度众生。由于常人社会大染缸污染,我们有时候记不起自己是谁,并且行为上也不像学员。然而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负有伟大,神圣的使命。

最近,我们在芬兰有些大型的洪法活动。那就意味着芬兰人数不多的学员要做很多工作。一天,我发给芬兰学员们一封切合实际的邮件。可我收到一封来自芬兰学员的回件,内容令人恼怒,并且还带有质问的口气。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还击,因为很明显,她对整个事件误解了。当我正在写还击邮件时,另一位学员打电话给我讲其它事情。从她的口气,我能听出来,她的压力也很大。突然,我明白了他们在承受着如此大的压力,有好几天都没有休息好了。他们觉的我们几乎无法给他们提供帮助和支持。不管芬兰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只是芬兰学员应该担负的,而是我们大家的责任。通过电话后,我又从新写了封邮件。这次我没有还击,而是问他们我能提供什么样的帮助。在发这封邮件之前,我感到很充实,因为我被阻止了写那封还击邮件。现在我没有火上浇油,如果我那样做的话,也正是邪恶喜欢的。对我来说,这件事情并不是非常难,或者也是个艰难的考验,可我还是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学会了不要那么急于批评。这件事情也提醒我要珍惜其他学员的辛苦的工作。因此,在瑞典举办几场九评研讨会我做协调工作时,我都努力记住,要感谢其他学员的辛勤工作。即使我认识到这一点,我对其他同修所做的一切表示感激这方面,仍然做的很不够。

在我们努力成为一个整体时,邪恶每次都试图干扰。例如,当我们集体做证实法项目时,我注意到,邪恶多次用不同的方式進行干扰。一种方式就是针对我们之间的合作,来制造让我们心里不平衡,互相之间产生误解,学员互相之间不协调。因此,我们之间不能达成一致意见就成了个问题。如果我们不能及时看透这一点,那么邪恶就会在我们做证实法项目时使我们出现许多困难。另一个方式就是使两个学员之间或夫妻之间产生矛盾,让他们陷入私人争论之中。我的丈夫和我在这几年中看的很清楚:当我们从事一个项目时,我们只要一开始争论,我们就要注意了。有些学员就被干扰的做项目时迷失了方向,原因是他们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没有明白做这个项目的目地所在。所有的邪恶都是针对我们有漏的地方下手。如果我们明白我们做项目的目地,就能看透这些干扰的实质。

尽管还有人的私心存在,我们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这些年也成熟多了。因此,我们应该利用一切机会在心性摩擦中提高自己,去掉人的观念,互相帮助,克服所有的困难,共同努力,创建出一个坚实的基础,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整体。

感谢来自世界各地的同修们,你们努力开拓,找出各种方式以救度更多众生。我从你们那里学到了许多东西,希望你们继续帮助我。

我们是这个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我们从师尊那里得到这种荣耀,怎么能不感到十分荣幸呢。谢谢师父给了我们这最伟大的机会,使我们成了这次正法的一部份。

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圣彼得堡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