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加强整体协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八日】在写这篇稿件前二天,我们决定去距我村十五里的邻村讲真相。吃完晚饭,我去找两同修时,他们已经走了半个多小时了,我急步追赶下去。由于头一天下了一场雪,走的又是山路,雪一盖上,跑起路来深一脚浅一脚的我也全然没顾,我边跑边发正念,十五里的山路赶了七十分钟才到。進村不久就找到了一位同修,他还没有做完。我想:哪怕只发一份真相资料,救度一个众生也不算白来。我们俩在一起把手头的真相发完后就到村外等另一位同修。很久他才出来。原来他被人跟踪了一段路,后来甩掉了尾巴,顺利脱险才找到了我们。

虽然没出大事,但我们三个人通过向内找,认为:被跟踪的同修是一个刚离婚的年轻人,在外打工刚回来,几个月也没学法、炼功,在常人这个大染缸中与修炼人的差距越来越大,而我们却没有帮助他,而是在背后议论他、嘲笑他,看我们的显示心有多强。同时找到了我们做事不协调,法学的不好,整体配合不够。我们是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不能给邪恶留下任何一点迫害我们的借口,一定要达到圆容不破才是坚不可摧的,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多发正念,加强整体协调观念,才能更好的做好三件事,走好我们最后的正法修炼之路。

回到家后,外面本来晴朗的天却刮起了大风,把我们非常清晰的脚印刮得无影无踪,第二天又风平浪静了。我悟到:那是因为雪地上只有我们三个人的脚印,师父为了我们的安全在帮我们扫清修炼路上的一切坎坷。师父为我们做的实在太多太多了,我们所走过的每一步都是在师父的精心呵护下走过来的。没有师父慈悲的呵护,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又能做成什么呢?

我是农村大法弟子,九九年初有幸得法,在七月二十日大法遭迫害,由于怕心中断了修炼,五年时间白白荒废了。二零零五年初,在师父的安排下从新回到大法中来的。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们这些落下的和不精進的同修无数次机会,一等再等,我们要珍惜这万古机缘,我感到时间非常紧迫,所以一下子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中来了。我找到了本村的同修,又找出了所有大法书。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提高很快。我和他以一个整体出现,无论是讲真相、劝三退、学法炼功,我们都在一起。我们愉快的做着三件事,坚定的走着正法修炼之路。农村的大法弟子少,还有一部份不精進,所以我们不能坐在家里等、靠,而要主动的、理智的与城里的同修与协调人取得联系,拿资料,使城乡成为一体。如果有条件的最好自己做真相资料,在农村实现遍地开花,这样还免除了运输费用,也减少了邪恶干扰。在农村做、发真相资料,农村同修比城里同修条件好。我们对周边村屯比较熟悉,了解各处的地理环境与风土人情,做起来得心应手,也落不下众生。我们的穿着也不显眼,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又不用打车,出去一次有两个人就够了,既快速又安全。城里同修就没有这些优势,他们到农村来一次总得四五个人,不开车就得打车,目标大还浪费,又不熟悉地理环境,一看就是生人,背个大包满街走,不很安全。当然,城里同修也有城里的优点,许多农村人认为城里人见多识广,可能更容易接受他们讲的真相。

我们做资料时,一般选在刚黑天的时候進村,穿着不显眼,常人看见也不注意。有时打个照面,问候几声就走。当然進村时间要根据当地当时情况而定,不要一个模式,灵活运用不给邪恶可乘之机,進村前,必须先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只要我们的念纯正就不会出问题,即便被恶人举报,由于轻车熟路,也能安全转移,但必须整体协调好。记得一次去邻村散发《九评》,我同另一同修在太阳没落山时出发,到达时天还没黑,在村边休息了一会儿。由于这是我第二次发资料,有些紧张(怕心),当时刚开春,我拿了把镰刀,象是打柴的,也没人注意。同修让我在村边写真相标语,他到村里散发《九评》。我写完之后许久也不见他出村,就到村里找他。由于之前没有明确聚齐地点、时间,结果我俩在村里相互找了两个多小时,村里有一条四米多深的大沟,我们横跨了两次,弄的满身、满脚都是大泥,后来才在师父的点化下走到一起。当时同修严厉的批评并指出我的不足,我没有生气,心平气和的与他切磋,找出这次失误的原因,还找出了内心隐藏很深的做事心、欢喜心与怕心等,并用法去衡量、去归正了它,明确了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走好师父指引的路。

二年来,我们周边的村屯的每条街道上都不止一次的留下了我们救度众生、勤苦修炼的足迹。也记不清有多少次,我们冒着风雨、顶着烈日、迎着寒风,把一张张、一份份包含着所有大法弟子心血的祝福送到千家万户,让所有人都明白真相,都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在讲“三退”的过程中,我们多学法、多发正念,互相配合着讲。在师父的加持下、大法的指导下、同修切磋经验的启发下,我们越讲越好,怕心也少了,“三退”的人也很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