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歌词与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二零零七年新唐人新年晚会正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纯正的东方神韵,正统的神传文化,震动着观众的心。国内的大法弟子也急切的盼望着这台晚会能尽快与我们见面。正因为这样,对我们的艺术创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定要走正。

我不懂音乐,但我想就有关歌词提出与同修们切磋,我认为有的大法弟子创作的歌词中夹杂着党文化的东西。如:“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中,还唱什么“巍峨的纪念碑”,那个纪念碑是邪党树立的,一个是欺骗老百姓为它们继续卖命,一个是为邪党歌功颂德。“广场的旗杆”也有类似的问题。就旗杆而言,从四九年至今,一直把血旗高高挂起,多少人在它的血旗底下宣誓,每周一还要在血旗下搞升旗仪式,它毒害了多少世人,毁了多少世人!我们大法弟子怎能唱它?(注:该歌词已更新)

还有“打坐”这首歌中好象有这么几句反映小弟子在打坐腿痛时的心理活动“又怪东,又怪西,还怪那个收音机不断气”,我认为修炼中可不这样。那怪东怪西都是思想中的魔性,把这些魔性的东西、负面的东西拿出来反复的唱,反复的加强它,我认为是不太好的。

一些歌词,也比较流于常人,主要是认识上和手法上,情的因素比较重。有的把揭露迫害描述成好象常人对人的迫害,大法弟子成了“弱势阶层”,失去了应有的高尚的内涵;有的让人很难区别大法弟子与常人英雄有什么不同。其实,从修炼证实法和救度世人的基点看,大法弟子应该创作一些更纯净的作品。内涵纯净、无私,表现手法又直白浅显,这样的作品才能经得起回味与时间考验,不是一时冲动完就过去的。

还有“师父指我回家路”这首歌,我每听到“指”字,心里很不舒服——我们在修炼的路上,在邪恶迫害的恐怖的日子里,是伟大的师尊扶着我们走,拽着我们走。不少同修在被邪恶施暴时,看到电棍被师尊挡住,电在师尊的身上,鞭子拳头也打在师尊的身上,师尊在替我们弟子受罪。想到这些心里很难过,师父对弟子不是一“指”了之。如果师父仅仅是个指路人,我们没有哪个能走到今天。

我不懂音乐,为了大法弟子创作的作品能走正路,我说出我的看法,若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