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走正最后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

一、学好法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弟子,由于工作比较轻松,八小时内可以看书学法,晚上参加小组学法,我抓紧一切时间读、背、抄写大法,除了吃饭、睡觉、炼功,我几乎都在学法中。我深深的体会到了溶入法中的美好、修去名利情的轻松,我一路追了上来,同修们都羡慕我有一个学法修炼的好环境。我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安排,懂得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法理是何等的奥妙无穷。明白了修炼的目地是“返本归真”,最后修成神,带着本体被高能量物质转化成的神体,圆满飞升,随师回天堂。来世间的目地明确,学法修炼更加精進。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了,修炼环境遭到了破坏,邪党也对我采取了不同成度的干扰和迫害。我们迈入了正法修炼的進程。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否定迫害的同时,仍然堂堂正正的在单位、在家里学法。实实在在的体悟到了“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的威力。更加坚定了随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信心。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六号,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刚开始只有三、四个同修参加,不长时间就有十多个同修在我家一起学法了。以点带面,使整个城区又恢复了许多学法小组,然后又延伸到了农村,使学法小组遍地开花,对整体提高,救度众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虽然有时也跟头把式的,由于学法学的比较多,心中有法的熔炼,在师尊的慈悲呵护和引导下,在正法修炼、神的路上走得比较稳健。

二、发正念

二零零一年五月,师父又赋予了大法弟子佛法神通,发正念救度众生。上班时间,因自己一个办公室,在干好工作的同时,除了学法,到了整点就发正念。刚开始感到很疲劳,就不想发了,我知道这是干扰,我就发正念清除,越来感觉威力越大,越发正念自己越强大,真的是有“立掌乾坤震,横空立巨佛”的感觉。

二零零二年初,有一同修因受邪恶迫害,被迫说出了我们好几位同修,有的同修听到后接着离家出走了;有的同修被邪恶抓進了“转化班”;我听到后,第一念就是:快把大法书转移,不能叫邪恶搜了去。当我收拾书的时候,就觉的不对劲,觉的这是承认了迫害,“怕”邪恶到家来搜查,这不是求了吗?

“怕”、“求”就是常人的执著,都应该去的。认识到了就是提高,邪恶就够不到你了,“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接着我就发出强大的一念:解体所有的邪恶、乱法烂鬼;解体被迫遭受迫害的同修的各自空间场的所有邪恶,解体邪恶的“转化班”,帮助同修早日走出邪恶的“转化班”回归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来;我是师父的弟子,伟大的法粒子,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有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份,绝对没有遭受迫害的份,因为我们是神,是助师正法来了,只有师父说了算,除此之外谁说了也不算也不听。由于自己信师信法的强大正念,邪恶连问都没敢问一声,甚至都没有想起我来。由此我也深深的体会到了发正念的重要性和师父赋给我们正法口诀的洪大威力。

学法小组的良性运行,也给我们大法弟子整体发正念带来了很多便利,当城区大法弟子有的被遭到迫害干扰时,我们立即通知各学法小组发正念帮助,恶党邪灵有什么行动,立即通知整体发正念解体它,使邪恶计划落空。当有同修出现病业干扰时,赶快组织适量大法弟子前去发正念、学法交流、帮助同修尽早走出病魔状态。

去市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救出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去市委和市政府发正念:解体恶党邪灵的一切组织和所有邪恶因素。

整体发正念:使邪恶的阴谋一次次失败;整体发正念:使有些同修一次次脱离了邪恶的迫害,从新回到了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发正念,使常人的观念、执著越来越少;使我们的人体越来越轻。

发正念,使我们真正脱去了人皮,跟随师父走進了神的行列中。

时时刻刻发正念,时时刻刻按神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正念正行、救度众生!

三、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第二次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拘留了二十三天后,正念闯出了看守所,回家后,单位派了六个妇女,来我家二十四小时监视看守着,我不回避,针对她们讲清真相后,她们在客厅看电视,我就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后来我想:不能这样被困在家中,我要证实法,并能自由的救度众生!

有一个看管我的妇女在明白真相后,在一天早晨给我打电话说:他们要把你送潍坊转化班,你赶紧走。我悟到这是师父的慈悲点化和保护,不让去那些邪恶的地方。接着我就离家出走了,这可急坏了单位的政法委书记,他去了北京找我,派人从城里到农村的亲戚家挨个查找。遇到问题我不能绕开走,向内找,我清除了许多执著心。我要直接打电话找政法委书记讲真相,我用一个公用电话质问政法委书记“为什么要把我送潍坊?我哪里也不去!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将来对你们不好!……”他答应说“只要你回来一切都好商量。”我说“没有什么可商量的,你要无条件的把人从我家撤走,绝对不能把我送这送那!还我一切自由!”他说“只要你回来,我保证给你一切自由。”我想:你什么也保证不了,你善待大法弟子,将来你会得福报,什么事情都是我师父说了算,大法弟子说了算,你们什么也不是,只是应该被救度的众生而已。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又全身心的投入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他再也没有敢来打我的坏主意。我心生神的一念:任何人只要想起我们大法弟子,都要心生善念,都要想着真善忍和法轮大法好!

单位不让我上班,我不承认这种不合理的迫害,前去找领导讲真相后,恢复了我的工作,工作之余我又堂堂正正的看书学法、炼功、讲真相了。我一直在家里光明正大的供着师父法像,在家里形成了一个敬师敬法的正念之场。在迫害比较严重的时期,同修来我家交流切磋,看到师父的法像,有的合十;有的眼泪汪汪;有的前来上香。有的同修感动的说:“这么大的法,就得有一个公平的环境;这么伟大的师父,就得有一个公正敬仰的位置!”

我们大法弟子的家就是这浊世的净土,清洗人们心灵、是修炼的好环境。因为师父都给每位大法弟子的家,清理了所有的邪恶,并下了罩,有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只要我们信师信法正念强,任何邪恶乱法烂鬼,是不敢到大法弟子的家来的,若来了后,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被正的场同化掉;另一个是赶紧逃离。所以,我们大法弟子的家是最正的场。在救度众生讲清真相中,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纠正这一切不正的状态。这些正念之场在连成线,连成片;若覆盖了整个城区,覆盖了整个山东,覆盖了整个中国,覆盖了整个世界,覆盖了整个宇宙,覆盖了整个苍穹……达到了一种无脉无穴的境地,恶党邪灵、乱法烂鬼往哪遁?!

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修去了很多执著心,同时也暴露出了许多不好的心:显示心、急躁心、烦心、时隐时现的色欲心、特别是对亲情的执著等等,每当意识到时,我就发正念清除它:所有的人心都不是我,我是大法弟子,绝不容许肮脏的人心存在。

由于农村大法弟子比较少,城区的大法弟子比较多,我们整体协调,有条件的、年轻点的大法弟子可以去农村发真相资料,各自找配合比较好的同修作搭档。我们安排好每次发真相资料的路线,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就象铺地毯一样,普发一遍。每次都提前对着要去的村庄发正念,每次也都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安全返回。后来有一次去农村发真相,暴露出了许多人心:争斗心、欢喜心、成就心、麻木心等,因没有及时的向内找,修正自己,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人员虽然没有受到损失,可我们的车却被邪恶扣去了。这是一次教训,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正念正行,更要修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当矛盾来时,冲击自己的心过不去时,不管当时谁如何表现,过后一定要全力以赴的向内找,无条件的向内找,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只要找自己,就有要修正的东西。所有不好的思想观念、执著心、旧势力的所有因素,都怕我们向内找,找到它、清除它,从根本上改变自己,使生命同化到新宇宙中去,众生才能得救。

我们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为众生着想,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这是法的标准。越到最后,对我们要求越高了,再不能拿昨天的标准,要求今天的自己,师父不是告诫我们——越到最后越精進吗?更要重视学好法,更要严格用神的标准要求自己,切切实实的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修正自己,走正最后正法修炼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