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牡丹江市国家安全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八日】中共邪党在各地的所谓“国家安全局”在邪党“六一零”和政法委的操控下参与迫害法轮功,秘密跟踪、绑架,疯狂破坏资料点,使尽邪恶手段恐吓、迫害大法弟子。国安人员大多是经过特殊训练、思想变异的“特务”,给“六一零”和政法委提供所谓的“情报”,指使所谓的“国保”警察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同时还亲自迫害大法弟子,几年来作恶无数,其邪恶程度绝不亚于“六一零”与公安局的“国保大队”。

牡丹江市的所谓“国家安全局”就是这样一个罪恶的幕后黑手,多年来奉行江罗集团的罪恶指令,以其享有的特权,不断的提供所谓情报,无耻的制造各种事端。几年来,牡丹江市多个资料点被破坏,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投入监狱,众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拘留、劳教,并被酷刑折磨致伤、致残,数不清的法轮功学员(包括他们的家属)被迫流离失所,多少幸福美满的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国安特务参与制造的罪恶令人触目惊心。

由于国安特务行动隐秘,所以对他们罪行揭露很少,这里我们呼吁进一步揭露牡丹江市国家安全局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群体的事实,请社会各界正义人士收集、提供安全局的相关情况,共同结束长达七年多的残酷迫害。

我们也再次劝告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员:中共邪党的手段,你们作为特务应该很清楚,你们如何保证自己不被中共灭口?善恶有报,不会因为你们不相信神就不存在,天灭中共时,你们如何面对自己和家人的未来?法轮大法洪传世间,为的是救度所有的人(包括你们),希望你们冷静下来想一想,不要再虐待自己的生命,不要成为十恶不赦的人,不要再继续毁灭自己和家人的未来。

牡丹江国家安全局地址:牡丹江市西三条路二九九号(七二零之前门前曾有牌子上面写着国家安全局,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不长时间牌子就摘掉了,现在只有一个门牌号二九九号)
值班室:   0453-6424781
办公室:   0453-6424390
政治处:   0453-6416412

牡丹江市国家安全局参与迫害的部份事实

国安特务行动隐秘,所以对他们作恶事实揭露很少,以下仅是冰山一角。

(一)牡丹江邮政局大法弟子吕恒义被绑架(二零零五年)

吕恒义,牡丹江邮政局审计科科长,被牡丹江市国安局和省国安局跟踪,监控,被认为是黑龙江省所谓重点人物之一,恶警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及财力跟踪、监控,吕恒义出差都有多名特务跟踪、监控。由省里下达抓捕名单,于九月二十三日上午,吕恒义在邮政局上班时被牡丹江公安局非法劫持,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看守所一年之久。现不知吕恒义身在何处!其家的十多万元私家轿车被扣押,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竟换了车牌子劫为己有,冠冕堂皇出入市公安局。

在公安通报中称:跟踪、监控吕恒义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及财力。而且牡丹江现在新出来的大法弟子都是新面孔,文化水平高,真相资料有档次……

(二)电话监听、蹲坑、跟踪,几十名学员被非法绑架勒索钱财(二零零六年)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及辖区派出所和居委会串通一气,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抢走电脑、录音机、大法书,大法资料等。有几十名学员被市公安抓捕。大法弟子于真杰被非法绑架,在公安医院被迫害,遭到野蛮灌食。赵京春、朱秀成、王慧琴、刘秀英、李海峰、肖祖光、孙桂珍、李焕芝、宫呈阁和其七十多岁的父亲等十余人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从此次邪恶绑架的手段看,是先采用电话监听、蹲坑、跟踪,一旦有联系的同修再与其他同修联系,就会被邪恶一个个的连续跟踪,据说邪恶之徒在绑架之前已经跟踪一段时间了,确定人员后下手的。”无不与公安特务有关。

由此想起七二零对法轮功之初,在电话中让同修来取经文,同修还没来,派出所的管片民警先来,这才知道电话被监控,监听。甚至有一同修家中电话被监控,到邮电局(邮政与电信没分家之前)拆机,被告知:不论什么理由,不交电话费白用,都不敢给你拆机。

(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抓捕,三十多人被非法判重刑(二零零三年)

佗文霞,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北方中学教师,家住牡丹江爱民区向阳小区。先后被海林市公安局政保科和牡丹江爱民公安分局政保科非法绑架,被多次迫害,于二零零二年四月被迫流离失所。其女儿牛小娜,因在上大学期间患病,后多方寻求治病无门,医院声称让家人准备后事,1998年10月炼法轮大法,病情明显好转,但还不能行走需要人照顾,整天在家出不了家门。二零零零年三月五日,牛小娜让同修汪继国(后被迫害致死)背着进京上访,三月九日被送回牡丹江市向阳派出所,让其父亲交二百圆钱背回家。

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国安特务一行四人,利用牛小娜外出不在家时,指使派出所恶警骗其父亲离家到派出所,在其家茶几下安装了正对着门口的监视器,记录下了去牛小娜家的同修,还窃听电话,二、三个月后非法抓捕记录中的大法弟子。

同时在流离失所的苏某和樊继国的暂住处也装了窃听器。(注:樊继国又称“范志国”,此人是否是特务,是否是此人给恶警提供情报,致使牡丹江市一百多名大法弟子抓捕,现无从了解也无法核实。但是只要不在本地同修中造成波动,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当苏某被非法绑架审讯不承认时,邪恶卑鄙无耻地以窃听的录音为证,强制非法劳教三年。

由于国安特务的监控录像,致使牛小娜,在派出所里,在审讯逼供时,“出卖了十几个同修,最后导致二十九人被非法判刑及财物损失”。还有一学员在迫害中也没守住心性,最终使牡丹江市一百多名大法弟子抓捕,五十余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其中二十八人被非法批捕,多人被非法劳教。爱民区伪法院秘密判于英十年、赵月十一年、刘智渊十四年、申春花十年、车桂兰十二年等。其中有大专学历以上的有十六人。佗文霞也被恶警从北京某公司打工处非法绑架回牡丹江,从此以后佗文霞母女远走他乡,至今无音讯。

刘智渊和申金花,曾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注射不明药物,导致出狱后很长时间精神不好,刚刚恢复不久,现在又遭绑架。他们俩的小孩大的三岁、小的才十七个月,无人照顾。

康运诚,原牡丹江辅导站负责人,多次被绑架、非法判刑、残酷迫害。被释放后回到原单位(牡丹江市房地产总公司)工作,这一次又被牡丹江市六一零绑架。由于他工作任劳任怨、成绩出色,单位主要领导出面为他担保,恶警竟置之不理。

金英子,多年来一个人照顾两个还在上中学、小学的孩子,含辛茹苦。牡丹江恶警曾多次抄家、勒索、绑架她,有一次在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半年之久,给年迈的父母和未成年的孩子造成巨大的精神创伤。

金佑峰、姜春梅夫妇,牡丹江师范学院教师,都被邪恶多次迫害,几进几出。家中留下两个未成年儿童无人抚养,小的才刚满周岁。

王新民、汪桂珍及儿子一家全都被牡丹江爱民分局恶警绑架。

(四)国安特务偷看、销毁公民信函

国家安全局在邮区中心局和邮件处理中心暗设特务机构,专门偷看公民信函内容。如在牡丹江邮件处理中心(即邮件分捡、封发、装袋上车)就有其办公室,对来往信件不定期抽检和重点检查。抽检时,随机取出不定数量的信件,带回安全局,基本没有送还的,这也是为什么信件丢失,收不到信的原因之一。重点检查是对登记在册的监控对象的信件重点监控,再由国安特务转交给公安,由公安(直至派出所)对收信人予以跟踪。例如:大庆一法轮功学员给其牡丹江市江滨某居委会的母亲寄的邮政快件,被国安特务怀疑有经文,安排邮递员如何送达,居委会主任如何监控,收信人拆开快件怎么办,不拆开快件怎么办……

据说现在已用高科技专用设备对公民信函透视,信件内容一目了然,即使信纸折成几叠也能通过电脑将折叠内容还原成一份完整的信。这些特务们常年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邮件处理中心及管理人员,甚至邮政系统的行政工作人员一般也都知道国安局的丑事。

(五)国安特务伸向俄罗斯独联体国家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国家安全局与黑龙江省公安厅七处主要负责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法轮功学员情况,布置特务,安插所谓线人,搞破坏活动,将黑手伸向国际,却被中共恶党国家安全局评为所谓先进单位。

通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单独个案排列、汇总,不难发现,在这一系列被迫害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幕后的罪恶黑手──牡丹江市国家安全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