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大法弟子在北京、天津等地遭受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炼了不长时间,身心受益。我终生也忘不了师父的救度,把我从死神那里夺回来,这使我更增添了修炼的信心。

在九九年七·二零,一个晴天霹雳,江罗集团为了个人利益,非法取缔法轮功。法轮功是按宇宙的最高法理“真、善、忍”在修的,社会上好人越多不越好吗?它们就不让炼。为了维护大法的名誉和洗清师父的不明之冤,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和十几个学员前往北京上访。我们到沈阳火车站时,被恶警非法抓捕。佳木斯国保主任陈万友和五大区派的恶人要把我们带回来。我们不配合它们,我不让给我带手铐,它们连打带踢,硬把我拖出车站,推到火车上。

火车行到半路,我机智的下了车。我到达北京天安门广场打起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一个清白”。不到一分钟,站前恶警就把我推推拥拥关到车里,送到站前派出所。那里每天都有好几百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

到了晚上,我们被送到北京郊区各个派出所(派出所名和恶警名忘了)。恶警强行逼问我们的姓名和住址,我们不配合它们。它们狂叫,骂我,都是些下流话,用电棍击我的脸,把我抬到外面冻。当时我没穿棉衣,北京十二月份的天气也是很冷的。恶警打我,把我的耳朵几乎给使劲拧下来,整个头部失去了知觉。好半天才恢复过来,耳朵肿的像灯泡。第三天全部好了,这是师父的呵护和大法的神奇体现!

到第七天,恶警又把我们送到天津一个看守所进行逼供,用指甲刀剪我手指尖,架飞机……动不动就打。我在那被非法关押一星期。回到当地派出所,恶警逼我只要说不炼那就放人,我回答“就一炼到底!”恶警把我送到劳教所,后来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每天五点就起床,直到晚上九点,除出去劳动外,其余时间就是对我精神摧残。恶人放污蔑大法和师父的谎言,我在那里过着非人的生活。

我做好人没有错,为了洗清大法和师父的不明之冤,为了众生有个好的未来,使社会道德回升,吃点苦算不了什么,恶党邪灵终将被灭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