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我心灵的一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九日】我是96年得法的一名不精進的大法弟子。刚得法时,由于自己年轻干事心太重,在考入公安学校后,学法修炼就一度松懈下来。“7.20”以前的学法不深,就造成了“7.20”以后对邪党恶毒污蔑大法的谣言轻信。从一开始的迷惑、彷徨以至中断了修炼近4年的时间。在中断修炼的时间里,离开大法的生命的痛苦无以言表,我戒了的烟酒又重新拾起来,甚至比以前更凶。一天两顿酒,就不愿清醒,整日醉生梦死,就象一个被无形的鞭子抽打的陀螺,茫然奔波着而又不知道到哪里去。在家人(大法弟子)的帮助下,当我又能捧着师父的新经文学法,又重新沐浴在师父慈悲浩荡的佛恩中时,内心的感激时时化成点点泪水。

在过去的几年里,自己磕磕绊绊地跟随在证实法的進程中。自己也逐渐建立了小的家庭资料点,做着刻录、发放光盘等真相资料的工作。但是,自己始终在讲真相和劝三退中面对面的“讲”和“劝”中,没能完全去掉怕心,走出来。直到前几天在工作中发生的一件事让我的心灵震撼着并深深地感受到了师父的苦心点化,救人的紧迫。

在刚回来的一次执勤中(前一年在外地),候车室里蹒跚着走進来一个老人,这时,有的工作人员就告诉我说:“快点躲,这个老头好打人!”。我没有动。

那个老人手里拿着一把破伞,凌乱的白头发竖着,当时天很冷,脏乱的衣服露着前胸。他开始用伞敲打桌子,嘴里含糊不清地喊:“谁管?!我找你的领导开证明,我要退党!”喊完后又开始打自己的脸。我一下子愣住了,直到老人挪动着走开,我才缓过神来。旁边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说:“他是个老退休工人,80多了,脑子不清醒了,小脑萎缩。今天还算好的,原来都是拿个拐棍,看见啥都砸,整天咋呼着退党。”

看着老人远去的背影,我久久不能平静。同时,我暗暗地下决心,一定要帮助这个老人。后来连着几个班,老人都来。但是,当我穿着警服站在老人面前时,怕心和顾虑心始终封住我的嘴,我只是对他说着关心体贴的话,讲真相的话始终说不出来。

直到前几天一个白班的中午,老人又来了,当他再次喊着要证明时,我想我不能再失去这个机会了。我开始平静地对老人说:“老人家,您向它们要退党证明,它们能给您开吗?”老人烦躁的表情开始平静下来。

猛然间,我感觉那一刻自己没有了一点怕心和顾虑。我对老人说:“退党是您自己说了算,您只要从内心想退党,就退了,我可以帮助您声明。”

随后,交谈中一向言语不清的老人开始把他的姓名、小名、年龄包括名字怎么写都详细地告诉了我。工作人员都远远地看着我俩,那一刻,我心里油然升起一种慈悲感。我趴在老人耳边大声地说:“老人家,别管到啥时候,您都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住了您就是最有福的了。”

听到我说这些,老人的脸上开始涌出笑容,一行清泪漫漫地从老人脸上流下来。他的眼神看得很远、很专注,象是看见了什么,嘴里不断地说:“呵呵呵、好、好!”当天晚上,我把老人的退党声明发了出去。

第二天,碰到了老人的儿子,当我问他:“老爷子怎么样了?”他儿子说:“比以前稳当多了,也不闹了,我今天刚带他洗了个澡”。第三天,老人安静地离世了。从给老人发出退党声明到老人离世,刚刚三天的时间。

这件事让我久久不能平静。慈悲的师父把有缘人安排到我面前,在让其听到福音的同时,又帮助我修去了怕心。而那个老人能在生命的最后得以退出恶党并且能了解到大法好的真相,其生命明白的一面又为之付出了多少?受了多少罪?如果我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失去的又将是什么?我深刻感受到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上沉甸甸的责任。然而,从给老人发出退党声明到老人去世仅仅三天的时间,更让我深深体悟到时间是何等的紧迫。

以上我的一点体悟,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最后,让我们重温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一段:“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分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