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善心、耐心和整体的力量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九日】我得法后总感觉自己沐浴在佛恩浩荡的幸福之中,心里总是甜滋滋的,而且无病一身轻。

那时每天我都坚持学法炼功。有一天,我看这个空间什么都是立体的,看着宝书、法轮图形和书里的字都是立体的,书放着红光。书里的字都跑到外面去了,书里面的字层层叠叠都是透明的,看出去很远。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之前,有一天看宝书的字都变成小金星往一起聚,聚成一个法轮图形层层往上聚。当我看到有一个小金星往上聚时,我心中不知不觉的说:这个是我。聚起来不知有多少层,五光十色,真是玄妙极了。当时我没悟到是啥意思。过不多日,“四二五”万名学员北京上访,我才明白了。只怨自己悟性不好,失去了一次证实大法的机会。以后每次出现大的变化我都会看到出现不同的图像,有时能悟到有时悟不到。在宝书中看到仙女,看到婴孩儿,看到法轮旋转,有时睁眼看,有时闭眼看,都是一样的。

有一次,在同修家看录像,先看师父的教功带,看到师父在教功时身上象通了电一样,五套功法都是如此,非常玄妙,妙不可言。当时我非常激动,心想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看到该多好啊!

有一次抱轮,看见我前边出现四个大月亮,都是透明的,里边有非常好看的景色。里边的人显得非常英俊潇洒。皮肤细嫩白里透红。真是“美妙穷尽语难诉”(《洪吟》)。

这里我想说的是我劝“三退”的一些做法和体会,写出来和同修共享和交流。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形成正的场

师父发表《再转轮》后,我知道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涉及到正面救度众生,劝三退。开始自己感觉有压力,怕心也往出冒,不敢做。经过学法、看《九评》,和同修切磋,压力小了点。我心想:正人得先正己,于是自己先退出恶党一切组织。但劝退还是有顾虑:劝“三退”,如果人家不理解不说你“参与政治”吗?怕心总往出冒。可又一想,要是不做,那么多众生的处境多么危险啊!作为大法弟子,对众生不负责任,你怎么能配得上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世界上任何事情也没有师父让我们做的这三件事更美好、更殊胜啊?师父真是把宇宙中最好、最好的东西捧给了大法弟子和众生。师父让我们劝“三退”救度众生,这不是把大法弟子推到最高境界上了吗?我问我自己还顾虑什么呢?有师在,有法在,还怕什么呢?“一正压百邪”(《转法轮》)。

想到这里,决定在法中归正自己,我终于胆胆突突的迈出了救度众生的第一步。先发正念清场,然后心发一念:“就是为你好”。我不分亲疏,先从团员开始突破。做到了十八名的时候,邻居的姑娘回来了。她也是大法弟子,加上屯里另一名大法弟子,我们三个人進行了交流。一同修说咱们挨家做吧!当时正是春耕季节,白天没有时间,晚上做还不能耽误人家休息。晚上六点我和两位同修发完正念开始挨家挨户的做了。每次都是一个同修讲,另外俩人发正念。这样做了两个晚上,共五家,三家全退,效果很好。和我想象的正好相反。邻居同修走了,另一个同修有别的事,剩我一人,但照样坚持做。

我屯里七十多户三百多口人,党员十多名。我先选“好做的”,把觉的难做的放在后面。每天晚上走二、三家三、四家。乡亲中什么样心态的都有,有的不信;有的怕;有的不理解说他家什么都没入过;有的党员劈头盖脸的对着我来一通,把我逐出门,有时候觉的把我的怕心都骂出来了,真是冲我的心来的。但我不生气,也不动心,只用师父的话来鼓励,“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我还陪着笑脸告诉她我就是为了你好。出门时回头告诉她:我还会来。有时心里也酸酸的,觉的救一个人真是难啊!联想到师父为救度我们这么多大法弟子,不知承受多大,付出多大,真是无法想象,感慨万千。

有的家直截了当的進入话题,有的本着这个家庭的优点谈起,比如团结的,孝心的,干净的,能干的,孩子长的好的,等等,多数都从共产党和它的各级干部腐败讲起,农民都理解,都知道这个党不好。有胆小害怕但我知道他心里确实想退的,过后我问他,我给你退了,你没怎么样吧!他也乐呵呵的接受。有的说“啥也没入过”的,后来自己来找我给他全家退出。我的怕心,在做的过程中去掉了。

幸亏家里有一个得法的

我娘家有一百多口人,婆家一百多口人,在常人中,都是属于性格非常倔强的那种人。这两百人中就我一个人得法了,而且对我理解的人不多。有的一跟他洪法讲真相,他就极力的反对,可着嗓子跟我喊;有的一说就跑,有说不过我,就躲开我。面对这些我不灰心,我想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真相的。

我和婆家不在一个屯子,几次想去劝退,都有点怯步,怕他们接受不了。我在同修鼓励下决定去。到去年秋天,有一天我想去,又一想还有点活没干完,干完活再去吧。刚这么一想,我的头就开始又晕又迷糊,我一下醒悟了,应去救人,可能他们的缘份到了。我出了门什么症状都没有了。一路发正念,背《洪吟(二)》。到了婆家一看,好象师父事先给安排好了似的,这几家有事聚在一起,那几家有事聚在一起,好象办喜事一样。我一進屋就笑呵呵的進入正题,第一句话就说:“我来救你们来了。”大家都笑了,非常祥和。我的心里热乎乎的,感觉师父就在身边。走了三家,哪家都是三言两语,全家都退,可惜的是护身符带少了,都被第一家要去了,连小孩也争着要。弟妹高兴的说:“太谢谢你了,嫂子,幸亏家里有一个得法的,关键时刻想到家。”这结果和我想的正好相反,我非常感谢师父,高高兴兴的回家。过后我又去送了一次护身符,更進一步的讲清真相,介绍大法的美好。还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你的善心感动了我

有一次到同修家切磋,回来的路上碰到一个放牛的,我笑着和他说话,很快就進入话题。从古说今,从文化大革命,“六四”和当前迫害法轮功一直说到“三退”。在谈话中我才知道,他有很高的学历,是个老党员,当过兵,而且还享受很好的待遇,他说我有好几十年的党龄了,还享受待遇不能退。我说退不退你自己说了算。我劝你就是为了你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几年我也经过了风风雨雨,压力你是知道的。为什么还这么做呢?我们学的法是“真、善、忍”宇宙大法,高德大法,佛家上乘大法,是直指人心的。我们就是为了别人好,救度众生,我们就一颗心:救人,让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劝你就是为了你好,一连说了三遍。他被感动了,说你的心真善良。给我退了吧!我叫什么名字,然后高兴的和我握手告别。又一个生命得救了,我激动的心里一遍一遍的感谢师父。

还有一个党员,当过兵,复员后信基督教了。他在外地工作,因家里有事回来,到我家来看看。我从基督教谈到法轮功,向他介绍“三退”大潮,他说我入党十多年了,我信基督教五、六年了,不能退。我说劝你就是为了你好。未来的人都得用“真、善、忍”心法来归正自己。然后他向我提几个问题,我一一给他回答,答完了,他也高兴的退出了。

你就是我的亲姐姐

这个党员和我家是邻居,一直不理解我,还在监督我,在我们的真相资料上写一些侮辱的话扔在我家大门口,有时喝了酒,就在我家大门口来几句。我对他的行为真是有点怕,一直没有劝他,把他放在最后。屯邻都做完了,轮到劝他了。

我一连去他家好几次,不是不在家,就是有事。我想可能他的缘份不到,只有耐心的等待机会。又过一段时间,我跟他一说,他不但不接受,还说些诽谤的话,不欢而散。我没有动心,也没有生气,我知道他迷的太深。又过一段时间跟他说,还是不接受,但缓和了点。后来我跟他说,我劝你是为了你好。你是一聪明人,你的大脑再转一转,我再跟你谈。之后,我再跟他说时,这回他高兴的接受了,还代表全家退出。他儿子也是党员,还说了一句,“你这颗善心我是比不了的。从今以后,不叫你嫂子了,你就是我的亲姐姐。”他老伴高兴的说,太谢谢你了,大嫂。当时我非常激动,为他们全家生命得救而高兴,心里感谢师父。晚上五点五十五分发正念时,因心里太激动发正念心还没有静下来,只有一股幸福的暖流通透全身。

到现在,我家全退。我娘家在当屯,我屯共三百多人口,十几名党员,婆家一百多口人,亲朋好友家,凡是加入了邪党组织的百分之九十八全家退出。十几名党员,就一名是信基督教的没退,却在今年六月份死于胃癌。

不管是田间、地头、走路碰上的人、卖米的、卖菜的、卖西瓜的、卖火柴的、收破烂的,只要我碰上的都是有缘人,我都劝他们“三退”。有的听同修讲过的,有的给过护身符的,但是没退,我接着做。有没听说过“三退”的,我一说“三退保平安”,三言两语就高兴的退出。我送给每个人一个护身符,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人很感激,有的人很同情,有的人问以前没做好,能得救吗?有的还要报答我,多数都说你真善良,谢谢你。看着他们一张张甜甜的笑脸,我也甜甜的笑了。这些都是师父用各种方法送到我身边的有缘人,我只是做了一个表面,实质的都是师父在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师父让做的三件事,我尽量去做。“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我最大的感受是,救度众生,要用善心、耐心及整体的力量。最感激的是师父的洪大慈悲,最幸运的是有一位至高无上的恩师,最幸运的是喜得大法,最庆幸的是整体升华,随师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