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大法的玄妙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一日】我今年八十岁了,我老伴今年七十七岁。在没得法之时候,她是常年有病,几乎是天天吃药,哪一天不吃药好象就过不去,不到一米六的个子,体重就有一百七八十斤,走路都很困难。之前,我俩也练了三年的所谓气功,身体也没有明显变化。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后,我老俩口身心的变化,那真是无法言表。为了证实大法,我把自己几年来修炼的浅层次上的体悟,写出来一点,以表对师尊的感恩。

我俩是一九九八年农历四月二十日经同修介绍得法的,我把《转法轮》请回家,当天晚上就看了四讲,第二天晚饭前就看完了一遍,从中知道了一些法理,如:什么叫净化身体?什么叫消除业力?等等。虽然还有很多道理尚不十分明白,但当时就自己知道的东西,就觉的师父讲的那么好,非常相信。在第二次学炼动功时,就感到手脚发热,能量特别强。

我炼功不到一个月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那是在农历五月的一天,我在孩子的地里给看瓜,晚上睡梦中觉的肚子不舒服,我刚要坐起来,就吐了。那一晚就吐了五次,天亮就开始下泻,确实非常难受。当时我就悟到,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三天就过去了。后来辅导员对我说,当时他看到我消业,他很害怕。一是:因为村里当时正在流行‘病毒性肠胃炎’,苍蝇多的走路都碰脸,瓜地蝇子多的更是无法形容,所以,年轻人有好几个都在卫生所输液,村里有几十个人被传染,我又是七十来岁的人了;二是:因为我刚刚炼功;他自己就是因为炼功时间短怕师父不管,第一次消业就没过好关,还吃了药。从我之后他才坚定的闯过消病业的关。

我老伴在消病业时,表现的非常吓人、特别难受,她感到好象有生命危险,就和我说“把我拉回家吧”。实际是怕有什么事对外影响不好(因我们在路边盖了间房子,吃住在那里,做点小生意)。我当时也动了心,心想:她不识字,大法的理知道的又不多,炼功的动作也不是太标准,又是这个年纪的老病号。我们住的地方离医生很近,我就说:“你实在不行就去看看医生”。可老伴确有信师信法的坚定信念;听说我让她看病,就急了,说:“你咋那样说呢?我是炼功人啊!看医生干啥!”我突然悟到了师父讲的“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在美国讲法》〈在纽约讲法〉)的法。我就静心的跟她一起学法,她自己也坚持炼功。就这样,她都一次次的闯过消病业的关。

炼功至今已八年了,我们老俩口身体越来越好,没吃过一片药。

我平时做点修补的小生意,时间比较多,只要有时间就学法,越学越觉的大法的博大精深。在第一次消业后使我逐渐的体悟到大法的神奇及奥妙。我炼功不长时间,就看到大法书籍上的字,正象师父讲的那样五光十色。就是除每一个‘小标题’和‘情’字、‘魔’字是黑色的不变外,其它都会变色。而且从那时开始我的眼睛也不花了,看书、写字不戴镜了,我写的字很小,常人看了都惊讶,而且在二十五瓦的灯光下可以穿针引线。

我在集市上摆摊,有时做些活计。很多人和我说起话来,都说我有六十多岁,我告诉他们我快八十了。他们不信说:“快八十了眼也不花?”我说:“我不到五十岁眼都花了,花镜就换了五付,戴到了三百度的花镜还看不清楚,炼法轮功后,不但面貌年轻了,眼也不花了,还能穿针引线。”我就做给他们看,并告诉他们:我老伴的老病号几年来不吃药也好了。有些人自然就提到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我就顺势讲了大法的真相,有时几个人都抢着要真相资料,有时,我把我这修炼体会写出来发给他们,真名、真姓、真地址,可信度就高,说服力就强。

我们修炼的一切都是师父给做的,都是下的自动的机。我真正体悟到了什么叫“法炼人”,那真是“玄妙语难诉”。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多数时间是各自在家炼功,也没听音乐,炼动功心里还查遍数,不知不觉的就自动的炼了,该叠扣小腹就叠扣小腹,该结印就结印。听着音乐那就更是玄妙,法轮在膝关节、臀部、腰部、膀、肩、头等等,体内、体外到处都会转,无数的机在带动着身体在炼。开始炼静功时,静不下来,不长时间就静下来了。只要盘上腿,念下口诀,一切动作都是自动的,每个加持动作都是自动的变换,包括结印、合十都是自动的。今年六月份听着音乐炼功,身上的机制,随着音乐的节奏、木鱼、银铃的响声,变化无穷美妙。最后随着音乐快结束时,身子向上伸长着。当然,我所体悟到的只是沧海、沧海中的一滴,就这一滴我也是用人类的语言无法表述清楚的啊!我决无显示的心,只是想告诉世人,坚信大法吧!千万不要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缘啊!

我体悟到我们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法在做。师父说:“不管敏感不敏感,师父叫你做了你就做,它一定起作用,决不是一个形式!师父决对不会叫你干没用的事。”(《洛杉矶市讲法》)我们只有信师信法,按着法的要求去做就行了。而我们做的过程就是师父为我们提升的过程,也就是为我们升华的过程;形式上,是我们在圆容大法,而实际上是大法在圆容我们自己。我深刻领悟到师父说的:“你们所做的一切,你们不是给大法做,也不是给我这个当师父的做,你们是给你们自己做。”(《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我真正的感受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及佛恩的浩荡!我说出来的同时,同修们也可能都会体悟到了吧?这只是我们能感受到的一点一点而已。

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我还做的不够。“七二零”之后,邪恶机构的人也找过我,我告诉他们:大法如何好,我把我老俩口如何受益的事实摆给他们,他们理屈词穷,还吓唬我说:再炼要关我什么的。我没有怕心,我们这个年纪,什么苦也吃了,什么罪也受了,我又没干坏事,得了法了,我还怕啥呀!我在集镇摆摊,没生意时就学法,身边摆着真相资料,有缘的人问到,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有一次乡政府“六一零”机构的人到我的摊位,让我给他补东西,我给了他一些真相资料,让他回去看看,他也接受了。我们堂堂正正的,怕什么!这些年,过年的对联,我都是写上师父的诗和大法真相的内容,不给邪党文化留下一点空间。

这次就交流到这里,大法太玄妙了,我说不清,说不完啊!我就想到哪说到哪,因为层次及文化有限,加之大法的玄奥,感觉怎么也写不好,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