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普照冠县大地(一)

纪念李洪志师父来冠县传法十四周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二日】

目录

引言
一、万世因缘大法牵
二、师父第一次来冠县
(一)神迹
(二)传功传法
(三)师父去弟子家
(四)师父去萧城
(五)师父去大名
(六)师父去灵岩寺
三、师父第二次来冠县
四、师父准备第三次来冠县
后记

引言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一九九三年五月师尊两次来到冠县,把宇宙的根本大法洒满冠州大地。在广传大法的日子里,有多少天南地北的弟子到这里来交流切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这里又是邪恶重点迫害的地方之一。

一、万世因缘大法牵

冠县地处鲁西平原的西端,当兖冀之间,鲁卫之冲地。唐虞三代,冀州之域。周谓晋冠氏、黄邑。见于春秋者为晋冠氏邑,汉为清渊县,唐避高祖讳,改名清泉县,宋、金属大名府,元属东昌路,至元六年,升为冠州,明、清属东昌府,今仍属聊城市。东隔马颊河和东昌府接壤;西临卫河,与河北省的馆陶为邻;南接莘县;北连临清。东西广约四十公里,南北袤约五十公里,面积一千一百五十二平方公里,现人口约七十万。

冠县境内虽无高山峻岭,但古来河流膏润,据传有鸿雁江、沙河、黄河、清河、赵王河、马颊河、古屯河从境内流过,更有清渊、巧姑(亦叫巧女泉)、弇山(清、前人有《弇庙灵泉》诗:巍巍弇庙绕烟青,泉有澜兮碑有铭。卅六知时酬德政,甘霖底事祷山灵。)等诸多清泉争相喷涌,一脉灵秀之气;土宇丰饶,林茂花妍,一派绝胜佳境。

孔(孔子在万善乡王段村为冉子诊过脉,曰:斯人也!有斯疾也!并在今孔村留宿。)孟(今城东北六公里张平村有纪念孟子的庙和晓春亭遗迹,孟子在此晓谕纵横家景春大丈夫应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二位圣人曾在此驻足讲学,孔子的学生冉子因热爱这片土地,死后还安葬在这里(今万善乡王段村,明、县令谈自省有《冉子贤祠》诗:先贤遗骨掩荒台,万古犹称南面才。几树啼鸦飞欲下,千年灵鹤去还来。娟娟梁月疑颜色,寂寂碑文半草莱。尚论不须兴感慨,愿将敬简勒心载。)。

因此冠县人多读书,男勤耕播,女勤纺织,人知孝义,多衣冠之族;太宗、延昭曾在此挥鞭催马,穆桂英(据传是今辛集乡东西骆驼山南边的穆庄人)也在此大破军阵,军垒遗址尚存,可共凭览;礼佛敬神代代相传,因此多善男信女;寺院道观,参差错落,遍布县境,其中较为有名的四十多处:如城东的慈济寺、千佛寺(今地名七里佛堂);国宝寺、聚宝寺(今韩村)、太平寺(今开河头);城南的圆照寺(今马寨)、三清观(今史村)、白塔寺(据传因天神偷了李靖天王白色宝塔下界于此。今白塔集)、白佛寺(今白佛头)、圆通寺(今闫村)、石佛堂(今史村)、观音堂(今闫村);城北的佛圣寺(今肖化村)、万善寺(今万善)、定惠寺(今刘邵村)、万寿寺(今寒路村)、金刚寺(今张八寨)碧霞宫(今里固);城西有号为八十二座庙、七十二口井的唐朝寺院群落(今名唐寺);在县城内有吕祖堂(今城内文明街)、慈济寺(在县治东)、慈惠庵(在县治东南)、观音堂(在县治东南)、紫微观(在县治西)、开利寺(在和会街,旁有地藏庵。)、崇明寺(在县治西,元初建,有砖塔,明、县令谈自省有《古塔高冲》诗:缥缈浮图插碧空,冯虚四望极鸿蒙。当庭日午留园影,隔溆云开印落虹。倚汉势雄千尺玉,凌霄声度百铃风。行行直蹑凌蹭处,呼吸潜通玉帝宫。)等。岁去年来,敬神敬佛者日众,礼恭谦让相习;真修佛道者日增,感神佛护佑这一方沃土。芸芸众生,早早来到这人杰地灵的冠县,就等大法开传那一天!

明、清以降,天灾人祸连连,相习问礼、礼佛修道之风渐微,寺庙道观也遭到破坏,为了保家人们尚武成风,文盲越来越多。没有文化,那不是得法的大障碍吗?!有什么办法能启悟世人呢?有一个人我们必须说一下,那就是一八三八年出生于冠县柳林镇武庄的千古奇丐──武训。

一九九三年五月十二号中午,在冠州宾馆(当时叫县委招待所)北小餐厅,有二、三十人陪师父共進午餐,开饭前弟子们听师父说他“来到冠县也算来到老家了”。弟子们问:师父的老家不是在长春吗?师父说“我有一世在冠县”。不知什么原因,遗憾的是大家没再接着往下问,师父也没往下说。后来听长春的弟子说师父在冠县的一世是在常人中要饭,师父在《真修》一篇经文中说:“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师父和武训是什么因缘,师父没说,但我们能感受到,师父为了度我们吃了无数我们无法想象的苦,我们更应该加倍珍惜这万古机缘和师父的慈悲苦度。

二、师父第一次来冠县

(一)神迹

一九九二年春夏之际,冠县首届联谊会召开,一些在外地工作的冠县人回到故乡,其中就有在中国气功科研会工作的韩玉安,当时和韩玉安见面的老干部很多,请教养生之道的、求帮找名师的等等,于是他向大家推荐并介绍了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功。冠县当时也有十几种气功在流传,通过多年的练习实践,祛病健身的效果不太好,听韩玉安一介绍,觉得法轮功好,拟准备邀请师父来冠县,发起人有张怀轩(原县志主编)、安文彬、刘希奇(县体委教师),后来县委副书记史永朝、副县长齐玉芬也赞同邀请,后来由民政局张汝亭、王秀峰二位局长及朱玉春主任(当时是某某功的辅导员)、县气功协会的王会长、老干局的周振达局长等几个单位联合发出邀请。

人有病是很痛苦的事。师父很忙,一时半会儿还来不了冠县,有的人就向韩玉安打听师父什么时候办班。终于约十月二十五、六号韩玉安来电说十月三十号师父在北京办班,十月二十九号老瑞(化名)和美容二人就去了北京。当夜老瑞平生第一次梦见佛从天而降。在韩玉安的帮助下,老瑞、美容二人三十号上午在北京大法弟子刘大姐的家里见到了师父。刘家当时有很多人,师父见到老瑞很高兴,为他调理身体并亲自为他戴上法轮章。师父又用大拇指在老瑞的天目处拧了一下,问“转不转”?老瑞受“赤化”很严重,说“不转”。师父笑了,加了一点劲又拧了一下,老瑞感觉头懵了一下,说“转了”。师父笑了。他又把昨夜梦见佛的事和师父说了,师父说以后你就明白了。

大约三十号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法轮功面授班在二炮礼堂举办。十一月五号该期面授班结束时在礼堂的后台老瑞恳切求师父能早点到冠县传法传功,韩玉安也帮着说情,师父尽管很忙也答应争取早日来冠县。

十一月十二日零点,老瑞和美荣二人乘老瑞的专车去邯郸火车站,早晨五点左右师父一行四人在邯郸下火车,然后乘老瑞的专车,走济邯公路,沿着后唐固北的这条柏油路進入冠县城。约七点多师父一行在红旗路中段桥北下车,在这个拐角处路南有一个小吃摊,师父到冠县的第一餐就是在这里吃的油条和豆浆。在吃饭的过程中,老瑞让师父住在他的家里,师父也答应了。吃完饭师父一行就到老干部活动中心和有关单位的领导见面,商量办班的有关事宜。当时参加会议的有公安局、民政局、老干局、体委、气功协会及某某功辅导站等方面的有关人员。在开会期间师父就为在场的与会人员调理身体。十一点半多,老瑞来请师父一行吃午饭,老干局周振达局长和老戴来作陪。吃午饭时师父告诉老瑞看病的人会很多,会添很多麻烦,所以就不住家里了。有人把师父安排在县委招待所贵宾楼,师父嫌费用高,只住了一宿就搬到西楼二楼的普通房间,直到二十三号早晨离开冠县。

冠州宾馆北西楼全景
冠州宾馆北西楼全景

冠州宾馆北西楼全景
冠州宾馆北西楼全景

冠州宾馆北西楼二楼内景
冠州宾馆北西楼二楼内景

十二号下午,县委副书记史永朝、副县长齐玉芬联合通知县直各局级单位的领导约有几十人,到老干部活动中心开会,热烈欢迎李洪志老师来冠县传经送宝。为了使大家对法轮功有所了解,师父决定十三号上午在冠县电影院举办一场带功报告会,接下来在老干部活动中心咨询治病三天。晚饭师父是在冠州宾馆西南小餐厅吃的,民政局请客为师父接风,作陪的有局长张汝亭、副局长王秀峰、安置办主任朱玉春及公安局的二位干警。

冠州宾馆大餐厅西南角小餐厅
冠州宾馆大餐厅西南角小餐厅

十一月十三号上午八点多师父在电影院举行了带功报告会。(韩玉安也参加了)下午开始到老干部活动中心咨询治病,一直忙到十六号上午,下午师父为了准备晚上的课没再去老干部活动中心。

说到师父治病是发生过很多奇事和奇迹,通过这种形式让大家对大法有个初步的认识。当时来看病的人很多,看好一个收十元钱,当时效果不明显的分文不收。一般到老干部活动中心来看病的都是中西医看不好的疑难杂症,到这里来碰碰运气,那几天来了不少半身不遂。如县医院职工赵玉显夜间回家,在城西门外利民桥上失足落下,因河已干涸,他头先着地,摔成了高位截瘫,自颈项往下没有知觉,手脚不会动,吃饭靠家人喂食,几年来可累苦了家人。经过调治赵玉显生活质量有了很大改善,至今他依然活得很好。

冠县老干部活动中心一角
冠县老干部活动中心一角, 1992年11月14日至16日师父在这里咨询治病三天

十四号上午,天气有点冷,还刮着小北风,八点前后,来老干部活动中心治病的人络绎不绝。冠县交通局职工张秀英身患多种疾病,脱肛四年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坐卧站立都非常困难,需要家人来照顾。她丈夫多次请假带她去求医(最长时休班将近一年),聊城专医院、省立一院、省立二院、省中医院、省劳改医院、八十八医院、九零医院、北京协和医院等名医院都去治疗过,但都无济于事,病情越来越重,经常休克,骨瘦如柴,近一米六左右的个头,体重由原来的五十五公斤下降到三十二公斤,日日都在痛苦中煎熬,在死亡线上挣扎。

挨号到十点多,在西厢房的门口,师父望着这位妇女问她哪有毛病,并叫她闭上眼、微曲上身,师父挥动着右手,从头拍到脚,声音非常大,约二分钟,只见这位妇女红光的脸上挂满了汗珠,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师父让她睁开眼睛,问她看到了什么,她说眼前一片黑暗,师父让她闭上眼后再睁开。这时她看到了很多很多另外空间很殊胜的景象──她看到了师父的佛体,所以她一下全明白了,师父是来度人的,是活佛在世呀!师父让她骑自行车(她已经四年没骑自行车了),她立即骑上(悟性好,师父指哪到哪)自行车,师父让她骑快一点,刘大姐还说骑的越快越好,她就围着院子中央的一个大花池转了起来,欢喜的好似一个小孩子,院内很多围观的人都为她鼓掌、呐喊助威,认识她的人也很多,都感到太神奇了!师父看着无限喜悦的她又说了什么,她就不知了,而后自己骑着自行车回家了。回家后就干起了久违的家务活。一边干活一边想:师父治好了我的病,我能为师父做点什么呢?十五号一早她把闲了四年的自行车找出来,准备去招待所找师父,当一名工作人员,也算为师父做点事。但一看车胎,前后都是瘪的,丈夫赶忙拿来气筒,打好气她就骑车到招待所找师父去了。

师父给张秀英治好病的西厢房
师父给张秀英治好病的西厢房

十五号这一天自行车很好,来回骑了两次没出什么问题。十六号早上一看,前车胎没气了,丈夫又赶紧拿过来打气筒,打了半天也打不進去气,拔下气针一看,气针是光杆司令,哪里有胶套呀!再看后车胎和前车胎一样,夫妻二人吃惊不小,倍感神奇!

师父在冠县老干部活动中心咨询治病时,碰巧有一对兰沃乡的父女也闻讯来到这里,小姑娘大约有五、六岁,得的败(白)血病。看了很多地方,哪个地方的医生都说不好看,看不好,是不治之症。小姑娘的母亲是四川人,抛下她回去了。家里很穷,父亲带着她到处看病也看不好,还拉了很多饥荒(新债)。后来看不下去了,父女俩很无奈的在家待时而已。不知为什么,这几天老想到县城走亲戚,到了亲戚家知道了师父咨询治病的消息,所以就找来了。师父看着小姑娘,用手把她的病灶部位的业力打散,又抓下来很多不好的东西,眼看着小姑娘后背和腰部的淤血紫斑在逐渐消退,很快就接近于正常肤色,好了!这位小姑娘病就这样好了!痊愈了!亲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这却是事实,小姑娘的病至今再没犯过,当然现在已经是大姑娘了,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在三天咨询治病中出现了许多神迹,严重的心脏病、癌症、脑血管病、高血压等手到病除的例子很多,就不再一一列举了。

(二)传功传法

'冠县酒厂会议室(师父两次来冠县传授法轮大法的地方。大门朝西)'
冠县酒厂会议室(师父两次来冠县传授法轮大法的地方。大门朝西)

十一月十六日晚七点,法轮大法冠县第一期学习班在冠城镇会议室 (今已不存)举办。因为人多第二堂课改在冠县酒厂会议室(今已改为仓库)。十七号晚弟子用车送师父到酒厂会议室,下课后师父自己走回冠州宾馆,直到最后一天师父都是来回步行,坚决不让弟子再用车接送。

冠宜春东路照片
冠宜春东路照片

每天师父都是早一会出门,沿着这条红旗大街,走到十字路口拐向东,大约四百米是冠县酒厂,在这个拐角处路东当年有一个人民理发店,即现在“好多美”时装店南半部这块,当年师父在这里理过发。

弟子们每天都是早早来到酒厂,恭候师父的到来,师父握着弟子的手,大家感到无比幸福。因师父公开出来传法时间不长,弟子们还不懂什么是修炼,也不懂合十的礼节,就认为师父是有高功夫的气功师,心里感觉亲,有些弟子早来也有和师父握手长功快的想法,今天看起来当时的想法是很幼稚的,可师父每次都是很高兴的和每一个早来等在门口的弟子握手,脸上带着慈悲的微笑看着大家,有时也停下来和弟子说几句话,然后再進场。

师父一九九二年五月在长春首次公开传授法轮功,办了两期学习班,然后在北京办了两期(总第三第四),第三站第八个班是十月十四日在太原矿机厂招待所举办,老瑞参加的是北京的第四期班(总第九个班,一九九二年十月二十七日至十一月五日在北京二炮礼堂举办,参加人数约一千五百人,主办单位为中国气功科研会功理功法委员会),而后师父来到冠县。冠县是师父公开出来传法的第四站,全国第十个班,虽然这是冠县最大的荣耀,但当时冠县的弟子们是认识不到这些的。在班上师父打出的功很强,不少人感觉发困、热,十九号晚上师父说会议室的墙都在发光。在教功的时候师父让弟子们的手离身体不超过二十公分,在二十公分以内找气机。后来弟子们每当想起和说起这些,都唏嘘感慨,眼含热泪,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无以为报,只有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做好师父教给的三件事。

记得有一天开课前师父讲:这个法是传给人的,有些附体隐藏的很深被人带進来的,你赶快去转生成人再来得这个法。停了一下又说不走的将被清除。师父讲完,就见有五、六个学员难受干呕,他们几个到礼堂门口一站附体就走了,他们几个人回来后听法很正常,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当时所有气功师都在讲祛病健身,师父讲往高层次上带人,有些弟子不懂高层次在哪,好象问师父能达到老子、慧能那个层次吗?据有些弟子回忆师父指着屋顶说老子、慧能等他们都在听法。有弟子问师父这个功能修多高,师父说 “如果如来这个层次有的话,我说他挡不住。”

每个人的根基不一样,在班上的反应也不一样。有个学员第四堂课才来,她看到别人坐那结印闭眼,她也结印闭眼,很快她的天目就开了,看到师父讲课的台上有山、有水、有亭台楼阁什么的,最后看到师父是个大佛(这个学员后来到开封参加交流会时还看到满场大大小小的法轮)。

冠县这期学习班原定十天。主办方嫌时间长,后来改为七天,师父为弟子调整身体时打出的能量大、猛,有的弟子听课时处于昏睡状态,师父讲的课听的不太明白,是在以后的学法中才逐渐悟到师父的伟大和慈悲。

在班上,不少人说和师父很熟,一点也不生。有的学员下课后陪着师父回招待所时提到自己前些日子做梦有人在梦中相助等。师父当时就作了解答。师父还在班上讲“三年前就管你们了,你能参加这个班,真是三生有幸、祖上积德,包括过世的亲人都跟着沾光”。

二十二号下午师父上完课已过开饭时间了,晚上七点还要上课,师父仍在夕阳下与一部份学员合影。

在这次班上师父给了我们很多,可是弟子每人只交四十元学费,中途進班的交二十元,还赠送了一批门票和学员证。在最后一天(二十二号)晚上,师父亲自为每个弟子颁发结业证书,证书上的字都是师父亲自填写的。师父给弟子们解答提问,弟子恳求师父再办第二次班,师父也答应了。在结业仪式上师父亲自为冠县辅导站授旗。

法轮功结业证
法轮功结业证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