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到了师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十月得法的。那天晚上我捧着《中国法轮功》修订本看到十一点多,在家人的催促下我只好不情愿的等明天接着看。就在这天晚上师父就给我下了法轮和气机,在我胸部有一个东西在动。虽然书没看完,但我知道这本书是天书,是修炼的书,因为他让我整个身心都震撼了,因为他讲的都是天理。

过了几天的早晨,我头脑非常清醒,似睡非睡中,有个人对我说:“你是同化大法来的。”我翻了个身,他又对我说:“你是同化大法来的。”醒来后我悟到:这一定是师父对我说的。

得法两个月,师父要到广州办班,我想一定要去见师父一面。我得到了一张去广州的优待免费往返飞机票,我想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早晨,我在饭店里正在头前抱轮,忽然我就得到了法轮,他在我胸前象车轮子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哐哐的,正转六圈,反转六圈,我一点也不感到惊奇,只是非常高兴。一分钟后就没感觉了。

这天晚上七点,师父走進会场,那时我很兴奋、感动。师父说:“有人还没见到我,就得到法轮了。”而我就是幸运儿中的一个。师父讲:“刚得法轮可能不是转九圈。”还讲:“别看会场四、五千人,能修上去多少。我也不乐观。”我就想我一定做那个修上去的人。师父还讲:“法理讲的很高了。”我想师父讲的再高我都相信。

师父讲的每一个字、每个法理都象往我脑子里刻上去的一样,我聚精会神、全神贯注,一切杂念都没有。整个会场一片祥和慈悲。会场外有许多人没有票,开课了,他们就在外面等着不舍得离开,只好又开设了一个会场。从新疆来的、东北来的;有的听到消息就早早来了,钱花光了,学员主动的帮助他们,会场上拣到金项链、手表等贵重物品,学员交到师父那一讲,失者自己去领取。在那人人思想都在升华的会场中,谁也不觉的惊奇,认为很自然。

师父每天七点半正式讲课,可每天都七点到会场给学员解答问题。我们每天早晨就盼着快到会场去听师父讲法。

和我同住一个饭店的一个退休老干部的妻子给我们讲:“我丈夫在传法场上看到了好多另外空间的景象,传法场上到处是法轮、师父法身。”听完课在回饭店的车上,我看到那老人高兴的心里象开了花一样,两手学着打第五套功法的手印。看的出他返老还童了,美的象个孩子。

在场上,师父让学员站起来,想自己一个病,只听师父喊:“一、二、三。”学员们一起跺脚,师父举起一只手往空中一抓,又往地上一甩。学员的跺脚声惊天动地,四、五千人的病就师父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就全给去掉了。

第二天,上午在饭店炼第五套功法,我觉的右脚涌泉穴呼呼的往外冒凉气,是师父在给我调整、净化身体。

师父为了让学员节省开支,十天的课,八天就讲完了,最后一堂课结束,我们激动的鼓掌把双手都拍疼了,我们含着泪水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广州体育馆。

在返回的途中,我坐在飞机里,沉浸在幸福中,我感到我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身体思想境界都有很大变化,真是世界观都变了。我知道我如何珍惜我以后的人生,我知道我为什么来到人间,我知道我找到了真正的师父,我知道我得到了我真正要找的。

从窗口往外看,天空的五彩云护送着我,师父讲法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同修们谈着各自的感受,我觉的我是最最幸运的人。

师父为了拯救宇宙众生,为弟子承受了许多许多,给予了弟子许多许多,想起师母向师父借五元钱,等发了工资还要还给师父,师父讲课分得的那么一点钱,师父都用在了大法上,说是专款专用。师父无论到哪儿去,从不住好旅馆,天天吃方便面。想起这些,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师父讲的许多法,在我修炼路上都得到了证实。句句是真言,句句渗透着“真、善、忍”,句句为了救度众生,句句为了学员的提高、升华、圆满。

我常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当我困惑时,师父点悟我;当我执著时,师父用别人的嘴批评我;当我过关时,师父看护我;当我正念强时,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小腹部位的法轮加速转动;当我悟到法理时,浑身为之一振,是师父为我长功呢。

和师父这个缘份用人间的任何语言讲都觉的不贴切,只有真修弟子才能在修炼中感悟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