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幸福难忘的时光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师父啊,弟子虽有十多年未见您面,可当年得法时的历历往事永远是弟子生命中最幸福难忘的时光。

初见恩师是在九三年年底的北京健康博览会上,当时经亲友介绍去国展中心听师父讲三个小时的介绍大法的班,当时好象是气功展览就要结束了,师父应众多受益者要求解法。会场爆满,幸好亲友提前买好了票,我看着兴奋等待中的人群,心想会是怎样的一位大师令众人翘首以盼呢。

正在我想东想西时,周围人起身雷鸣般的掌声突然响起,师父微笑着走上讲台,然后稍作停顿环顾会场单手立掌,亲切而又洪亮的说:大家好!当时我感觉从丹田处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传递着剧烈的震动,思想一片空白,直到掌声渐止周围人都坐下了我才回过神来,过后开始认真听讲,师父还让我们伸手感觉一下法轮的旋转,果然感到掌中有东西旋转,正转手心发热,反转手心发凉。

讲法结束后很多人不愿离去,在礼堂外与师父合影。当时个别新学员心性不高,为了争先恐后的和师父合影,极个别人互相推搡。可师父一直面带微笑的看着每个人,那种博大的宽容和慈悲从师父身上散发出来,深深的吸引着我。当时我心想这位大师的表现是我人生中从未见过的超凡脱俗,就凭这一点我就对他所讲的一切深信不疑。在旁边我一直愣愣的看完众人合影离去,只有一个想法要紧紧跟着师父,一转眼师父一人走出院子上了大道,我愣愣的看着师父的背影。这时亲戚叫我该走了,到了对面车站我还在看师父的背影发呆,突然师父转身对我招手让我过去。我心想是叫我吗,只见师父点点头又招手,就在这时亲戚把我拉上了公交车。(事过多年后回想这一幕,用句常人的话讲真是悔的肠子都绿了,抱怨亲戚拉我走,又怪自己悟性不够,有时又会以此为荣,觉的自己特别点。看完《忆恩师》我才明白,师父知道每一个弟子所想,会在每一个弟子最需要时出现,又时刻为每个人操心。自己那点经历每个人都遇到过,关键还要看现在能否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

第二次见师父是在九四年八月延吉讲法班上。未出发前睡觉时眼睛总是止不住的流泪。当时我与北京研究会的大法弟子同坐火车硬座去,他们负责把学员需要的书和炼功带送去,每人都是几个大包。天气炎热人又多,车厢都挤满了,很多大法弟子钻到硬座凳子下面躺着,把座位让给别的同修。到达延吉后找了一处离会场近的旅社,大多数同修比较穷,经旅社老板同意,十几个人挤住一间房。吃饭就买些黄瓜西红柿,酱油一拌就馒头吃,虽然条件有限,但每个人都在兴奋的等待师父讲课的开始。

看卖书的同修人手不够我就去帮忙,老学员们非常照顾我,每次快开始时都让我放下手中的事赶快进去听课。记得第一堂课师父就讲:“能来参加的学员真是祖上有德,三生有幸。以后这种传功传法班不办了,要学功就去炼功点。”每次只要师父开始讲课,偌大的会场顿时鸦雀无声,一声咳嗽都没有。讲课中我时常可以感觉到师父打出的能量给我每个身体细胞带来的震撼。一次师父从我身旁走过也是这种全身一震的感觉。场内听课时看每个弟子头上都有一金色光圈,出会场后则没有了。师父还让一老弟子给卖书的学员送来一个大西瓜慰问大家辛苦了。

讲法最后一天的下午,天气晴朗极了,我站那卖书,就见朝鲜族的女大法弟子们身着传统节日盛装,被风吹起的彩色衣带令她们看起来翩翩若仙,从四面八方三三两两的走来进入会场,我觉的美极了。最后解答完问题后,师父说:“本地的学员有能力的话帮外地的学员解决一下买火车票难的问题,外地学员还有工作等着回去,另外在这多住一天消费也挺高的。”(事后听说去北京的火车加挂了一节硬座车厢)然后师父又应大家要求打了一套大手印。

在这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中,在弟子生死攸关的时候,每当想师父的伟岸身影和音容笑貌,都能给弟子增加无比的勇气和毅力,面对邪恶绝不低头的一步步走过来。弟子一定不负师恩,待“寰中自有承平日”时再见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