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患恶性脑瘤孩子的新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五日】我今年十九周岁了。自我来到人世间就和同龄孩子不一样,听妈妈说,我一落生就是个病孩子,各种反应和发育都和正常孩子不一样,经医院检查,说我是脑瘤,需要尽快做手术,不然人长瘤也跟着长,时刻都有生命危险。因我太小,一直拖到两岁,实在不能再拖了,妈妈带我去北京天坛医院做了第一次脑瘤摘除手术,医生说:因为孩子太小,手术做的不可能彻底,以后是否再扩散、再反复都有可能,只能先保命,就用药维持吧。

我就这样勉强的活了下来。在漫长的岁月里,我几乎没离过一天吃药,体质特别弱,看医生是常事,大病小病一直不断,妈妈就怕我感冒发烧,这是我最大的难关。

我就这样艰难的活着,那时我家中也特别困难,父亲因病过早的去世了,丢下我和不懂事的妹妹,全靠妈妈一个人养活,还要供我吃药。慢慢的我和妹妹都到了上学的年龄,妈妈供我们上学。就那样的苦日子,妈妈都是坚强的支撑着,家中几亩地根本不能维持这个家。当时妈妈最担心的是怕我的脑瘤再复发,一直都在精心的照料我,为了能让我和妹妹上学,妈妈就从集市的旁边租了三间房做买卖,才能勉强维持我们的生活所用。

就在我们租房的旁边有一块空地,每到大集之日,就有一位老奶奶组织好多赶集的人炼法轮功,还说是学大法,并且学的人都说好。时间长了,学的人越来越多,我的外公也参加了。

我也有了好奇心,我就问外公,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多人来学?外公就把法轮功的特点和炼功人都能达到祛病健身的情况讲给了我,尤其是祛病健身这四个字,让我很动心,毫不犹豫的就跟着外公一起去炼法轮功,炼功场上的爷爷奶奶们都和善的教我炼功,我也很用心,学的也很快,五套功法很快就学会了。从那以后除了上学,在星期天、节假日,我都参加学法轮功,通过老奶奶我也买了《转法轮》。我的外公不识字,我就给他念大法书,我真的有缘得法了。

我刚学法轮功时间不长,身心就有了明显的变化,身体发热,走路轻飘飘的,吃饭增加了食欲,浑身也有劲了,经常用的药也扔了,还能帮妈妈干一些累活,我心情也很好,上学也更用功了。我这样的变化,连妈妈脸上都有了笑容,妈妈特别支持我学法轮功。从此家中也有了欢乐和幸福,真的体现了,一人学大法,全家都受益的事实。

但到九九年七月份,我学法轮功才一年,江丑就开始迫害学炼法轮功的民众,全国性的打压,抓捕炼功的人,电台、电视台、报纸天天播放诋毁大法,诬蔑造谣,用谎言欺骗老百姓,栽赃陷害我师父,编造天安门自焚等等的丑剧嫁祸于法轮功。

这种铺天盖地的邪恶气势,真叫人胆战心惊,我们当地乡派出所、司法天天派人来查找学法轮功的人,查抄大法的书籍和讲法录像带,把往日在一起炼功、学法的爷爷奶奶们都抓到乡里去受审,我的外公也是其中的一个。所有弄走的人,只要你说不炼了,写保证书,按上手印就放回家;只要坚持炼的,就挨打、挨电,关到看守所去折磨;还有的被劳教、判刑;学校也在恐吓学生,凡在家中有炼法轮功的人,开除学籍。大乡派出所和村干部也经常查抄我外公,从此我家平静的生活又陷入了提心吊胆中。

在这样的强大打击和压力下,才刚满十一岁的我早吓坏了,我从此就放弃了学法轮功,整天背着沉重的思想压力,我的快乐又没了,我也不想上学了,心中沉闷、空虚的混日子。

那是二零零一年,也是邪恶迫害法轮功最猖狂的阶段,我勉强考上了六年级,才上了一个多月,让妈妈最担心的、对我来说也是最可怕的真的发生了──我的病突然发作,发病后我就支撑不了自己,行走困难,浑身没劲,又不能吃东西,附近医院也查不出是什么病,建议去北京大医院去检查。

于是妈妈又把我带到北京,住进北京肿瘤医院,一查真的是我的脑子又长了瘤子,并且很严重,急需把瘤摘除,可瘤子长的位置太特殊,正是致命部位,不好动。不摘是死,摘了活的可能性也不大,手术与不手术活的希望都很渺茫,医院通知家属做最坏的准备。妈妈对我也绝望了,决定手术不做了,出院回家,死活听天由命,医生说还有半瓶液没输完,等把这半瓶液输完了再走吧。

正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的外公来医院看我,一看我这个样子,难过的掉下了眼泪,他趴在我的耳边告诉我说:“孩子,你学过大法,又知道大法的美好,千万别忘记大法,别忘师父,你求师父救你,不要绝望,不能灰心,你只要信师父,回到大法中来,师父会救你的。”

外公的这番话唤醒了我,在这生死关头,外公是在呼唤我呀,就好象用锤子敲我的头,我立刻感到清醒,感觉大法的书和师父就在我身边。我也深知大法好,可放下了很长时间没学了,记忆中只能想起《转法轮》中的“论语”和《洪吟》中的几段师父的讲法,我默念,一遍接一遍的背。

当时我也在想,我学法受益很大,因怕心放弃了大法,我对不起师父,我后悔莫及,羞愧难当,我心中一直在求师父救我。这样,我的精神好了些,也觉得饿了。可是妈妈看我在向好的方面发展,就决定不出院了,接着治疗,身体恢复差不多就做手术,手术完了死也不后悔。

因为我心中又从新装了大法,天天和外公学法,身体恢复很快,没过几天就做了手术,手术基本上比较成功,可是医生背着我告诉妈妈,说我脑中瘤子不是一个,把大个的摘除了,旁边小个的还在长,还不能动了,很快就有扩散的可能,我的生命时刻都有危险,出院后回家能维持多长时间就维持多长时间吧。

医生的这段话,也是在判了我的死刑。当时才13岁的我,心里也什么都明白,能活一天就赚一天,生与死对我来讲已经不重要了。而对我重要的是:我不能再放弃学大法。我心里装的都是法,何时死我都不后悔。

从那以后,我把一切都交给了大法与师父,我学法、炼功,我给外公念法、抄法,配合外公抓紧时间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我休学了,因为我的病把家中的钱花的一无所有,还是供妹妹一人上学吧。我全身心的投入到证实大法中来了,我用实际行动来弥补我的过错和报答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

从第二次手术至今,又过了六年多了,我的病都好了。现在的我和那时的我整个像换了一个人,个子长高了,人胖了,身体发育都很正常,我天天都在快乐的成长,我们全家每天都生活在幸福之中,这是大法和李洪志师父救了我和我的全家。

这次我把自己的情况写出来,是想告诉那些曾经学过大法的人,因被迫害而产生了怕心又放弃了大法的那些同修,快觉醒吧,师父还在等待,呼唤我们快快回到大法中来,一点也不晚,千万别再拿师父的慈悲开玩笑呀!别错过这万古机缘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