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法中修炼的点滴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六日】我是黑龙江省大法弟子,名叫“得度”,今年66岁。我没有读过几年书,也没有什么文化,我就向各位同修讲一下我是怎样在大法中修炼的。

得法证实法

我是九八年五月三日喜得大法的。之前,我身体长年有病,得法前那段时间我又患乳腺癌住進了医院,而且已到晚期,治疗很长时间,最后做切除手术。

就在这时我那个刚刚得法不到两个月的二女儿跟我讲炼法轮功好,可以强身健体。那时候我不知道什么是法轮功,也不懂。我过去是信佛教的,修佛很久但是没有给我带来太大的变化,身体还是不好。女儿跟我讲完后就给我请来师父讲法的录音带放给我听。那时切除乳房留下的刀口一直不能愈合,一直不封口,无论怎样打针吃药也没用,医院的医生帮不上忙了,谁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女儿跟我说:“妈,你不妨去炼功点上和大家一起炼炼功。”就这样我去了炼功点。

四天后的早晨,奇迹出现:刀口愈合了,好了。于是我去办出院手续。可是医生不同意,说我这病没好,必须做化疗,叫我和医生配合,不然就得恶化。我没听他们的意见,坚持办了出院手续回家了。因为我知道,我的家人也知道是大法救了我的命。

以前我还有乙型肝炎、膀胱炎、肾炎、冠心病等等。肾炎、膀胱炎严重时,腿浮肿,在五、六月那炎热的夏天我都捂着大棉裤。回家坚持修炼,学法炼功,在极短的时间内,以上所有病全部彻底消失。我深知是大法师尊给我净化了身体。

从出院回家那天起我专心修炼,逢人必说,逢人必讲: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法轮大法好!从此以后,我就更加精進学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党的黑势力通过广播、电视、报纸和它的各级政府、机构、组织甚至学校来诽谤大法,造谣、攻击师父并捏造一些罪名,栽赃陷害。那时我的第一念就是:我要去北京,找最高当局说一句发自肺腑的话:法轮大法好!大法让我们身体健康,让我受益无穷!说说我的经历,告诉他们我的真实情况。

到了北京前后一共十二天,最后被恶警抓住押進当地派出所。可是女儿们不忍心,托人把我保出来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我又上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条幅,结果又被抓。恶警把我打得头破血流,脸打得青紫,肿的不敢看。我不屈服,心念《洪吟》中的“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这时我被他们打晕过去了。我醒后,恶警把我押回当地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我受尽折磨,身体非常虚弱。我儿子不忍心托人往出要我,他们就是不放,勒索我儿子交所谓“保金”三千元。我儿子到处借,借了三千元钱交给恶警,但没有任何收据(到现在也没有归还)。

我在2001年3月份做讲清真相的工作时,有个同修被抓,把我说出来了。恶警非法把我劳教三年。在师父的呵护下,哈尔滨女子戒毒所不收我,把我押回当地。当地恶警不让我回家,把我关押進了看守所几个月就是不放我。我儿子天天去找恶警要我,恶警后来说还得交四千元钱作为所谓的“保金”,不交就不放人。没办法,我儿子又借来四千元钱交了,这才放我回家。可还是没有任何保金的手续和证明。

从此以后,我更加精進了,一定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五日这一天我走在大街上突然几个恶警把我绑架押送去伊春洗脑班,强行“转化”我,我就是不配合,不“转化”,我的“冠心病”当时就“犯”了。医生检查时发现我的肚子里有“石头”象鸡蛋那么大。大夫说不手术不行。我当时动一念:就是生命体,不是什么石头。他们说都六十大多的人了吃啥吐啥,还有冠心病,怕手术不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十二天闯出了洗脑班。回到家中,第二天我就刷了三百多个鸡槽子,身体所谓的“病态”全部消失了。

大法的神奇使我心灵震撼。恩师的慈悲救度使我的身心得到了净化,思想境界也在不断的升华。从我开始得法到现在,我家11口人全修炼大法。

劝“三退”的点滴心得

学法使我懂得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这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也是我们存在的真正意义,救度更多的众生,就是感谢师恩的最好的表达。走正师尊安排的路,才是证实法、圆容法。我决心遵照师尊赋予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做好“三件事”,在证实大法中正念正行,发挥大法弟子一个粒子的作用。

一次我去修录音机。我借机向老板讲真相,劝“三退”。老板同意“三退”。当时他告诉我他的名字,他的名字中有个“涛”字我不会写。从商店走出一段路,向别人打听,我就学会了老板名字中的“涛”字。我非常乐观,从兜里掏出了小本子和笔随手记上了。

我帮我女儿看商店。每当推销货的来了,我就给他们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资料。在商店的经营中,对许许多多的顾客大量的讲“三退”、劝“三退”,问贵姓?叫啥名?善意祥和的语言中用师尊大法给我们的无量智慧,发挥出了大法弟子一个粒子的作用。劝“三退”呀,告诉人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每日能有六、七个顾客“三退”,有时能到十几个,时少时多。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正念之场越来越强了,能量场越来越大了,几乎在劝“三退”时每句善言都能制约住对方,好象从微观到宏观都能体悟到了正念之场的威严、慈悲的巨大力量,生意上也越来越红火了。

在店内,有一日,走進一个男子,五十多岁,胸前带个党旗章。我开口说:你带的是啥?他说“是党旗章”,我说:“都要毁灭了,你咋带它呢?你举手发誓时,你额头打上兽印了。三尺头上有神灵,赶快退了吧,退党保平安哪!”他说:“我有两个朋友从深圳回来说好多人都在退党,他说不知道在哪退?”我说:“就在这退。”说着就退了。

象类似这样的例子有许许多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我只是想起到抛砖引玉的效果。我们切切实实的看到了大法在人间布下的正的场,高层护法神和师尊的点化把有缘得度的众生都弄到我们的眼前。真是越做越敢做了,正念越强了,似乎已经强大到能感觉的到威力无穷、巨大无比了。我就感觉自己只有纯纯净净的一颗心,就是想救人,就是要救人!

让我们共同珍惜得之不易的这万古机缘吧!共同精進,早日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