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神通取回被警匪掠去的金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一九九九年,我到京上访时,带着自己所有的金银饰品,听说很多上访住在京郊的同修有的吃饭都困难,我想需要时就将这些卖了换钱。可是到京的第二天,就在广场上被恶人绑架。返回当地后,身上的几百元钱和这些首饰都被警匪掠走,随后我被非法关押了三年。出来后,因在迫害中曾断过腿,几乎没干什么工作,后又建起了家庭资料点,想换一台设备,但资金没有着落,这时我想起了被警匪掠去的首饰来。

在此之前,我认为警匪掠走的是我手里的几块泥巴,心里还怜悯他。因我记的那个警匪的名字,还给他寄过真相资料,但一想到他冲我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和跟我要返回时包括警匪在内的机票钱,我没去找他,我想到了运用神通搬运功。

我想到了师父在这方面的一些讲法,如:“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经充份发挥着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纯时功能运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几乎是用什么有什么”(《什么是功能》)。于是我打坐,发出了正念,动念运用神通搬运功,将被警匪掠去的首饰取回。我动念时,内心很自信,相信师父法中讲的,自己已具有搬运功能,而且这个功能对我来说还是个小能小术,我甚至想,即使我的功能如果被什么因素障碍了,我的护法神也应帮我取回来,这对护法神来讲,真是小事一桩,还觉的这种小事不应有劳师父的法身,当时的心态大致就是这样的。

我大约发过两次,第一次发完后,我还试着伸出一只手,手心朝上,好象希望东西出现在手心,但空空如也。我笑了,并没有怀疑自己的能力不行,而是想到不在手心出现的原因是因为我的欢喜心,我到时会怎样的开心,甚至会得意洋洋的。所以后来我想的是,如果取回来,放在一个我不经意发现的地方,我发现时,也不会起欢喜心,觉的很平常的感觉:哦,回来了,在这呢。后来设备的事也解决了,这件事也过去挺长时间了,好象有几个月了吧。

最近,家人收拾抽屉,将一些东西放到我面前,我拿起了一个首饰盒不经意的打开……我看到了我的那条被警匪掠去的金项链,随后又看到了银元、银钏。而我动搬运的正念时,取回时没想卖,想留作纪念的几件(如祖母给的),却没见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