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廊坊市公安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一日】廊坊市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那真是惨无人道,没有人性。

有一次,五个恶警将我和另外一名大法弟子绑架到他们施暴行的地方。那名大法弟子先被他们带进一个屋子,一个小时后,几个恶警把他从房间内架出来时,我看到他都不认识他了。上下嘴唇都翻翻着,半边脸都肿起来了,整个脸都成了畸形,眼眶和脸的上半部都是黑的。

接着这几个恶警把我也带进那个屋子里,压到一个大铁椅子上,我的两只手各用一个手铐锁在椅子两边扶手上,两只脚用脚镣子锁上。然后先是搜身,把我的手表、手机、寻呼机、现金全部抢走,甚至连我的皮带都没有放过。

然后,一个恶警开始对我谩骂和侮辱:“你知道这是哪吗?这不是你们那,看我弄不死你!×××X的……(很肮脏的骂人的语言)。”一边骂,一边用手打我的脸。啪,啪的左右打,打的我整个脸和头都木了。那个恶警打累了,又上来另外一个,是廊坊公安局国保处的一个处长。他用拳头猛打我的胸部,打了一阵子,累得他满身是汗,不打了,又上来一个。他把扔在墙边的皮带捡起来,然后用手使劲扯住我的手指,用皮带打我的手。眼看着手就象面包一样的肿起来了。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邪恶迫害的场面。这个恶警打着打着,发现我有点不对劲,就停下来问我:“你怎么了?”

这时我也是满身满头的大汗,晕了过去。恶警就转过身去,有三个恶警从桌子上拿起矿泉水瓶子,把盖打开,往我头上浇水,往我脸上泼水。泼完后,又上来一个年轻的恶警,手里拿着一个高压电块,长方形的,有两个尖,电在我身上,发出啪、啪的响声。就象两根大针一下子把我的身体穿透了一样,在我身上到处电,当电到我腋下等处时,那真是难以忍受。(他们就这样没有人性的把我锁在大铁椅子上两天两夜,从铁椅子上放下来时,我两只脚严重肿胀,皮鞋都鼓起来了。)

打完我后,他们又回过头来继续打另外那名大法弟子。又都打累了后,几个恶警各拿一块高压电块,同时电那名大法弟子。高压电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还有恶警从嘴里发出像野兽一样啊、啊、啊……的声音。那啊、啊的声音,我长到50岁的人了,从没听过这样疯狂的声音。简直太邪恶,太恐怖了!

而那名弟子却一声不吭!我们的大法弟子了不起!几年后,当我和常人说起此事时,那些常人都说:是条汉子!好样的!我服你们!这些恶人会有恶报的,他们简直不是人,是畜生!还有的人说,他们家难道就没有兄弟姐妹吗?干吗这样没有人性的迫害你们呢!

后来,恶警把我们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那也是没有人性的进行迫害。他们迫使我们干活,从早上5点半就必须干活,捡豆子,包卫生筷子。有的时候甚至连早上的面粥,窝头都不让吃了,一直干到中午。中午每个人只让吃两个馒头,别的不让吃,也不让休息,一直干到晚上8点半,中间没有休息。每个人干的活都给定出数量来,要是完成不了定的数量,速度慢了,警察就打你。打你的理由是你干活太慢了,“帮”你提提速!那里的警察都叫所长,每个警察手拿一根木头方子,靠手一头用纱布缠着,打你时则用另一头。让你趴在地上,用方子打你屁股。有的人屁股被打的都出血了。就是这样,你还得照样蹲着干活,还必须得完成它定的数量,这就叫“梆你提速”!一个姓杨的警察说:“打死你就报个病故。”

有时看守所里有外宾来参观,警察就让你背一套东西,如果人家检查的要问:“一天要干几个小时的活呀?”你只能回答干两个小时的活,一点不累。如果不这么说,回来就要挨打!如果人家要问:“你们每天都吃什么呀?”你得回答:“每天两顿细粮,一顿粗粮,一个星期两顿肉汤,两顿鸡蛋汤,两顿豆腐汤。平时有炒菜,定期有炖肉。”每人必须都得背的很熟,背不下来是要挨打的而且不让睡觉,值“夜班”(就是一夜不让睡觉,罚站)第二天继续干活。

事实上在那里我们一天要干十四、五个小时的活,那真是累死累活的,吃的是最简单最粗糙的食物。定期检查所让背的这个,那个的很多东西。理由是,你不是背不下来吗,白天干活没时间背,让你夜里背!恶警总是想方设法的折磨我们,如果平时没有活了,他们就罚我们“坐板”,坐在地板上身体不能动,警察在那看着,一坐就是两个小时。谁要是身体稍微一动,就让你跪在水磨石地上,一会地上就跪一排,不跪就打你。在那里邪恶的场面太多了,触目惊心。比如罚你脚上趟着镣子跪着在筒道里来回走,坚持不住,就用塑料底子的鞋片切你的手,切你的脚面,打出山羊印来;罚你冬天光着脚泡在冰水里罚站,说这就叫“盆里栽花”。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在中共邪党的毒害下,这些对善良平和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的“人民警察”,已经完全丧失了基本的良知,在中共邪党的歪理邪说的迷惑下,他们的暴行是如此的肆无忌惮,没有任何的顾忌!我们在此奉劝那些仍被中共邪党所欺骗和蛊惑的人们,善恶有报是天理,在中共邪党的罪恶即将受到审判的时候,在中共邪党即将被彻底解体的时刻,仔细思考,做出对自己未来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