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大法洪势漫人世 再看神佛世上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二日】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即农历丁亥年正月十七,这一天是立春——山东法轮大法日。我有幸参加了山东省一个山村的正法活动。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天,但是在这里我深切的感受到大陆农村的大法洪势。

同修介绍:这里的许多村庄的情况都非常好,有的村子全村都三退了,有的村子三退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有许多村子的学员几年前就恢复了集体学法炼功,而且是堂堂正正的,全村人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农村的条件比较差,但是这儿的大法弟子配合默契,整体协调的非常好。同修介绍说:师父的新经文发下来,我们当天全部发到学员手中,从来不过夜;明慧网上有新资料,我们家家户户都送到,一个不漏下。在这里的两天,我参与了当地学员的活动,看到、听到、感受到许许多多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的神迹,时时刻刻被慈悲、祥和的能量包容着,当我坐车离开这里的时候,师父《洪吟(二)》中的诗句“大法洪势漫人世 再看神佛世上行”一下子打入我的脑海。是呀,这不正是生动的展现吗!

我们活动主要有法会交流,整点发正念,学法炼功,到劳教所附近发正念、解体邪恶。

一、法会交流

二月三日,山东法轮大法日的前一天,开了一个小法会。法会的主题是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彻底解体邪恶》,交流如何在彻底解体关押大法弟子的劳教所、监狱等黑窝、营救同修的问题上做得更好。

法会上,来自东北的一位同修介绍了她们去济南劳教所发正念、营救同修的经历:东北的四位大法弟子在火车上讲真相,在济南火车站被非法抓捕,这位同修听说后,领着他们的家人千里迢迢四次来到山东济南看守所营救同修,经过努力成功营救出两名同修。

同修讲的很平静、自然,但是她的正念正行以及话语中透出的慈悲和威严,却深深的打动了每一个人的心,让我深深感到自己的差距。她还介绍了她们在家乡营救同修的一些经验,最让我感动的一件事情是:她们在家乡一个劳教所营救一位同修时,劳教所的管教人员不让见,快到中午的时候,眼看要下班关门了,还见不到同修一面,怎么办?当她走到劳教所院子的时候,忽然心生一念: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唤醒被劳教的同修,它们不让见,我就在这里唱一首歌,用我的歌唤醒同修吧,于是她站在劳教所的院子中间唱起了“师恩颂”,整个劳教所都震动了,管教人员说听见两个喇叭在劳教所上空响,震的整个劳教所都晃动。

“回想起您传法的日日夜夜,
泪水啊再一次洒满胸前,
有谁能知道您的心酸,
有谁能知道您的艰难。
看那金色的法轮,
出现在那美丽的彩云间,
慈悲的您知道众生在期盼,
期盼着大法降临人间。

回想着您十年的正法路,
泪水啊再一次洒满胸前,
有谁能知道您付出的心血,
有谁能知道您承受的一切。
看那金色的法船,
满载着众生驰向彼岸,
是您力挽狂澜,
救度苍穹在坏灭的瞬间。
………”

听着同修正念呼唤,我的心灵受到极大震撼。

二、到劳教所附近发正念,彻底解体邪恶

二月四日是山东法轮大法日,周边的同修自发到当地劳教所附近发正念,彻底解体邪恶。该劳教所是邪恶旧势力迫害法轮功的一个黑窝,这儿曾经关押过许多大法弟子,最多的时候关押过二百多名学员。

一位同修曾经在这被非法劳教过,给我们介绍了里面的情况,告诉我们大法弟子被关押在最南面的那幢楼里、那个写着“教学楼”的是洗脑班。于是我们在附近的山坡上坐下来,立掌发正念。

不到一分钟,原来静悄悄、空无一人的劳教所大院一下子象乱了营一样,被劳教的人员纷纷从楼里涌到院子里,整个劳教所一会儿拥满了人。我们在上面看的清清楚楚,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在劳教所上空发正念,心里有些紧张和好奇,不时睁开眼睛观看下面的反应。

发完正念起身后,一位同修说:我在发正念时,加了一念,唤醒同修,早日了却人心,脱离牢笼。听到这里,我一下子感到自己的差距,看到自己内心隐藏的很深的私心和不纯的动机:到劳教所近距离发正念,基点不是全心全意为了营救同修证实大法,而是带着为了“圆满自己”的私心。

这两年,胜利油田、东营地区邪恶比较猖狂,绑架了几十名大法弟子,营救同修受到很大阻力,经常听到同修抱怨胜利油田、东营地区的大法弟子心不齐、好象一盘散沙,同修之间不容易沟通、比较麻木,整体协调不如农村的学员做的好。

在农村这两天的经历,我的观念发生了很大转变,看到了自己内心隐藏的很深的执著和一些僵化的观念,下面我将自己的体悟写出来,希望能够对本地同修有所帮助:

1、城市里的学员受党文化毒害较重,农村的学员本性比较单纯

来到农村的大法弟子中间,我最大感受就是这里的学员非常单纯、朴实,人和人之间很容易沟通,好象他们的心是开放的,说话直爽、不拐弯。而我个人感觉城市的学员受党文化毒害较重,自我封闭、自我保护意识较强。党文化在我们的身体周围、身体的微观中形成了一层壳,受到的党文化教育越多,这层壳就越坚硬,这个东西又把我们在常人社会形成的后天观念、各种执著心、名、利、色、气等不好东西加强起来,把真正的自我完全封闭起来,使我们不愿意放弃自我的观念、不愿意向内找、不敢正视自己隐藏的很深的私心。

由于我们从小是受党文化的教育长大的,生命的微观中都渗透党文化的因素,这是目前障碍我们整体提高的主要因素,它在我们身体周围形成的壳,把我们互相之间间隔开,形成不了整体,使邪恶钻了我们的空子,致使东营地区许多同修被迫害,我们感到无能为力。

2、隐藏很深的怕心

表现在做三件事情上不能堂堂正正,有一种偷偷摸摸、在做地下工作的感觉,心里虽然知道这种状态不对,但是很长时间,没有发现它的根子在哪里,其实是内心隐藏的很深的“怕”。在山村参加同修的证实大法活动时,原来那种心里的阴影一扫而光,身体被纯正的、强大的能量包围着,心里充满了救度众生的慈悲,根本想不起来“怕”。心里深处为什么会怕呢,到底怕什么呢,这个怕来源于哪里呢?我反问自己,没有找到答案。同修一句话点醒了我:怕不是真我,我们都是冒着天胆下来的,我们大法弟子都是有天胆的,没有天胆的不敢下来,现在你为什么害怕呢?害怕的是人胆,而不是天胆,你要吓破你的人胆、找回你的天胆来!

是呀,当我嘴里说出“我怕”这个字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那“怕”并不是我,那个“怕”在随着我说出来它的时候,已经在逐渐的减弱、消失,这时候心里没有了怕,“天胆”回到我心里。

3、自我意识强、整体协调差,对营救同修表现麻木和冷漠

这两三年,胜利油田、东营地区邪恶比较猖狂,仅明慧网上曝光的被迫害的同修就有近百名,被非法判刑六人、被非法劳教九人(不完全统计),非法送到洗脑班迫害几十人,有些是自己认识的、有些是没有见过面的,但是自己在营救同修这方面做过哪些努力呢?除了加强发正念、上网曝光邪恶外,其它方面感觉好象无能为力了;很少想到去积极营救被绑架的同修,甚至在听到同修出事后的第一念往往首先想到的是保护自己别受牵连,多么肮脏的一颗心啊!与东北这位同修千里迢迢来山东营救同修的壮举比较起来,简直是羞愧难当、无地自容。究其原因,还是个人维护自我的私念太强,整体协调意识淡薄,表现出对营救同修的麻木和冷漠。

胜利油田、东营地区条件比较好,资金充足、通讯发达、技术比较强,很多胜利油田的大法弟子在常人中都有很高的职位、职称,个人能力很强,许多同修在很多方面都表现的很好、做了许多令人敬佩的事迹。每个人甚至不需要依靠别人,就能够做很多事情,但是,正法却是恰恰要求大法弟子最后整体协调好、整体配合好,特别是彻底解体邪恶、营救同修这件事情,更要形成一个整体,才能做好。正是因为我们这方面没有做好,才让邪恶钻了空了,迫害了我们这么多同修。

在农村给我的最大感受是这里的同修心地非常的单纯,同修之间很容易沟通,他们语言也很朴实,没有华丽的词藻,打的比喻都是农村的俗语,但是非常生动、贴切,往往能够切中要害,说在法上。反观自己,内心封闭的比较严,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观点,掩盖自己的执著,在和同修交流的时候,我还发现自己掩盖的很深的不好的心,就是有意无意的用师父的话或者用大法的法理来掩盖自己的私心、掩盖自己的执著,不愿意承认自己错了,用同修的话来讲就是:听上去你说的都是法理,但是听起来有点别扭,好象坐在旧势力的盘上否定旧势力,背着执著去执著。虽然我们大法弟子可能互相并不认识、不可能都坐在一起交流,但当我们把自己的心打开,真正能够为了同修、为了大法着想,一脉带百脉,同修之间的心灵就能够相通、大法弟子就能够连成一片,成为一个整体。大道无形,城市和农村在地利、人和上存在差异,整体协调的形式也不一定相同,但是大法弟子心性的整体提高是一样的,不能用客观条件来掩盖自己麻木的心。

写出这些,一来是明晰自己的不足,找出自己的差距,勇猛精進;二来是抛砖引玉,因为有些东西可能是本地同修存在的普遍现象,写出来供同修切磋、交流、共同提高,把彻底解体邪恶、营救同修的事情做好,“圆满大法弟子的责任,走向神”(《彻底解体邪恶》),让“大法洪势漫人世 再看神佛世上行”的壮观景象展现神州大地。

以上仅是个人体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