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压手以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五日】前天上午上班不久,我的小厂子里一台机器把工人(亲戚)的手卷了進去,在铁辊和胶辊间只有三毫米间距。紧急停机后,他捧住手,整个手在哆嗦,一个指甲缝在流血,手微扁,白白的。

我第一念是:没事。稍一调整,我马上跟他说,“你快念‘法轮大法好’。”在他脱工作服的过程中,我继续重复提醒,谁知他烦了,说“我这么疼咋念!我得上医院。”我赶忙推摩托车。我又问他,“你的护身符还在身上吗?”他说丢了。我赶忙回屋拿了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叫他装在衬衣口袋里,再次跟他说:“你就在心里一遍遍默念啊。”随后就以最快速度往市医院驶去。

十分钟左右,我问:“你现在好点没有?”他回答说“不大疼了”。到了医院,门诊没大夫,在等的过程中,他已平静的象没事一样了。近二个小时,X光片出来了,一切正常!拿报告给医生看,医生说不用开药,去外面买点“红花油”擦擦就行了。他下午照常上班。

在医院,我给他更详细的讲真相,弥补了过去没讲到位的不足。这个结果,也让他真正改变了似信非信的状态。同时我对等候拍片的一有缘人讲真相,讲自焚伪案,那个有缘人听的很认真,明白了自焚是咋回事。旁边的护士和病人也在听。回厂后,在场的另三个没听过真相的工人,也记住了危难来临时念“法轮大法好”可保平安。

通过这件事,我真正看到了自己修炼层次的不足,以及不愿承认这种不足的执著。在我在场的情形下发生这种事故,就说明我自身有很大漏,才被黑手、烂鬼钻空子。师父对众生的无量慈悲,化解了这一大难,把坏事变成了使其生命在未来能够获救的好事。如果不是及时醒悟,让黑手、烂鬼得逞,造成伤、残,那会阻碍这些有缘人明白真相,从而阻碍多少生命获救呀!

想起不久前,我梦中经历:天下很大的雨,有七、八个人在我老家门前的街上吃力的走,我说到我家避避雨吧。推开门一看,屋子中央漏的不能呆。我说那去新房子吧。新房子在后面,中间有一段距离,但涨了齐腰深的水,我们在水里很费力的趟行。

醒了后,想起这个梦,觉的挺沮丧。三件事在做也没停呀,炼静功也长一些了,一天比一天强,怎么还有这么大的漏,漏在哪呢?心想也许是旧势力在干扰我,故意让我灰心、让我消沉的吧,不理它。向内找,我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比如还有求安逸心──元旦给自个放了两天假还睡懒觉;争斗心──听到别人对我不喜欢的人有意见感觉开心;妒嫉心──别人有好事,嘴上说好,但心中有不平,言不由衷;还经常有对财的执著,想赚更多的钱;有时也还有色欲之心;学法时被困魔干扰,不能自控;身体上还有痔疮、脚气症状;做真相资料隔三差五;更严重的是,经常有对法的疑虑往外返。虽然有些很不好的心一出现就能发觉,赶紧排斥。但对于修了十年(掉队了二年)的大法徒来说,实在是太差劲了!

二、三天前,梦中和同修切磋,我帮她找了三条不足,而她帮我找了十几条,列了一张A4纸那么多。这实实在在是师尊的点化了!

心存侥幸,等着到最后师父拿掉吗?在此时不是还在对自己说,没那么严重吧。可是这么些人心没去,算什么真修弟子,这一曝光自己都觉的无地自容啊,这怎么够圆满的标准啊!

至此,更感觉师父给弟子开创的集体学法、切磋环境的珍贵。迫害开始后,我跟许多同修一样就失去了这个条件。尤其这几年在外地,老是一个人。在明慧的帮助下,在网上同修的切磋体会中,有法的不断指导,也算过了一关又一关,对自己的不足发现太迟,有时还老感觉不错。可是,跟正法整体進程差距很大呀!

回头看这件事,不正是因为种种顾虑,没有让周围的人明白性命相关的大法真相,“三退”有好多人还不接受,剩下的时间不多了,真的该精進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