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面对绑架案的一点反思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本市的恶人对大法弟子進行了绑架、非法抄家等迫害。要清除邪恶的迫害,平时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加强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是前提。这里要谈的是,万一邪恶突然出现的时候,如何把现场变成证实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正邪较量的问题。

邪恶的绑架、抄家等行动多数选择在晚上,虽不在晚上也采取突然袭击的办法。突然袭击就意味着恶人经过了充份的准备,而我们是无备的。对于坏人的突然出现,如果不是正念很强,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慌张、手足无措等现象。就会连发正念都忘记了,就算发正念效果也不够好。这时最需要的是冷静下来,发正念,求师父加持。不要忙着去开门、答话等,匆忙就会被邪恶原先设好的圈套拉着鼻子走。不要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而反过来由我来拉着邪恶的鼻子走。

为了说明问题,现举一例,做一些反思。

某日晚上十时,一群有些穿着警服、有些穿着便服的恶人到甲同修家非法抄家与绑架人。邪恶出现时,同修儿子去开了门。第一步就配合了邪恶,虽然不是同修开的,但同修必须阻止他。

我认为正确的做法这时应问他们是什么人?有什么证件?办什么事等?并指出他们夜闯民宅是犯法的,需马上离开。

接着他们问同修:“你是×××吗?”(同修是外地搬来的,他们不认识)答:“不是”。

这答法是不合适的,修炼人应讲真话。但当邪恶迫害时,对一些事情,如果讲真话就会被邪恶利用做迫害的借口,讲假话则失去修炼人的堂堂正正。正确的做法应是,不去回答其问话,而抓住其问话的漏洞、无理与荒唐,反过来向其问话或驳斥其问话,反客为主,就主动了。这时可说:“你们无故夜闯民宅,我还没有问清你们的名字,你们倒问起我的名字来了”。

恶人继续问:“你炼法轮功吗?”,答:“1999年7.20前炼过,以后就不炼了”。

此答法有两点错误,第一,邪恶并不知道他有无炼过法轮功,现在无必要告诉他们,给对方以迫害的借口。第二,说现在不炼了又说了假话,没有堂堂正正的说大法的美好。就是说,真话说不得,假话也说不得,就只能用另一种说法。其实这时可说:“原来你们是来查法轮功的,谁是法轮功,人们说公安局、六一零那里都有黑名单的,你们为什么不问他们,据我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迫害好人要遭报应的啊!谁指使你们来的,不要做了别人的替罪羊啊!”当然如果邪恶完全知道自己是法轮功学员,就可以堂堂正正的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说真相。

恶人又问:“你那天发的资料是哪里来的?”(注:同修在小区发真相资料被举报,当时没有被追查,现在过了近十天才来找事)。答:“我去买菜时,别人放到我菜篮里的,我觉的好又发给了别人”。

这答法不能说完全不好,不说出资料的真正来源有对的一面,但承认了自己派发过资料,给邪恶提供迫害的借口。正确的做法是,根本不要去承认自己发过资料,因为他们不是现场抓住获得证据,而是别人举报的,他们无法证实自己发过资料,也就不存在资料来源的问题了。就算真有这个资料他们也无理来追查。可以这样说:“我不明白你们问什么资料,什么内容的?什么题目的?再说,资料有什么好查的,现在满街都有人发资料,什么产品广告,什么假奶粉、假药广告都有,你们为什么不去查。而且《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的自由’,那些真正有益的资料你们还查什么?你们这不是在反《宪法》吗!”

接着他们强行搜查了屋子,一无所获,但坚持要把同修带到派出所录口供。同修说:“我不会跟你们去的,我宁可撞死在这里也不去。”

这说法不对,这不但不能说明自己不怕死,反而说明自己是怕死的,且邪恶会说我们以死要挟。我们不是要完成助师正法的大愿吗?为什么要死呢?正确的做法是边发正念定住他们,边警告他们,绑架公民是犯法的。就算达不到马上定住他们,也有利自己的正念之场,有利于下一步行动。最后同修被绑架到派出所,按同修说的话录了口供并签了名才放回家。虽然没被進一步迫害,却是配合了他们,被他们备了黑案,也是做得不够好。

通过这个例子,我想举一反三的说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是彻底全盘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它的出现都应被否定的,但万一它出现时,如果在现场的正邪之较量中,一思一念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每一个行动每一句话都不去符合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就能销毁邪恶及其带来的魔难。

我认为旧势力有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通过党文化几十年的灌输,在我们的一思一念中实行它的安排。我们只有认识党文化的邪恶,在一思一念中清除党文化,归正自己,才会在证实法中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

我们虽然口上也否定党文化,但在潜意识上却经常承认了党文化。例如当警察出现时,会认为他是代表执法的,自己是代表违法被抓的,他是审问的,自己是应如实做口供的。我们为什么怕警察?就是意识中有很多错误的观念。如果把观念反过来,认识到我是合法的,他才是非法的;我是守法的,他是犯法的;我是审问的,他是应如实回答问题的。这样我们就能在现场做到一点都不配合恶人,不被恶人拉着鼻子走,而反制恶人,反而由我来拉着恶人鼻子走。

现举一个正面的例子,同修乙发真相资料被人举报到居委会,一天居委会突然打电话给同修乙,问:“你现在还炼法轮功吗?”答:“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接着讲了许多炼功对身体怎么好的实例。居委说:“既然法轮功那么好,还看那些书吗?能不能借给我看一看呀?”同修这时警惕起来,知道他是为资料而来。于是反过来问他:“这些书我都想看啊!你有吗?有就借给我看看吧。”对方见套不出东西来,就叫同修去居委会一次。同修答没时间。但居委会不死心,过几天又打电话来。一说法轮功,同修就问他,如果你有病时,什么医院都治不好时怎么办?你家里的亲人有病时,无人能治好时怎么办?对方说:“你不要讲这些,只要回答我一句话就行”。同修知道他又想问资料的问题,就说:“你也不要讲那么多,就回答我刚才讲的问题就行,你回答我一句话,我就回答你一句话。”对方见僵持下去也无结果,就断了电话。再也不打电话来。

邪党在几十年的政治运动中,在迫害人方面积累了许多经验,形成了一些套路,如果陷入了它的套路去走,就只有被动招架的份儿。我则偏不走其套路,而专找其破绽还击,就变成我是主动的,它是被动应付的。当然我们说话时应是慈悲祥和的,而对其背后的邪恶因素应坚决清除。

本文只是抛砖引玉,相信同修有更好的思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