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修炼的一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在一九九六年就得法了,但是一开始没有意识到大法的珍贵,半修不修的。九九年我跟着朋友去练另一种气功。很快我就发现它讲用气功治病,没有修心性,跟法轮大法根本没法比。我就退了出来。那个时候中共已经开始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我认为法轮大法好,但是对当时的形势也感到困惑,加上怕心和其它的执著心,我一直没有能走出来。那段期间经常做一个梦:没有准备,却要進考场考试了,心里很惶恐。那时也没悟出来是师父的点化。

感谢明慧网,我通过看网上师父的经文,以及同修的心得体会,终于渐渐明白过来,也越来越坐立不安。但我一直被怕心障碍着。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紐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大法给他带来好处的时候他来了,大法受迫害的时候他跑了;益处他得了,反迫害中他不想为大法说话,也不想证实法,这个生命在神的眼里看就是最坏的。”而另一方面,我悟到,我如果老是这么怕邪恶,那我永远也走不出来。二零零六年三月我鼓起了勇气,叫我太太打电话给当地学员。这样我和太太才终于走到了修炼的集体中来。感谢师父的慈悲,一再的给我机会。其实,法轮大法的门一直都是开着的,而且朝向任何人,只是看你愿不愿意進来。

没有过多久,我需要去一个旅游点发真相资料。虽然我答应的很好,但真的是硬着头皮。因为怕心,我不敢主动的和游人交谈,当对方一说“No, thank you(不要,谢谢)”,我就很受挫折。我牵着儿子在大街上走来走去,看到面善的才敢过去递资料,结果一个下午资料没有发出几张。师父又安排了机会,让我每星期的集体学法去接一位没有车的同修。这位同修很精進,在纽约曼哈顿街头讲过几个月的真相,她和我分享了很多讲真相的经验,以及在法上的交流,对我促進很大。尤其是我对救度众生有了认识,我之所以害怕和人讲真相,那是因为我没有把救度众生摆在第一位。认识到了这一点,我就不再害怕和人交谈,向中国人和西人都能很好的讲真相,大多数路人很喜欢和我谈话。有时我起了欢喜心,觉的自己口才好,但很快我发现,一旦欢喜心起来,我说英文都说不成整句,和路人讲真相却脑袋空空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当我悟到欢喜心并把它克服,我就又能正常的讲下去了。后来我悟到,我们今天的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一些技能,比如说口才好、精通电脑技术等等,都是大法所赋予的,都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洪传大法,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所以千万不要认为自己了不起。

在去除怕心的过程中,我悟到,根本就不要把邪党看作一个可怕的敌人,修炼的人没有敌人,而邪党也根本不配做修炼人的敌人。师父在《志不退》中说“除恶只当把尘拂”,我们大法弟子只管去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大法弟子才是历史大戏的主角,邪党只是个配角,并且是个丑角。去年胡访美,我和同修们站在街的一端等的时候,来了几个亲共的人士,嘴里骂骂咧咧的。我一方面有些怕,另一方面又对他们产生憎恨。而同修们却用很平静的口气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几个人悻悻的走了。和同修们比,我在处理邪恶干扰时,用的是人念,而不是神念。我如果对骂了他们,他们对法轮大法的误解就更深了,他们周围的亲戚朋友恐怕也都会由此对法轮大法抱有误解。这就与我们救度众生背道而驰了。

去年夏天我接手了一份讲真相媒体工作,那段时间我们当地举行了很多声援三退的活动。我在报道这些活动的过程中,心性上也经历了各种考验。例如有一次,在大纪元的展位,有个戴墨镜的大陆中年男士过来,说《九评》写的不真实,说《九评》写的他都没见过。我随口讽刺他:“您没见过因为您在大陆生活太幸福了。”话一出口我知道错了,这哪里有善啊。那位男士气坏了,一边骂一边想动手打我和另一位媒体工作人员。我立刻很诚恳的向那人道歉,说我刚才说错了,从而化解了大的冲突。我悟到,平时没有在小事情上好好做到忍,那遇到突发的事件也一定忍不了。以前在小事情上,尤其是教育孩子上,我没有很严肃的用忍去对待。儿子有时候太调皮了,我忍不住发火打他。打完了又后悔,向儿子道歉,总这样反反复复。家庭的其它矛盾也一样。有时候我在想,怎么这么多麻烦事啊,我要没有这些事了,我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去学法炼功了。后来读了师父《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讲法》我明白了,我们每一个大法修炼人,是在常人的社会环境里修炼,学法炼功是修炼,他/她的生活、工作、学习也是修炼的一部份。一个大法弟子如果说修的好的话,那他/她在生活和学习的方方面面也一定做的很好。如果家人或者同事朋友对我们有意见的话,很有可能我们哪一方面没有做好,也就是说有漏。后来我经历了一次大的家庭矛盾,我做到了忍。当天晚上我打坐的时候非常舒服美妙。

刚接媒体工作的时候,我心里有些不情愿。因为我觉的报道社区新闻似乎和救度众生联系没有那么直接。我倒更想去街头面对面跟常人讲真相。感谢另外一位做媒体的同修和我分享这方面的心得。后来结合着集中营事件曝光后有些同修不理解,说这种活体摘取器官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大法弟子身上,我们是有师父保护的。我悟到,我们修炼的层次很有限,根本看不到一件事情的背后发生的因素,对一些事情会认识不清,但是不要因为自己法理不清就对师父对法产生怀疑,更不要因此放弃了修炼。随着我们不断修炼,层次的提高,我们会明白以前的问题。说到这里,多学法、参加集体学法交流很重要。我修炼状态不好的时候,更是要叮嘱自己去参加集体学法交流,因为比学比修,听着同修的又一周的心得交流,对自己会有很大的促進。另外,师父也会通过其他同修来点化我。例如我以前发正念要领不对,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念正法口诀。结果有一次去学法组,刚一進门一位同修就递给我一篇关于发正念要领的文章,我之前并没有问她要过。师父真是什么都知道。

去年一年我经常和我太太说我又悟到了什么又悟到了什么。但是最近我悟到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悟到却没有做到那不是真修。去年圣诞节前我们收到很多从纽约来的电子邮件,要我们帮忙推新唐人圣诞晚会的票。我虽然悟到晚会对救度众生很重要,但对这件事情我却用了人的一面去看:一方面我在想,还差那么多票,能推的出去吗?另一方面我以自己的偏见抱怨,紐约的同修为什么没有能象多伦多的同修那样把票推的那么好而且不费力。总之,对新唐人圣诞晚会推票我没有做任何事情。而新唐人圣诞晚会票推的非常好。大法弟子做事的效果,不能用常人心去衡量。

我那段时间就想,我经常挂在嘴边说要助师世间行、助师世间行,在这件事情上我却根本没有助师。做到才是修,没有做到的话我就算把《转法轮》背下来也不是大法弟子。前不久新唐人新年晚会在纽约的无线电城上演,我立刻加入了网上和电话推票。和素不相识的同修们一起互相配合着做这件事情,我很感动。这使我想起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的:“正法这件事情必成,谁也挡不住。”

回顾过去的十年,我得法早却起步晚,走了一个大弯路、也耽搁了时间。过去的一年才是真正修炼的一年。虽然我在修炼上有進步,但我还差的很远。事实上,我在打算写这篇稿子之前我都很惭愧,因为我自己有时候精進有时候不精進,但是后来我想,不精進肯定是不对的。“等我精進了再写稿子”这一念本身就不正,都是在给自己找借口。我自己都说悟到就要做到,那我就真要做到。

如果还有和我一样不精進的同修,请重温师父经文《越最后越精進》,师父说:“其实大家想一想,过去的修炼人要耗尽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炼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炼法门,在这种证实法修炼最伟大的荣耀瞬间即逝的暂短修炼时间内怎么能不更精進呢?”

让我们在新的一年做的更好。感谢师父的救度!谢谢同修。

(二零零七年美西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