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父传法班的点滴珍贵回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曾参加过一些学员心得交流会,在交流会上有不少参加过师父传法班的学员谈到参加传法班的点点滴滴,留下了珍贵的记忆。我现在把这些学员可喜而珍贵的经历记录下来。

学员甲是一位在武汉工作的医务人员,因为有亲戚在北京,当年曾经参加过师父在北京举办的二期传法班。当时她觉的非常好,就还想继续听下去,当她打听到在武汉还要开班,回到亲戚家后立即给她在武汉的儿子、姑娘打电话,要他们都报名参加。甲回到武汉后,连续参加了师父办的三期传法班。

有一次,师父在讲课休息时,从讲台上下来,沿礼堂座位间的过道走来,座位两边的学员纷纷起立鼓掌,向师尊表达敬意。当师尊走到甲身边时,甲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脱口问道:“李老师,您还记得我吗?”甲此前听课都坐在中间或后面的座位,从未和师尊有过当面接触,也未曾和师尊说过任何话,按常理别说记得,就是有个一面的印象都不可能的。

师尊微笑着对她说,你不就是从北京跟过来的吗?你还打电话让你儿子、姑娘也来学,他们来了吗?甲当时心中一动:哎呀,怎么师父什么都知道呀?我真是遇见活佛了!她马上激动的连声回答说:“来啦!来啦!”

师父刚到武汉时,曾经给人治病,甲的儿子就曾经幸运的得到师父的亲手治疗。甲的儿子以前有肩周炎、颈椎病等,师父就是用手轻轻拍了拍他有病的地方,他就觉的病患处一下子就松快了,从此肩周炎、颈椎病无影无踪了。

学员乙是位高个子老头,曾经参加过师父在郑州的传法班。乙刚到郑州时,人生地不熟,不知道师父讲课的体育馆怎么走,他想得找个人问问。正巧这时他看见对面走来个年轻人,于是立即上前问路;年轻人显的十分和善,很耐心的给他指了路。乙问完路,和年轻人握手致谢,握手时乙有一种非常美妙的感觉,心想:这个人可真不一般,从来没有握过这么温暖而巨大的手。由于当时他急着去听课,也没有深想。等乙到了班上,抬头朝讲台上一看:那不是老师吗?他这才明白刚才是师父亲自给他指了路。

乙酷爱打网球,球瘾特别大,还经常参加老年网球比赛,争强好胜。由于刚步入修炼,他心里还有点儿舍不下网球的爱好,于是他问师父:“李老师,我以后还能不能打网球了?”师父当时笑了笑,告诉他说,你以后自己就不想打了。乙开始并没有明白师父讲话的深意,听完课回到家乡后,他还照常参加老年网球比赛,可是一比赛就输,还老崴脚,这时他明白该去去这个执著了。

后来,乙再拿起网球拍也没有那种争强好胜的激动的心了;再后来他觉的打网球没有什么意思了,还是学法炼功好,不知不觉的他自己就不想打了。

学员丙曾经参加过师父在郑州的传法班。当年师父在武汉中南财经大学办班传法时,他正在该大学读书。可能是缘份未到吧,他竟然对此一无所知,等他知道这回事时,传法班早就结束了,他一直深为此遗憾,所以听到师父要在郑州办班的消息后,他毫不犹豫的去了郑州,给自己的人生留了难忘而可喜的经历。

学员丁是湖南人,参加过师父在广州办的第五期班,也是师父在中国大陆的最后一期传法班。丁耳朵不好,刚开始时什么也听不清,他十分着急。后来师父在讲课中给学员调理身体,随着师父大手一挥,他就觉的耳朵“轰”的一声,通了,从此以后师父讲课的内容他听的清清楚楚的。丁和老伴(也是同修)十年前移居海外,如今都是奔八十的人了,想必他们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道路上都在勇猛精進吧。

学员戊是外资公司白领,爱好气功与术数,苦寻明师,多年未果。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他在经历了近十年的寻寻觅觅后,终于有幸参加了师父在中国大陆的最后一期传法班——广州第五期班。戊一直想学一种性命双修的功法,可是有些宣称是性命双修功法,老师都未老先衰,怎么能令人信服?!所以戊就想能近距离的看上师父一眼,戊在下课后就守在体育馆门口,终于有一天他的愿望实现了,他告诉自己的同修亲戚说:“从来没有见过皮肤这么细腻、这么好的人,象婴儿皮肤一样的。”当时戊据此就认定这个师父是传真法大道的明师。

回忆参加师尊传法班的日子,是多么可喜、多么幸福的时光啊!这是一个生命最最幸福的永恒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