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前进监狱十二分监区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北京市前进监狱是茶淀五大监狱之一,集中非法关押着大部份被邪恶非法判刑迫害的北京地区男性大法学员,共约130人,这里的第1、8、9、12分监区是集中关押迫害大法学员的特殊分监区,其管理方式也与其他分监区不同。我因证实法被北京市地区法院非法判刑并非法关押在前进监狱十二分监区,亲身经历和目睹了恶警对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现在写出来以揭露这个所谓北京市部级文明监狱外衣下隐藏的迫害大法学员践踏人权的黑暗和罪恶。

前进监狱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有一套系统的程序和手段,将其曝光如下:

肉体折磨

1、严格隔离

对新被劫持进来的大法学员或表示要重新修炼大法以及任何恶警认为不服从其管理的法轮功学员,都会被立即隔离。每个分监区都设有一个专门的隔离室(俗称小屋),面积只有五、六平方米,大法学员被强制单独关押在隔离室中,吃饭睡觉都在此屋中,由4名刑事犯(也称包夹)二十四小时轮流看管,平时不能与其他任何人接触,出入所有门都要大声喊报告,没有任何行动和说话的自由,没有休息日和节假日,也不能洗澡洗衣服。

迫害严重时,连上厕所也不能离开小屋,看管的包夹人员也增加到8名,大法学员的一举一动都被严格限制,甚至还会受到包夹人员的侮辱和打骂。

当隔离室不够用时,大法学员还会被关押在条件更差的房间中(如库房,水房等),有的房间只有二平方米大小,连窗户都没有,夏天酷热,冬天严寒。

2、坐小板凳

这里的每一名大法学员都受到过这种迫害。被隔离的大法学员被强制要求坐在一个只有十几厘米高的塑料小板凳上,必须上身挺直,目视前方,双腿弯曲并拢,小腿垂直于地面,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得闭眼,不得左右看,不得随意说话或站起,从早上5点起床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坐到晚上睡觉,睡觉最早也要到半夜12点以后,每天至少要坐19个小时,期间什么也不能做。屁股处的肉和骨头硌在坚硬的凳面上,几天就会磨出泡,坐着时钻心的疼。之后泡被磨破流脓,流出的脓液和内衣粘在一起,脱都脱不下来。

有的大法学员坚决不向邪恶屈服,被连续隔离4个月,屁股处的肉都磨烂了,内衣上染着斑斑血迹,每天还要承受20个小时以上的痛苦煎熬。

3、侮辱打骂,镣铐加身

对于坚持大法信仰的坚定大法学员,恶警想尽办法折磨,它们怕担责任不敢自己动手,就指使包夹人员对大法学员谩骂侮辱,体罚打骂,对大法学员的殴打有时是在恶警在场的情况下进行的,有的大法学员被打得当场昏倒。当大法学员质问它们为什么打人时,这些被利用的包夹仗着有恶警撑腰,叫嚣道“打你了,怎么着,你去告我吧。”

当大法学员制止恶人行凶时,恶警不但不阻止打人者,反而给大法学员戴上手铐脚镣,执法犯法,践踏人权,加重迫害,以此逼迫大法学员就范。而为了掩盖违法迫害的事实,恶警要求每名法轮功学员在出监前都要写一份说明在狱内关押期间没有受到任何打骂体罚的所谓证明材料,妄图以此逃脱迫害罪责。

精神摧残

1、限制睡眠

这是邪恶迫害大法学员最常用的手段之一。大法学员每天只能睡2、3个小时甚至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监狱制度规定每天晚上9点至次日早6点为休息时间,而这理应获得的休息权力却被剥夺,大法学员经常要坐到深夜2、3点才能睡觉,不到5点又被叫起。由于长期缺乏睡眠并被封闭在狭小环境中,被迫害者往往神情恍惚,意识不清,精神不能集中,恶警趁此时机对大法学员进行欺骗和诱惑。

2、强行洗脑

大法学员被强迫学习和观看诬蔑诋毁大法和师父的材料和录像,厚厚的谎言材料要求全部看完,数十张诽谤光盘必须一遍又一遍地反复观看,每天都要被迫观看十几个小时,对其内容只能赞同接受而不能提出任何质疑,还要写出符合邪恶要求的所谓感想认识,否则就会被关进小屋或以其他方式加重迫害。如此持续半个月到一个月,直到恶警认为洗脑效果令其满意为止。

还要说明的是,这种谎言洗脑迫害在法轮功学员出监释放前还要再进行一次,即所谓的出监教育。

对于被洗脑的法轮功学员,恶警都要求其必须写出诽谤攻击大法的书面材料,并且一般要修改重写三次以上直到恶警满意为止,之后还要在分监区大会上公开宣读,这对被迫害者而言无疑是极大的痛苦和精神折磨。

3、制造恐怖气氛,株连迫害

对于大法学员的任何维护大法的言行和任何恶警认为不服从其管理的表现,邪恶都要进行打击和压制。将有关人员关进小屋进行迫害,强迫其写出检查并召开分监区大会令其公开做检查承认自己所谓的错误,如果恶警认为认识不深刻,还要再次甚至多次开会令其反复检查,直到恶警满意为止。如果一个班内有两名以上法轮功学员出现恶警认为的问题,则这个班就会被集体严管,所有人被取消午休和自由学习娱乐时间,每天只能在班内集体坐着,不能随意说话或走动。十二分监区六班就曾多次被严管,最长一次被严管达3个月。

恶警陈俊在监区内动不动就召开检查批斗会,搜查监舍内物品,大搞恐怖气氛,以批斗严管等手段压制大法学员的正义抗争。

4、利用亲情,挑拨矛盾

为迫使大法学员屈服,恶警有时还伪善地请其亲属到监狱来搞所谓的特殊接见,利用不明真相的常人家属来劝说大法学员,对其施加亲情压力。恶警还会在家属中搬弄是非,挑拨矛盾,制造事端,使亲属对大法学员产生误解,加重大法学员的心理负担。

大法学员徐化权的妻子就在恶警陈俊的挑拨下与其离婚,原本幸福的家庭被邪恶害得妻离子散。大法学员黄健,马昂等人的妻子家人也都曾被恶警陈俊欺骗挑拨,这些恶警是造成被关押大法学员的家庭关系紧张甚至破裂的罪魁。

制度迫害

1、处处限制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行动甚至上厕所也要有包夹人员跟随监视,处处受限。而包夹人员则可自由行动,不受限制。

如不出工劳动,法轮功学员就没有劳动记分,而包夹人员无论出不出工劳动分都是满分,连节假日也有劳动分。

包夹人员在与家属接见时可以按规定面对面交谈,一起吃饭或同居。而法轮功学员则一律只能隔着厚玻璃通过电话与亲属交谈,不允许面对面或吃饭,更不用说同居了。

包夹人员在出监时可以把书,笔记,信件等个人物品带回家。而法轮功学员则被禁止携带任何文字物品出监,即使是在监狱内买的文化学习书籍也不允许带出。

分监区各班的班长,互监组长都必须由包夹人员担任,法轮功学员只能处在被管理被迫害的最底层。

2、欺骗性的减刑

例如普刑人员只要挣够积分,即使是在严管级别也可以减刑,而法轮功学员则必须达到宽管级别才有资格减刑,但当达到宽管级别时往往距刑满已没有多少时间了。记分的差异使法轮功学员的排名几乎永远在普刑人员后面,因此获减刑的也几乎全部是包夹人员。一直坚持大法信仰或又表示要重回大法修炼的学员以及恶警认为洗脑不彻底,即使干得再多再好也是不可能获得减刑的。

据我所知十二分监区自开始关押大法学员至今,只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获得过减刑,而获得假释的法轮功学员全监狱一个也没有,因此现在对法轮功学员的减刑假释制度其实质就是欺骗,歧视和迫害。

3、封锁信息

恶警严格限制法轮功学员与外界的接触。在接见时只允许直系亲属限3人进来,严禁家中修炼大法的亲属来探视,接见时不允许家属带进任何物品,现场有多名狱警来回巡视,所有谈话内容都会被监听。

法轮功学员寄给家人的信件和家人的来信全部要被检查,一旦恶警认为可能有问题的信件即被非法扣留。大法学员写给驻监检察院人员和监狱管理局的反映迫害事实的信件也被分监区恶警非法扣留,严格封锁外界消息传入和狱内迫害情况传出。

4、强制学练太极拳

前进监狱从2003年开始要求所有在押人员特别是法轮功学员必须学练太极拳,要达到人人会打太极拳,并定期举行全监狱系统的太极拳比赛。邪恶此做法的目的是想造成不二法门的严重问题以毁掉大法学员,其用心何其恶。

另外还要指出的是,前进监狱在2005年7月和2006年8月突然对所有法轮功分监区全体人员进行了2次抽血体检。当时不明白为什么要做这种非例行的体检,现在看来这正是邪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活动的一部份。

大法学员正念反迫害震慑邪恶

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绝大多数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大法学员并没有真正改变对大法的信念,只一点恶警心里也很清楚,因此它们禁止串班并要求包夹人员对大法学员的言行严密监视,但大法学员的正念和配合冲破了层层阻碍。

2006年2月,数张记载了师父最近几次讲法经文的纸条在大法学员间迅速流传,从一个人传给另一个人,从一个班传到另一个班,大部份弟子都看到了新经文的内容,极大地鼓舞了大法学员抵制迫害,维护大法的正念和信心。不久开始有人公开站出来表明法轮大法是正法并要坚持修炼大法。

随着经文的流传,不断有一个又一个大法学员站出来表示要继续修炼大法。全监区40多名法轮功学员竟有一多半人先后表明了对大法的正信,更有些人还写了严正声明给恶警,甚至原来极少数被邪恶利用来做“转化”的人也全部都表示要重回大法修炼中来,各个班中都前所未有地出现了维护大法抵制迫害的正言,包夹人员的限制也失去了作用。

对大法学员的集体正念抗争,邪恶极为震动和恐慌,为遏制抗争的发展扩大,恶警一方面假意要求大法学员派出代表坐下来谈,一方面却又紧急密谋商讨如何扭转被动局面,镇压大法学员的集体抗争。

大法学员黄健(被非法判刑12年)、王义(被非法判刑14年)、王文宇(被非法判刑7年)等7人为代表,向恶警声明修炼大法没有罪,要求其立即停止对被非法隔离的大法学员吴尹畅等人的迫害,依法保障大法学员的基本人权。而恶警却声称它们是按上级文件执行,当大法学员要求其拿出有关文件时,恶警却拿不出任何它们所说的文件。面对大法学员义正辞严的正义合理要求,恶警们一个个理屈词穷,恼羞成怒,负责对话的监区长孟凡国面红耳赤,拍桌子诬蔑大法学员的正义行为是扰乱监管秩序,是在闹监,并出言威胁恐吓大法学员,双方的对话由此中断。

2006年3月9日上午8点左右,大批全副武装的监狱执法队突然冲进十二分监区,每2人堵在一个班门口,恶狠狠地盯着大法学员。如临大敌。随即恶警冲进班内,将作为代表的7名大法学员一个个架出去,并宣布以破坏监管秩序罪为由对其进行隔离审查,一时间邪恶的恐怖气氛弥漫在整个分监区。

之后分监区指导员陈俊召开了分监区大会,在会上陈俊魔性大发,大放厥词,声称要拿这7名大法学员开刀,并狂妄地叫嚣要在分监区内铲除法轮功。而后在全监区开始了长达6个月的严管,那7名大法学员后来被关押在8分监区加重迫害,每人都分别由十几名包夹人员严密看管,与外界隔离。3月10日,原本一直晴朗的天空纷纷扬扬地飘下了雪花。

这次十二分监区大法学员的集体正念抗争,极大的震慑了邪恶,这次事件再次向邪恶表明,大法学员对大法的正信是绝对不可动摇的,邪恶的一切谎言和迫害最终只能以彻底的可耻失败而告终。

十二分监区被严重迫害的部份大法学员

大法学员吴尹畅,被非法隔离迫害长达4个月,被恶警陈俊指使的包夹人员殴打至昏倒,长期被剥夺睡眠和行动自由,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后被转入9分监区继续迫害。

大法学员徐化权,北大硕士,多次被非法隔离迫害达数月,期间被包夹人员殴打,妻子被恶警陈俊挑拨得与其离婚,妻离子散,一贫如洗。

大法学员王文宇,清华博士,因修炼大法被非法隔离迫害数月,后被转入8分监区继续迫害。

大法学员唐基长,右手残疾,无法劳动,仍被恶警非法隔离迫害数月。

良明华,先因修炼大法被非法隔离迫害,遭到包夹人员殴打,又因其制止恶人行凶被恶警陈俊强制戴上手铐脚镣,隔离迫害3个月,后被强迫要求连续三次在分监区大会上宣读所谓的认识和检查,身心遭受巨大伤害。

马昂:因修炼大法被非法隔离迫害达数月,期间绝食抵制迫害,恶警陈俊利用其妻子对其施加压力,极力从中挑拨,险些造成其家破人亡。

张彦斌,军中大法学员,一次因说了一句共产党太坏了,被包夹人员告发,被非法隔离迫害,后又因他与徐化权等大法学员拒不写所谓的感想认识,又被恶警陈俊以不服从管理,扰乱监管秩序为由加重迫害,逼迫其数次在分监区大会上做所谓的检查。

大法学员刘福江,原被非法关押在1分监区,后因坚修大法抵制迫害被非法关押进以残酷折磨,践踏人权闻名的集训大队加重迫害,每天108个固定动作,长时间体罚,被完全剥夺了行动自由和人格尊严。

前进监狱十二分监区迫害大法学员的部份恶警名单

恶警陈俊,十二分监区指导员,此人极为邪恶,对大法极为仇视,采用各种残酷手段迫害大法学员,死心塌地的效忠恶党邪灵,一心想借迫害法轮功向上爬,平时装出一副伪善的模样,而一旦其魔性被触及就会凶像毕露,其曾多次在分监区大会上恶毒攻击大法,肆意侮辱谩骂大法学员,指使包夹人员殴打大法学员,许多迫害事件都是其亲自指挥实施的。

恶警孟凡国,十二分监区长,直接参与实施了对众多大法学员的迫害,妄自尊大,目中无人。

恶警张洪海,十二分监区副监区长,积极参与对大法学员的各种迫害,极为虚伪。

恶警陈洪斌,原十二分监区副监区长,后调往八分监区任副监区长,此人十分邪恶残暴,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不遗余力,许多迫害事件都是其亲自实施的。

恶警程辉剑,前进监狱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监狱长,对迫害大法学员负有直接领导责任,许多迫害事件都是在其授意安排下进行的。

以上是前进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部份事实。写出来是想让更多的世人认清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群的迫害,共同制止迫害。也希望外面的大法学员能正念清除在背后操纵恶警的黑手烂鬼,帮助里面的同修抵制迫害,正念正行。

以上内容如有遗漏不全之处,请其他同修予以补充,共同揭露制止邪恶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