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法显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八月得法的东北大法弟子。下面将自己亲身经历的几件事写出来,旨在证实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那是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晚上九点多,我从同修家出来后,分手各自回家。刚到楼西,迎面过来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儿,他从我身边过后便猛回头抢我手中的包。他把我推倒在地,挣扎中我大声喊:师父救救我!那人抢完包便飞快的跑了,随后来了许多邻居。不知是摔在地上还是撞在前边的电线杆上,我的脑袋不停的流着血,我顺手一摸足有鸡蛋那么大的窟窿,不一会儿,我满脸是血,上衣左侧和头部左侧的头发都被血浸透了。当时我一点儿都没害怕,也没感到痛,只觉的热乎乎的血腥味儿。家人、邻居都劝我赶快上医院,我说,没事儿。爱人着急了说:“你就会说没事儿。”我还坚持着说,我是炼功人,有师父保护,真的没事儿。大家看我执意不去医院也就各自回家了。

上楼后,血还是不断的流。偶尔生出一念,这要流一宿不得流死吗,赶快上医院。我猛然想:不对,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肯定没事儿。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我找了一条新毛巾在流血的部位一缠,系上带子睡下了。可躺下后,后怕极了。那男孩儿抢包的过程在脑中象放电影一样反复出现。我清楚的感到流血处象电风扇不停的转着,带着呼呼的风,正转,反转……我热泪盈眶。是法轮在给我调理伤口,是师父救了我的命,感激之情无以言表。不知不觉中真的睡着了。

一觉醒来,还是每天去炼功点炼功的时间。我慢慢的将毛巾摘下,骑自行车照常去炼功点炼功啦!

炼完功后,我照常上班去了。整个过程没经过任何药物处理。晚上我去了学法点和同修交流此事,同修的话对我很有启发。学完法回家后,我象平时洗头发一样把头发洗干净了。第一遍水血红,第二遍……不知洗了多少遍。我边洗边哭,泣不成声。我感受的到不光是我这个人身在哭,所有空间的我都在哭。那是语言无法表达的感恩的泪水。同时我也深知师父为我承受了很多。

伤好后留下了一块没头发的伤疤。后周围人常开玩笑说,看你没头发啦,多难看!我知道这是勾我的执著心,便不往心里去。半年后,没头发的地方奇迹般的长出了黑油油的头发!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几年来,我常和家人讲真相,揭露邪恶的谎言。他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大多数都“三退”了,戴着大法真相护身符,受益非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后,父亲听信了电视的邪恶宣传,说过对师、对法不敬的话。经我多次讲真相和讲述自己修大法后的受益,现在父亲象变了个人似的,还经常帮我做讲真相的事。有一次父亲上房下来后走了很远,梯子折断了(按理说梯子断是人在梯子上时最重,才应该断)。他很后怕,知道是师父救了他。又有一次下雨时屋里的电源被雷击断,火球满屋跑,但我父母安然无恙。

有一次我的二弟独自一人开车,不料车翻倒将他压在底下。可他却脱掉了棉大衣从车底爬了出来,毫发无损。二零零六年六月,三弟因家庭小事喝了“万灵”剧毒农药。家人为他准备了后事,医生感到无法救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可一天后,他奇迹般的活了过来,现在一切正常。这是因为他以前听过师父的讲法带,退了队,还戴着护身符。

以上是我及家人在大法中受益点滴。感谢恩师慈悲苦度。希望大家通过发生在我和我的家人身上的故事,认清中共邪恶谎言,相信、记住“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