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呵护着我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日】我从没有在明慧网上投稿,是因为我总觉的自己受恶党的邪恶文化毒害,写文章时自觉不自觉的都会带有那种中共党八股的作风,字里行间或多或少的要流露出来,所以我一直看却不敢写,可我今天鼓起勇气投稿。

我从没有见过师父,可我的确感到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每时每刻都在呵护着我。

去年过年前几天,正好下了一场大雪,雪后我带着几十本分册的《九评》去发,在一个写字楼的车棚发放材料出来时,由于刚下过雪,地板上全是碎冰块,且车棚地面又是大理石,特别滑,当我出来时两只脚不敢用劲,滑来滑去的,走不了,也站不稳,就在我要摔倒的那一刻,我脱口叫了一声“师父”,我立刻稳稳的站住了,随即走出车棚,那一刻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师父在呵护着我,我很快就把所带的《九评》小册子分几个地方发完。

一天我到一小区发放自由门软件小光碟,小区每个门洞全装的是电子防盗门,报箱都钉在防盗门两侧,我从最后面的楼开始发放,一个一个发,只要报箱带锁我都发放,没锁的我怕白发,楼下几乎没有人,我发的快,很快就发放完两栋楼,当我发放到中间那栋楼的最里面的门洞时,突然有人在喊,你放的是什么,我回头一看,只见前楼中间一阳台上有一位老太太,抱着小孩站在那里,我笑笑没有回话,心想这老太太一定早就注意到我手里的光碟了,说不定看我半天了,那么一把年龄,又抱着孩子,而且还是在三楼,也不用怕了,我照样往报箱里发放,这时门洞的门开了,有人走出来了,我根本没有听到开门的动静,拿着光碟的手已经举起来,正准备往最上面的报箱投放,心里一急,使劲塞了進去,扭头就走,其实人都出来了,关门的声音我听的真真切切,只是我不敢看人,也不知道是男是女,一边走一边请师父给我加持能量,瞬间我两只脚好象离开了地,没有磨擦,真是脚下生风,当我走到楼头时,我回头看看,是位女士,她才走到楼中间,我当时绝对没有跑,知道跑了就更糟,可我感到就象踩着云一样,是师父在保护我,让我安全的走出小区。

现在想起来,那时我的正念和悟性比现在差远了,那老太太问我话时,就是师父在点化我,告诉有人要出来,可我那时愣是悟不到,照旧往报箱放。以前发放材料时或多或少有些紧张,见到人就想跑,可现在大不同了,最近有一次发材料时让一位男士看到,问我在别人车筐里放的什么,我迎面走到他跟前说,我就那几份,想看就去看吧,然后与他擦肩走过,心里很平静,还不停的想,你是有缘人,应该看看!等我走远回头看他时,他真的正展开材料在看。尽管以前我正念不足悟性又低,可师父一直在我身边,没有师父的保护我哪能走到今天?

我和父母亲不在一个城市,去年母亲病重住院,我回去后就住在医院照顾她,虽然住的是一个套间,但套间外面还有一个重病人,并有几个家属陪护,由于条件的限制,我只能看法,却不能炼功,第三天我心里一直嘀咕,这怎么办?心里这么一想,下午我可听到外面的人走来走去的,我出来一看,他们在收拾东西,准备转院,那天还下着小雨哪,可他们急匆匆的走了,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师父,是师父在帮我呀。更巧的是接着又来了一个病人,可这个病人只是白天上午打针,打完针就走,不在病房住,给我提供了一个炼功环境,在医院里的那些天,我天天给母亲讲真相,给她念《转法轮》,《绝处逢生》的故事,还教她炼功,她的病好的特别快,医生查房说是病人配合的好,当医生一走出门,我就对母亲说,这是大法的威力,我母亲一直点头称是。

后来父亲告诉我的事更奇了,他讲最初联系母亲住院时是普通床位不是这个套间,交住院费后再回病房找医生时,医生二话没说直接通知护士长收拾这个套间,并对父亲说套间有两张床,方便陪护休息,父亲说这个科只有两个套间,母亲就占了一个。其实是父亲交完住院费后就给我打电话,我说准备马上回去,所以他再找医生时,床位就由普通改为套间。那几天老爸老妈都说神了,好象这套间是给我学法炼功准备的。我心里明白,师父已经把所有的事全考虑到了,只是看我有没有坚持炼功的决心,师父为我操尽了心。

我没有见过师父,在明慧网上每次看到同修忆师恩,我都很激动,他(她)们讲的见到师父的场面和经过,仿佛是我见到了一样。看《随师万里行》这篇文章,当看到她讲叙在北京连续参加了第十一、第十二、第十三期师父传功讲法班时,发自内心的羡慕,我心里一直在说,看看人家多幸福,多有缘,不出北京就参加了三期学习班,我就这么想着,随即一股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当时我泪如泉涌,边看边流泪,当看到同修讲在吉林大学鸣放宫办班时参加人数太多,分成了上午和晚上两班,跟班的很多同修没有晚上的票无法進入礼堂,具体是“当时鸣放宫的地下室在办舞会,买张舞票从小门進去就可以到听课的大厅,可大家都没这么做。天津的一个小伙子说,如果我们做了这样骗人的事,即便能進去听课,也什么得不到。”我就想着,虽然我没有跟过一次班,但如果我在场也会这样做的,随着这一念,又是一股热流从头顶下来,我激动的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一遍又一遍的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何能何德?看一篇文章师父给我灌顶两次,我心里知道,师父两次灌顶的涵义,第一次告诉我,你没有参加传功讲法班,但只要真修,我也管你,第二次是对我心性提高给予的肯定和鼓励。当时我觉的自己是那么幸福,和师父那么有缘,和大法那么有缘,没有什么比成为大法弟子更荣耀的!

我们住的社区原来就有一个炼功点,自大法受迫害后,就停止集体炼功。我们所住的社区是独立的,并设有派出所,迫害初期有几人都在被监视之列,还有一位同修因讲真相被抓,最初师父的新经文和真相材料都是由协调人到外面带回来。当时我们社区没有宽带网,很困难,最早录制很多录音带,内容全是法轮功不是搞政治、天安门自焚真相、全球公审江鬼、善恶有报等,文字材料全是从外面拿一份作样板,找一个最可靠的复印部复印。复印部临街,由于复印一次份数太多,时间长很危险。有一次我带材料去复印,正在复印时从外面来人查营业执照,已经来不及停印,复印机下面出来的页面有文字还有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的照片,由于黑白复印,照片黑乎乎的,他们问复印的是什么,是寻人启事还是通缉令?那一刻我明白要发生什么,心里一直请师父加持能量,并用强大的正念清除邪恶。这时外面街上一声汽车撞击物体的响声,接着就听到人的吵骂和嘶叫,来人随即向外跑去看热闹,我当时出了一身汗,两手插在上衣口袋里用拇指使劲抠食指,把手指抠的生痛。是师父在帮我化险为夷。在正法的路上没有师父的保护我走不到今天,不管我走到哪里师父就在我身边。事情过后我在想,自从跟着师父正法,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可那两个帮我复印的年轻人不能受到牵连。

就是那次之后我们建立了资料点,资料点就在我家,现在我们的资料什么都有,从最初录制录音带、发软盘,到现在光碟(大小都有)、印小册子、印传单,零六年六一前后网络被严重封锁时,我们还制作了很多推广动态网的卡片,临近放暑假,我们集中发放到几个大学,让他们能够在封锁最严重的情况下上网三退,并且能在暑假回去告诉他们的家人。

在资料点的运行中,师父都在保护和帮助我,因为材料多,加粉次数多,最初要到外面加粉,很不方便,而且还要带上机器,实在麻烦,又怕社区人看到,后来在网上看到我们所用的机器有一种清零方法,其实就是用未打印的粉仓让已经快打印完的芯片复原(到外面加粉也是让商家帮助把芯片复原),掌握这种方法,就可以在家加粉和清零,不用每次带着机器到外面。这些我不懂,是我丈夫在网上发现的,他告诉我时,我就明白是师父在帮我。其实就连我们用的打印机也是师父帮我们选的,当时准备购买打印机时,在网上看好的并不是这种型号,可是去购买时却莫名其妙的临时改变了主意,我们回来后也在相互问,当时怎么会迷上这种机器了,等在网上发现这种最方便的芯片清零复原方法时,方知师父为了免去以后加粉的麻烦而点化了我们。

还有呢,我们在购买打印机时,就向商家打听过这种机器芯片打印数目一般是3000张,最多4000张,可有一天我和同修去购粉时,随便过问一下,发现这个店有6000张的芯片,就随即买回来,我老公都不相信,一直说总经销商都说最多4000张,怎么会给你生产6000张的,太奇怪了!更奇怪的事还有,机器打印时送纸的声音偶尔会传出“法轮大法好”的响声,就象物体相互挤压时发出的声音,但能听出是“法轮大法好”。本来打印辊的理论值是2万张,可我们打到近4万张才换新的,还有每盒粉90克,理论值是覆盖60%可打3000张,可我们用6000张的芯片,很多次能超过4000张。

修炼的路上,我常常惊叹大法的威力,也见证着大法的神奇,不仅让我变的超常,还让打印工具变的如此超常。我悟到师父这样帮我们,目地就是让我们用节省下来的钱再用于证实大法、救度更多的众生,社区的同修和我一样,按大法的要求去做救度众生的事情,而且做的又多又好,社区的资料点从来没有因为缺钱而停止运行的。

一直以来,我总感到自己很幸运,不仅能与大法结缘,时时都在师父呵护下修炼,使我由以前一个满脑私欲的常人,成为一个生命向上,境界高尚的大法弟子,而且我周围能有这些善良精進的同修,他(她)们从经济上和其它方面默默的为资料点、为救度众生付出着!我已经非常非常幸运了。

写到这里我早已泪水涟涟,历史即将翻开新的一页,我要更加精進,按照大法要求去做的更多更好!师父在末法时期把大法洪传出来,开了这么一扇大门,又给我们指明了一条最捷径的路,并且亲自带着我们从这条捷径的路上返回家园,千万千万不要错过机会,更不要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