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八日】经常在同修的文章里看到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的事情,也看到同修说的“先修心性,再修机器”的体会。最近有几件事情使我的感受很深很深。

我在打印资料中最怕的就是机子出现什么故障。可是,越怕越出,后来同修送来一台激光打印机,比较小,也比较轻,一直很好。可最近出现了竖线条,和浓淡不均的现象。我试着修修吧,就拆卸,卸着卸着,卸不了了,不知道怎么做了。就只好再还原装上。还能凑合吧,就还是打,尽管效果不好也没办法,因为激光打印机我从来就没修过。心想:哪一天得请同修带到省城里去修,自己不会,弄坏了怎么办?就这样想着呢还是打印。突然机子干脆不动了,这下我可急了,马上就到同修取资料的时候了,怎么办?试也得试一试了。一试连壳子都取不下来。

这时我才想起来求师父。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请师父加持弟子。再去修,还是连壳子都取不下来。但是却把里面的一些轴啊棍的取下来了,擦了擦折腾了半天又安上,一通电还是一动不动的。这下我可真是急了,唉,看来还是少不了送省城里去了。但又一想,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吗?我意识到这也是一种迫害,面对这个迫害我不能承认它。师父叫我们连旧势力的存在都不承认,我怎么能承认这个迫害呢?不管到任何时候,我们都要信师信法,于是我又请求师父帮助,又收拾了一会儿,还是不行,那就装上吧。正装呢一颗小螺钉掉到机子里面了,怎么也取不出来,我就把机子倒着举起来摇啊抖的,这时机子里面掉下来许多小小的黑渣子,我就继续抖,直到没渣子往下掉的时候才停下来。

这时我就插上电,奇迹出现了,机子正常了。我非常激动,激动得眼泪都下来了。因为我真正的感悟到了师父就在我身边,尽管我现在还看不见,但我真正觉的师父时刻都在帮助着我。只要真正的做到了做到信师信法,就没过不去的坎儿。然后就顺利的把资料打印完了。

但是竖线条和浓淡不均的现象还是没解决。我甚至给联系的同修写了个小纸条,说这鼓得修了,再买一个备用的。这天我又起了要修好它的念头。就先发了正念,又敬请师父加持,我就往下拆卸。卸到以前不敢卸的地方,看了一会儿,突然我把侧面的销子拔出来了,这一下豁然开朗了,里面的东西全能取出来了。这时又发现有许多废粉,就倒过来一边从底上叩击一边摇着抖着,废粉雪花似的往下落,又把该擦的擦了擦。装上一试,就象新的一样。我再一次激动得热泪涌出。在师父的法像前,我哭了。

以后每当我想起这件事来,我总是有要落泪的感觉。“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这是千真万确的啊!我悟到:信师信法,可不是嘴上说说的就达到的。我往往是嘴上说心里还是没真正的做到相信,总是觉的有点玄,或者想人家修得好的同修才行的,我这点层次恐怕达不到,这是在一个很深很深的意识里还存在的东西,而正是这个东西在起着阻碍作用,使我在修炼中麻烦不断。

前一段时间,我的电脑老是有问题,卡巴斯基怎么也不更新了。我这下清清楚楚是最近学法炼功都懈怠了,总觉的太累太忙。得赶快调整过来,就又恢复了背法。那天晚上我一直背到十一点五十多分才停下来发正念。第二天四点多起来又背,到六点发过正念后去更新,非常顺利。我的感触太深了,师父一再教导我们叫我们学好法,我们真正听了吗?只要我们真正真正的听了师父的话,真正真正的按照师父说的去做了,那我们就是走在神的路上了,一切的一切都不在话下的。我们真的就神起来了。在这里我顺便向大家建议一下:背法。虽然我背的还不够,但我的体会,背法是学好法的最好的途径之一。

还是昨天早上五点多一点,我(一般是在四点多就起来,稍一松懈就五点多了)起床去洗脸。一勾头流开鼻血了(以前有过这个情况,一下止不住),我马上就想:这是迫害。于是就发出强大的正念,实际上刚念到‘邪恶全灭’,鼻血就住了,再念,好好的了。这时我一边洗脸一边在找自己:又松懈了。每当这时就倍感自己对大法对师父的不敬,因为我又松懈了。当然懊恼也没用,只有按照师父的法去做,我实实在在感觉到自己时时刻刻都在师父的身边修炼着,一下就有了信心有了精神,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