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在边陲小镇扎根开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九日】我早就想把这个真实而震撼人心的事情写出来,但由于方方面面的干扰一直没有写。今天下定决心拿起笔来写出这洪法中的一件件神奇的故事,颂扬法轮大法洪传的威德,以示后人。

那是一九九七年冬天,我妹妹坐公交车外出办事,在车上看《转法轮》书。这时在她身边坐着一位女士和她搭话,问在看什么书,这么聚精会神。我妹妹说《转法轮》。并告诉她法轮功在全国各地洪传,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道德回升等。这时女士身旁一位男士也搭话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们那边还没听说。

我妹妹询问才知道他们一个是学校老师,一个是做生意的老板,他们居住的地方是在东北边境的东大门与某国一江之隔的边陲小镇,是边界集体转业的官兵,落户在那里。他们居住的小镇是团部,下设连队,交通只有长途客车,消息很闭塞。他们约我妹妹到他们那里去传功,相互留下了地址姓名,结下了大法的缘份。

回来后我妹妹谈起这一奇缘,我们姐仨一商量,这是一次洪法的好机缘,不能错过,不能漏下一个有缘得法的人,这也是师父的指点。我们及时和总站沟通,抓紧安排好时间,正月初九,我们姐仨带上师父的讲法带、大法书、放像机等资料就出发了。

当走到边防站时,车上所有的乘客必须经过检查才能放行,当时我们心里很紧张,因为音响是不让带进去的,千万不能让他们拦下来,否则影响洪法,可是出乎我们意料,检查人员好象没看到我们一样擦肩而过。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顺利的离开边防站,平安到达某镇。

当时已是晚上五点钟天已经黑了,我们发现那二位早已来迎接我们了,一切早就安排好了。负责人有团部干部、卫生院干部、老师、个体老板,非常热情。课堂设在某老板姐家开的饭店(闲着)。当晚他们就通过团部广播通知各家各户,学炼法轮功,并把简介贴在黑板上,做好一切宣传工作,给了一个很好的开端。我们内心说不出如何感谢师父给予我们的一切,我们按着程序安排九堂课,第十天交流,每天上午放一讲师父讲法,下午学炼五套功法。

开始的第一天才来五、六个人,后来人越来越多达到五、六十人,他们这里的人都非常纯朴、善良,告诉我们说领导这么支持,还有干部、老师、医生等都来参加,还不收任何费用,我们觉的一定好,所以我们也就来了。通过几天听师父讲法,我们逐渐明白了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就这样人传人,越来越多。

在听师父讲法炼功过程中出现了许多神奇的事情。老板的母亲患癌症晚期,术后不能行动,听完法后精神起来了,还能和大家一起炼一个小时的动功不觉累,在当地反响相当强烈,赞叹大法的神奇;还有一个老太太抽了三十年的旱烟,听完课后不抽了,不是味了,觉的不可思议;还有一位得了子宫癌,当时流下来了,她感动的哭了;有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说做“握球拧掌”时看到无数朵莲花,激动的说唐僧取经行走万里吃尽了万般苦,这不出家门就送到门口来了,真是万古不遇的好功法,不能错过呀。

我们姐仨目睹这一幕幕真实的故事,感到非常惊奇,师父对这地方的人,给了这么多东西,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真是佛恩浩荡,慈悲众生,不落下一个有缘人。

有一次教完五套功法,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了,我们回招待所,随后跟来一位年青人,他在哈市医大读麻醉科,执意要住下,我们想住吧,你在我们这就象孩子一样没有什么,正好还有一张闲床。我们开始一起切磋这几天学法炼功收获,他告诉我们在师父讲法时,他看到不同空间一层一层的人都在听师父讲法,他说生下来天目就是开着的。前世是大方丈,因犯色戒被打下来,转生到现在这个家里,很清楚自己是怎么来的,决心炼法轮功,回学校教同学炼。

晚上我们带他一起炼静功,我和他挨床并排坐着,我姐和我妹妹对床,约十分钟左右,我感到一阵阴风冲我而来,顿时我感到彻骨寒冷,直打牙巴骨。我知道不好的东西来了,这时就看附在他身上的大蟒两眼瞪的象灯泡那么大,张牙舞爪就过来了,这时师父给我下了保护罩,它没动的了我,当时我妹妹一看不好,上我姐胸前摘下法轮章,就戴在那小伙子胸前,只见一道金光划过,瞬时间,法轮旋转起来,把他身上什么猴子、狐狸、黄鼠狼、蛇、大蟒全都化成原始之气。这位青年得救了,他眼含着泪说:师父救了我,它们太干扰了,要不是师父救我,否则我就毁了,书也念不下去了,弄不好命也搭进去了,我一定用功好好读书,做一名合格的麻醉师,决不随社会潮流走。当时那种场面真是惊心动魄,是师父保护我。第二天我的半边脸和嘴还青着呢。再次感谢师父慈悲救度之恩。

还有一位是卫生院负责人,家里供着狐黄之类的东西,晚上她来我们住处,问我们怎么办,我们告诉她听师父的话赶快扔了,她说那东西惹不起,开始将我弄的不行,我硬是不理它们,那东西一看不行,就捉弄我的孩子,没办法才供的。我们告诉他,师父在《转法轮》里说:“其实我说不厉害,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它什么也不是,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相信师父,我们送给她一本《转法轮》书,告诉她怎么做,回去后半夜就把狐黄的排位扔了,什么事也没有。她后来成了学法炼功组织者之一,起到了骨干作用。

在洪法教功中,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关心呵护我们,每遇到什么困难、问题,师父都及时点化启悟我们,师父就在我们身边。记的有一次妹妹中午饥饿难忍,就叨咕说,人家都吃三顿饭,咱们每天两顿,时间拉的还很长,从早上起来几乎每天都到大半夜。妹妹是负责教功法的,体力消耗大一些,当时说说也就算了。第二天他们就问两顿饭时间是不是太长了,要是饿,中午再给你们加一顿。我们感到非常惊奇,昨天我们刚说完,她们怎么就知道了呢,师父对弟子真是无微不至的关心。但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

以上我写的是在这九天洪法教功过程中发生的真实故事,很多,仅举几例。结束后,开了个交流会选出他们信任的人员负责,并成立炼功学法小组,把法洪传到他们所在的周边地区,连、队、村、屯让所有有缘人都得法。

一年以后,他们那里开学法炼功交流会,我们姐仨都去了,我们一看参加法会的约一百多人左右。听他们每个讲自己学法炼功身心受益的经过,个个感人肺腑。例如有一位女同修,就是迷糊病好多年,吃多少药也治不好,什么活都不能干,只能低头不能抬头,洗衣服都不晾晒,不能取回来。炼了功不几天就好了,她的亲属是大夫,都没办法。一看她炼法轮功好了,大夫全家也学法炼功了;还有一位中学老师,她和孩子都被白花蛇附体,炼功后都清除了,师父救了她和孩子。

声声谢不完的师恩,场面激励人心,法轮大法在边陲小镇村村屯屯真正的扎根遍地开花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