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交作业了吗》读后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我很早就想向明慧网投稿,可是由于层次有限,文化低,担心写不好,曾提起的笔又放下了,没有勇气,今天。我一定要突破这个不敢写的障碍。

看了同修《你交作业了吗》这篇文章后,我深有所感,怎么就光想看其他同修的好文章呢?我们是师父的弟子,自己也得有一个修炼过程啊!不管自己做得如何,也得向师父交作业呀!我也深知大法弟子书面交流也是证实法的一部份,也是个修炼过程。

我今年63岁,我是在7-20的三个月前幸得大法的。得法前,我患着55年之久未曾治愈过的类风湿(手脚弯曲变形),同时又患有风湿心脏病、胃病、骨质疏松、骨质增生、视网膜变形、失眠症,还患有严重的妇科疾病,几乎全身机器零件都要报废了。对穷困潦倒的我,真是雪上加霜,我痛不欲生,真想一了百了。

当我正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时候,我幸遇法轮大法。记的那天我病痛难忍,到镇上买药,看到有几十个人在那炼功,我问他们在炼什么功,他们给我讲:炼的叫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最低层次也是祛病健身。我问他们要了一本炼功的书《法轮大法大圆满法》。晚上我看完书已经是深夜12点了,说来真神奇,这一夜我睡得真香,没有以往病痛的感觉,一觉醒来已经天亮。我精神抖擞,走起路来一身轻,所有病痛不翼而飞。我泪流满面,我的心灵深处在颤抖: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是大法救了我!

我们大队没有人炼功。我家住在贵州与四川的交界处,我开始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到四川同修那儿去学炼五套功法,请回了大法书籍。我如获至宝,精神百倍,每天晚上都会看到深夜。

记的那时我上山找柴,我把抄写的《洪吟》挂在树枝上,边找柴边背诵,记不住时又去看看。找了一堆又一堆,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劲。找了两天柴,《洪吟》我已经能背了。我沐浴在大法的殊胜美好中。

记的有一天晚上,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我像得了重感冒一样,全身发冷,手脚抽筋,不能挨床。钻心透骨的疼痛,一夜熬过来了。第二天,好象脱胎换骨,轻松多了。

99年7-20,邪恶铺天盖地的笼罩了中国上空,迫害开始了。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悟性差,违心的写了“保证书”,认为把他们应付走了我就可以安心学法炼功了。在县城的女儿也驱车回家,毁了我的大法书,她说这事他们都要受牵连的。我没保护好大法书,更违心的写了“保证”。我悔恨不已,铸成我一生中的大错。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天理何存,真理何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一家人人心惶惶,也不让再炼了。

但是我深信,大法是最正的,迫害大法与师父的一定是最邪恶的。在以后的这段时间里,我没学法炼功,而且又写过“保证”,我也就是一个常人,那么不好的东西又还给我了,以前的病状又出现了。同修见了我,我向她哭诉前情。她说只要你下决心修炼,师父是慈悲的,一定会帮你的,我说我一定要坚定的修炼下去。

在师父慈悲的点化下,我从头脑中一片空白到背诵《论语》和炼五套功法。在几天时间里,沉重、痛苦的身体一下又变得一身轻了。我再次体悟到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我给生产队和亲戚朋友讲我的亲身经历,大法的美好,邪党对大法师父的陷害,恶人反映到派出所,把我视为重点看管。99年10月县城里的亲戚过生日,我去看望。后家里人打电话说:派出所正找你呢。于是,我便没有回去。女儿也帮助我在菜市场找了份工作。

讲清真相中,认识了大法弟子 C,这也是师父的安排吧。我真高兴,又和同修联系起来,回到正法洪流中。

我有2个儿子,2个女儿,现在他们都明白了真相,也不再阻止干扰我了,环境得到了改善。我想这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之中。我已能安下心来学法炼功了。

工作给我提供了证实大法和讲真相的有利条件。每张一元的钞票我都派上用场,写大法真相,一传十,十传百,永远流传下去。接触的顾客中,有机会时,我给他资料或给他讲真相。

我还买了即时贴,写上大法真相去粘贴。或多写一些给其他同修去贴。

有一次我写了一张退党信息的钱去超市买衣服,收银处翻来覆去把钱看得很仔细,两人看了还说着什么,不远处就站着保安。我求师父保护,结果有惊无险。

我每次出门写什么贴什么发传单讲真相,都首先发正念,我们是助师正法来了,排除一切干扰,救度一切有缘人,正念正行,每次都平安无事,我深信,慈悲的师父就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

在众多精進实修的同修中,我的差距太大了,还有许多怕心和执著心没有去掉,三件事也没有做好,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但是我们要有信心,就能把师父安排的作业做好,凭着我们信师信法至诚的心。共同精進吧,抓住这即将消逝的机缘,努力精進,向师父交上圆满的作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