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了爬起来,从法中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在上大学期间我就苦苦思索人为什么活着,由于找不到答案甚至想到过自杀,我也曾接触过好多气功,直到看到大法才知道人不是白白来在人世间的,这就是我要找的。得法后的喜悦与身心巨变使我感到终于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我如获至宝,学法炼功,修炼时间不长困扰我多年的慢性咽炎就好了。

但好景不长,邪恶的迫害开始了,自己当时也经历了痛苦的反思,知道大法好,但还是随波逐流到俗世中去了。直到二零零四年夏天腿得了严重的风湿病,不能下床更别说走路了,打车去医院都上不去车,当时去了好多医院根本没有办法医治,在绝望之际我突然又想到了大法,我又在家炼功学习《转法轮》,不到半个月奇迹出现了,我能下地走路正常上班了,我的亲戚、同事们真正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特别是学了师父二零零四年《在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后,我的心情无比激动,真正知道了人类有史以来的一切一切都是为这法而成就的。我知道自己耽误的时间太多了,我就建立了家庭资料点,随后做证实大法的事成为主要任务。在同年九月中旬的一到下午,我从明慧网上只下载了《善缘》真相资料,但却出现了师父的《新经文》及《正念》的经文,自己当时没有悟到是师父点化我要多学法和加强发正念,急于做事,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而被非法拘留。在拘留所自己动了常人心只想早点出来,配合了邪恶的要求,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出来后邪恶多次要挟我给他们当特务,由于没有在法上,正念不强,只认为这肮脏的事绝对不能干,经过好几个月的周旋,最后求救师父才最终摆脱了邪恶的纠缠。

去年春天我家贷款买了房子,一天在和妻子(同修)学法时,我说在心中隐隐约约担心工作还有房子贷款的事,妻子说你什么也别执著,想那些干什么,她还把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师父解法的一段念给我听:“就象我举的例子,我讲我们有的人把自己的前程,什么工作呀,事业呀,在关键的时刻都能放得下,那么这个人是不是过了这一关?人活着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人能够在常人中有前途,有一个自己满意的事业,以至于自己的理想,想达到一个什么程度。如果这些都摆在他面前,真的将要威胁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他能不能走出来,真能走出来那不就是走过了生死这一关吗?”

当时我也没有用心去体悟师父的这段法,没有否定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不好的念头,被邪恶钻了空子。第二天在单位上班时被六一零非法绑架,邪恶非法抄家,在他们翻抽屉时,我手写的不干胶真相在里面,我就想这东西不能让他们拿走,他们在抽屉里翻来翻去,就是没有看到那么多不干胶真相资料。在邪恶打我耳光时我也没有感到疼痛,我看到打我的恶人手都变色了,打完后直甩手。由于学法没跟上,正念就不足,在随后邪恶说要让我家破人亡时,我动心了,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被非法劳教。在邪恶的黑窝里,在怕心与执著中承受不住非法的折磨,完全把这场迫害当成人对人的迫害了,背叛了师父,出卖了同修。

从劳教所回到家后看到妻子的状态特别好,与以前真是判若两人,在我被非法劳教的期间我家的房子装修了,也搬進去住了,这源于她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执著于工作、执著房子的贷款,不仅没有帮上家里什么忙,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我的工资还被单位非法扣发;我出卖了同修,犯了大罪,但我看到同修们时时都在法上修,邪恶根本动不了他们。我当时虽然没有回到法中来,但我也切实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此后妻子及同修经常跟我一起学法,在法中帮我找出被邪恶钻空子的原因,渐渐的我找回了自己,本性复苏的我痛悔自己走过的弯路,深感对不起伟大的师父,和给过我很多帮助的同修,我曾多次在河边徘徊想结束自己的生命,是同修帮助我认真学习师父《走出死关》的经文,使我真正认识到自己不能一错再错,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如果不是师父的慈悲及同修的正念帮助,我怎么能提前回到家呢?所以我没有理由自暴自弃。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静心学法背法,我真正认识到了自己有漏的根源:以前表面似乎在修大法,但没有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只是停留在对法的感性认识上,没有从内心认识到法,做到溶于法中。由于未能真正做到在法中修,学法炼功实际上只是流于形式,没有摆正师父、大法与我的关系,人的观念多、执著自我、执著家庭、执著自己的工作,还有怕心,情很重,遇到事未能向内找,没有用法去衡量,没有在根本上做到真正信师信法,在关键考验面前正念不足,在邪恶抓住有漏之心迫害时,不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其实还有一些学员他的人心不是修去了,是被吓住了,吓得他不敢乱来了,环境稍有宽松他还要乱来。这不行啊,一个人不能够在法中修就不能够真正认识法。只有真正掌握了法,路才会走正,这个生命才有保证。相反,这样的生命还处在最危险的状态下,因为邪恶随时就会钻他的空子。”(《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同时真正明白了:“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清醒》)

现在我明白了,理智清醒了,我知道自己修的是什么,自己是谁了,我是师父在法中造就的生命,只有一思一念在法上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能走正自己的路。跌倒了爬起来,因为我有师父。我不能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要不断的从法中归正自己,因为我坚信大法,我要完成救度众生助师正法的史前大愿。

我感谢师父慈悲一次次给我机会,感谢同修不断的鼓励和帮助,我会抓紧这最后的时间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