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党迫害得绝症 师尊呵护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我是公主岭市某村大法弟子,九七年喜得大法。修炼前有胃出血等多种疾病,每天都在痛苦中挣扎。记得一次去稻田看水,昏迷跌倒在稻田里爬不起来,在地里打转差点淹死。

自从修炼后无病一身轻,六十多岁的人还能下地干农活了。我家是炼功点,老伴也修炼。大家每天都在一起学法炼功,每天都过得非常充实、快乐。

可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共产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一下子象天要塌了一样,比那十年文革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当地精進的大法弟子都陆续的走出去证实法,也有的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而被拘留、被劳教、被判刑,我们一时失去了共同精進的修炼环境。

由于我和老伴不识字,学法不够,法理认识不清,修炼不精進,拖拖拉拉六、七年,甚至连吸烟的执著都一直没修掉,也不把自己当成真正的炼功人实修了。就这样,在二零零六年九月末我得了一场大病倒下了,当时四天没吃没喝。后去梨树县医院看病。检查心脏时大夫说我的心脏“象儿童心脏一样特别好”。但在检查胃时,却说我得了食道癌。在县医院住了半个月院,转到长春省医院做胃镜透视。结果说已经是“癌症晚期”。马上又转到肿瘤医院。主治大夫对孩子们说:“给老人预备后事吧,好不了了。”但孩子们不甘心,对大夫说:“只要我父亲能好,花多少钱都行。”医院看还肯花钱就留住院了。

住院期间大夫给我注射药物时,我的胃特别胀,胀的好象插了个木棒子一样难受,可不用药时却很舒服,象没有病似的,还能在医院的走廊来回走。那里的病人都说我象没病似的。由于孩子们不甘心又肯花钱,大夫就给开药。有一次,我忍受不了疼痛,拒绝大夫给我用药,四、五百元的药开了没用,也不知他们怎么处理的。后来大夫和孩子商量给我做放疗。第一次还没什么感觉,可后来每放疗一次我的病情就加重一次。原定做十五次放疗,当做到第六次时,我已瘫痪在床上,不能动了,连翻身都得人帮忙,开始出现昏死状态。

一次昏死后大儿子把我唤醒。醒来后我回想这段住院期间的经历:我不打针还很舒服,一打针就难受,这是不是师父还在管我呀?由于自己悟性不好,走了多少弯路,险些失去生命。这时刚一想起了师父,我流泪了,而且一心想回家。

这时医院的大夫问我儿子,是火葬还是回农村土葬?如果土葬就赶紧回家准备后事。这样当天我就出院了。一想能回家,我心里特别敞亮。儿子送我回家时,我不但能自己上下车,到家还能自己走進家门。我看到在我家院子里放着为我准备好的棺材,孝布也买了,“后事”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回家第三天师父开始给我净化身体,我排了两天一宿的大便,便的都是黑色带脓的血,把肠胃里的脏东西都清理出来了,身体感到轻松无比。到第六天我感到非常的饿,我开始想吃东西。要知道我已经有两个月零四天没吃东西了。孩子们做粥给我喝。我的身体恢复得很快。到第七天我已经能坐起来了。这期间我一直相信大法好,我说我不能死,师父一定能救我。到十多天时我已能下地走动了。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学法炼功。

就这样,从回来到现在我什么药都没吃就过了这一大关。师父慈悲没放弃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同修的帮助下,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现在已克服了不识字的困难,又能学法精進实修了。我逢人就讲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恶党迫害大法使我失去修炼环境得了绝症,是师父呵护使我又获新生。

在这里我只想对大家说:千万不要听信共产邪党的谎言。一定要相信师父,相信法轮大法。法轮大法是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