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得真经 坚定实修洪扬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一日】一九九五年夏末,我突然得了重病。症状表现是:胸部象大石头压着,绳子捆着,透不过气来,呼吸、喝水都非常困难,床头放着氧气瓶,随时吸氧,保姆看护,活不成,死不了,痛苦难忍。所有的大医院,专家门诊,中、西医医院都看遍了,连巫汉(跳大神)都找了,全白搭。

每次去医院看病,都是我坐在椅子上,鼻子吸着氧,两人抬着椅子下楼,痛苦极了。(因胸部不能压)

一九九六年四月份,托人住進最大名医院,住了四十九天,几乎天天晚上抢救,所有的药物在我身上都用遍了,无效,最后由省权威专家亲自动手,通过一种仪器(内装有刀子、钳子、剪子、小灯泡顺着鼻孔儿通过气管到肺部,从肺中夹出七块肺肉,取出后化验,(未麻醉)确诊为“典型肺泡间质纤维化”(小名叫“癌症之王”),世界罕见。被这家医院判了死刑,撵回家。

在此之后又请了国家四大名医师也治不了。有介绍到长春白求恩医院等全国各大医院都被拒绝回家。这时我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食、水不進,每时每刻都在死亡线上挣扎着……

丈夫偷偷的流着泪,亲人们都悲痛万分,而我却被蒙在鼓里(我自己不知道得了绝症)。

一、绝处逢生得真经

一九九七年七月的一天,丈夫告诉我别人送他一本书《转法轮》,说可好了,说要给我念。我高兴极了,急着要听。从那天起,丈夫早上、中午、下班回来为我念书,我越听越爱听。不知不觉的症状减轻了,胸部被压的石头开始松劲,感觉不那么重了。捆绑的绳子也不那么勒了。听法中身体不舒服的感觉全忘了。

第四天,我自己能坐起来听法了。看见饭就想吃,两三口喝了一碗粥(其实我已经很长时间不能吃饭了),从此吃饭正常了,生活能自理,呼吸正常了,于是撤掉氧气瓶,身体也强壮起来了。有一天我看到银白色带状手象手指宽一样螺旋着从我身体侧面向上走过了头顶,想仔细看看没有了。共看见两次。后来悟到是师父为我调整身体。

我想炼功,丈夫找来同修教,他们见我病这么重,瘦得皮包骨,吓的不敢教,怕破坏法。后来又找来同修教,当时身体很虚弱胳膊抬不起来,就先教打坐。四、五天后,五套功法都会炼了。半个月就开始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一个月后辞去保姆,还能做家务了。自己高兴极了真是无法感激师父。

被病魔折磨了两年的我,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我,在痛苦中煎熬的我,奄奄一息中的我,得大法后起死回生,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由此我才真正的明白了人来在世上的最终的目地是什么!

我严守心性、以法为师,记的有几次保姆的丈夫来电话破口大骂(就说保姆还在我家),我一句话也没说。从学法中,我明白:他骂我不是偶然的,也许是我欠他的,也许是他在帮我提高心性,我得付出。

后来丈夫的朋友来看我,瞅着我本人问:“床上的病人哪去了?”我说:“我就是!”他还以为我是我妹妹呢。我当时烫着新式的发型,穿着红色的绒衣。满面红光,神采奕奕,把他吓了一大跳,我说:我炼法轮功,受益非凡,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其实岂止是二次生命啊!

二、坚定实修洪扬法

我起死回生事在本地区轰动很大,丈夫的朋友在早很固执,现在也劝老伴炼法轮功;我的邻里、同事、亲朋好友看到我修炼后出现的奇迹,也都纷纷得法。同时我用我的亲身经历洪扬大法,又使很多人“俩俩相继而来”(精進要旨《悟》)成为真修大法弟子。

我得法后严格要求自己,学法修心,遇到矛盾找自己,感到自己确实提高很快,师父的点化与神迹的体现也很明显。

有一天,在炼功点炼抱轮,突然大雨倾盆,电闪雷鸣。同修们都跑到树下避雨,只有我没动。等丈夫来接我时我已经炼完功了,发现身上一个雨点都没有,在场的所有人都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于是丈夫九七年十一月走入修炼,得法后,他无论是出门办事,朋友聚会,参加红白喜事,还是去外地出差,都不忘洪扬大法,使很多有缘人走入大法修炼。这真是:“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拜师》)

我去炼功点第一次抱轮就抱了四十分钟,每次都大汗淋漓的坚持到最后,开始打坐就双盘,六个月后打坐双盘两个小时,学法时一直双盘。有一次学法一上午,我双盘了四个小时,腿拿下来都不会走路了,过一会就好了。

我每天早上为一个炼功点领功,双休日出去洪法,为上百人领功,晚上在学法小组每周组织学法。(多达上百人,平时三四十人,一直坚持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有一次从炼功点回到家看见满屋都是五彩缤纷的法轮,玄妙极了。我激动不已,心里再三感谢师父的鼓励,这样的情形我见过两次。(我是闭着修的)

九八年十一月我开始消大业、发高烧,一个月不能睡觉,吐白沫子似痰不是痰,咳嗽不止。消业二十多天时,我实在太累了,求师父让我睡十分钟,我马上不咳嗽了,躺下就睡了。做了一个梦:我在屋里听到外边有大人小孩喊:“快走啊!”我就出门跟着跑,一边跑一边说:“师父别落下我!”往上坡跑感觉师父在前面,跑到快到天边说,快要够到金星星了,我就醒了。我悟道在我返本归真的修炼道路上,跟师父回家的步伐不能停。当时,我丈夫在亲属的压力下问我:“你能不能挺过去?”我说:“我能行,这不是病,是师父在给我消业,我不能上医院,别动这个念!”就这样我真的挺过来了。记得那次有人劝我用酒泡葡萄吃下去管用。我说:“一是酒不能吃二是这种偏方属于药物,师父给我消业往出排,我用药往里压,对吗?”于是二十多天后我恢复了参加集体学法炼功。

九九年正月初九,丈夫突然去世,在此之前母亲也寿终,两亲人离我而去,对我真是很大的打击,如果不修大法,我根本无法活到今天。

这时亲朋好友都来劝我别炼了,并说:“你丈夫都走了,还炼?”我说:“我坚修到底!”我这一念把他(她)们都给镇住了,都气走了,一个多月没人来看我,当时我悟道:我要坚修大法一修到底,寂寞也是对我的考验啊!

我曾经参加过一家影剧院两千多人的法会并上台发了言。也在一次农村二、三百人的交流会上讲过我起死回生的修炼经历,当时这两次会台上下都泣不成声,激动不已。

我还在平时日常生活中,不管在任何场合、不管熟人生人、不管男女老少,逢人就说大法好,把自己得了绝症修炼大法后起死回生的神奇经历全都告诉了人们,每个人都感到无比震惊,有的甚至被感动的流出眼泪……

其实我在得法前师父就一直在慈悲的呵护着我。我在六岁那年发高烧,奶奶用大棉被把我严严实实的盖住,身体压在上面,为了让我快点把汗发出来,于是我被闷的昏死在里面,叔叔回来提醒奶奶说别把孩子憋死。奶奶急忙掀起被,发现我已经停止了呼吸,他(她)们急忙呼唤我的名字,半小时后我竟奇迹般的苏醒过来……

还有一次在七岁那年,家里烧炕,我差点被煤烟呛死,被家人抱出门外,在寒冷的冬季,放在院子地上,后来又神奇般的死而复活……

七六年,我全家三口人都被煤烟熏倒,我虽然动弹不了,但心里明白,于是喊出来:“我家出事了!”邻居把我家门撬开,于是全家人获救……

还有修炼前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有许多小病在我身上不治自好,例如美尼尔综合症,早期高血压,萎缩性胃炎、肾炎、心脏出现杂音、传染性肝炎白血球减少症,便秘及皮肤皲裂、干燥等疾病,除皮肤干裂外,都先后自然消失。

得法后我深刻悟到,我是因为要的这个法,才一直被师父呵护着走到今天,我应该珍惜这万古机缘,完成助师正法的神圣使命,兑现史前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