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七二零前的修炼故事(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八日】

轿车冲上人行道

姜婶一家六口人全都修炼大法。

姜婶刚开始和姑娘炼功时,因为怕九岁的外孙人小不会修炼,所以每当她娘俩炼功的时候就把孩子关在门外不让他進来。但每逢这时孩子就自己拿个小垫坐在门外,也炼。此举被他姥爷看见了,觉的童心可贵,就让孩子進屋跟大人一起学炼。这样他也就成为全家修炼队伍中重要的一员了。

大家都知道人修炼起来很难。要提高心性,还要经受各种磨难的考验,吃苦还业,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一天都修炼不了。

一九九五年四月的一天,姜婶全家到公园炼完功回家的路上,当走到十五中学门前时,只见远处一辆出租轿车由西向东急驶而来,她全家正走在人行道上,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辆轿车一下子朝孩子身上撞去。只听“当当”几声,那动静就象撞在钢铁上一样响,孩子“哇”的一声哭。由于车速太快,轿车撞了孩子后又滑出三十多米才停住。车停下来之后,司机虎着脸先朝老姜他们火起来,“你们怎么不好好领孩子?!”

姜婶他们心里明白,若不是师父保护,今天这事后果不堪设想。他们对司机说:“没事,你走吧!”司机一看他们这个态度,也就缓和下来说:“用不用领孩子到医院看看?”她们说:“不用,没事,你走吧。”

说是没事,孩子的一条腿还提着,全身抖颤着,一边脸都变了颜色(回家洗脸时才发现原来是车身上的泥擦在孩子脸上)。当时那旁观者都不平衡了:“你们这家人可真老实,本来你们是在人行道上的,他都能撞了孩子,怎么还能放他走?”姜婶他们心里很平静。

回家后看孩子身上哪也没坏,只是脸和腿上有一点儿青,问孩子痛不痛?孩子说不痛。

事后姜婶她们悟道:这既是孩子过关消大业,又是对她们能否看淡亲情的考验。

考验

一九九六年九月二日,是技校开学的头一天。龙翔中午回家吃完饭就去上学。他在骑车过横道的时候,停下来看一看,只有一辆车离他很远,他就骑过去了。当走在对面自行车道时,突然从右面驶来一辆自行车,一下子撞到他后车轮上,可是他并没有被撞倒。龙翔回头一看,撞他的人已经倒在地上了。他想:“自己是个炼功人,应该下去看一看”。他停下车子去扶那人时,一辆卡车正从那人身边擦身而过,险些压着那人,细看,那人是个年过半百的小生意人,车子上还驮着一些菜。龙翔扶起他时,他身上连点皮都没破。龙翔礼貌的说了声:“老大爷,对不起”。不料那人眼一瞪:“你看我这秤杆摔断了,你赔我十五元钱吧!”龙翔说:“好,可是我身上没带钱”。他说:“那你把自行车押在这吧!”龙翔痛快的答应了,刚想去取钱,那老头又变卦了:“你赔我二十元钱吧”。龙翔说:“刚才十五元怎么又要二十元?”老头揉着胳膊说:“你看我这儿还有块青呢!”龙翔一愣:“什么,一块青也要五元钱?”又一想,这不是在考验自己心性吗?他连忙向爸爸的工友借了二十元钱给老头。

放学回家的路上,龙翔心里忐忑不安。说真话也许爸爸要打他一顿,可是炼功人不应该说假话。回到家里后,龙翔为自己一些不好的念头后悔,原原本本向爸爸讲了事情经过。出乎意料的是,爸爸没有打他,只轻轻说道:“以后骑车要注意”。

过关

见过安子的人都说她美丽善良,只是脸上挂着一抹浓浓的忧郁,看的出她陷在深深的痛苦里。

安子一家老少三代挤在不到十一平方米的一间日本房里,八十五岁的婆婆一辈子就爱打仗,一听打仗眼睛锃亮,闹起事来连哭带唱,家里家外谁都不怕。母女之间,儿女之间整日吵闹不休。三天一大打,每日吵三遍,逢年过节大闹一场,搅的家无宁日,四邻不安。难怪人说安子掉進了狼窝。

喜好安静的安子在家里实在呆不下去,几次想离家出走。她厌倦人生,孤影自怜,想死又不甘心。随着她一天天的心灰意冷,脑子里冒出一个坏念头来:“何不也找个有钱的情人,赶赶时髦,给自己找点快乐呢!”就在她将要滑向罪恶的深渊时,法轮大法救了她,她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她刚一修炼就遇到了色魔的干扰,有三个男人找到她要“交朋友”,正符合她以前选择情人的标准。以前想找找不到,现在不想找又全来了。其中一个每月工资八千元,还有一个搞了承包,条件不错,都表示要如何如何。她开始不理他们,采取回避态度。谁知这三个男人总在炼功场外等候她。她炼功时根本入不了静,心里翻江搅海,七上八下。她想到师父讲过:“在高层次上看,说常人在社会中简直就是和泥,不嫌脏,在地上和泥玩呢。”(《转法轮》)她不想追求过去认为的“快乐”,可是怎么驱赶那些魔影呢?她一遍又一遍听师父的录音带,读师父有关过色欲关的讲法,很快放下了色心,那三个人也不找她的麻烦了。

短腿变长

八月中旬的一天,于婶突然感到左腿疼痛难耐,走路不敢伸直,打坐也盘不了腿,勉强搬上,咬咬牙也只能坚持三、五分钟。于婶原以为是一般的消业,没想到几天过去了,疼痛不仅没有减轻,反而越痛越重,好象这腿不是自己的,膝关节、腿骨仿佛铅灌铁铸的。这么疼了半个多月,于婶想:以前听人说过骨癌的症状,莫非?她转念又想:“炼功人的身体早就由师父法身净化了,绝不可能是病。”她思来想去不得其解。

九月初的一天,于婶正在看《法轮大法义解》,书中说:“我们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动作本身主要是改变本体,也就是改变我们的肉身和各个空间所存在的那个物质身体的变化形式,主要是这个意义。”读到这里,她豁然明白了:“啊!是师父在给我改变本体哪!”这样一想,“改变本体”连续在耳边响起。她忽的站起来,走了几步,咦?这腿一点儿也不疼了,她又坐下盘盘腿,也不疼了,奇了。她马上坐到床上把两条腿同时伸直一比,忙把老伴叫过来,让他看看两条腿是不是一样长?老伴望着她不解的说:“一样长啊!”她激动的真想到大街上告诉所有的人:她的短腿变长了。

原来,于婶先天从娘胎里带来就是左腿比右腿短一公分左右。走路时有一点跛,但外人不留意是看不出来的。长大后,知道爱美,要面子,因为这毕竟也算是残疾吧。连找对象,结婚也从没提起过,几十年过去了,早把这事给淡忘了。谁知道修炼了法轮大法竟把这短了一公分的左腿神话般的给抻出来了,短腿变长了。

大墙倒塌在她脚下

七十一岁的韩老太太被公司返聘做会计工作。两个月前,她走進了法轮大法修炼队伍。经过学法,心性得到提高,炼功也很刻苦。

一九九六年六月十九日上午七时多,韩老太太象往常一样离开家去公司上班。她要经过一座新大楼工地,护墙就砌在马路的中线上。当她正顺着护墙外侧行走时,忽然觉的有种不安全感,就不由的向外侧横跨了一大步,离开护墙有二米开外,双脚刚踏稳,一点八米高的护墙有十米多长的一段整个的倒了下来,砸在路面上,发出巨大的轰响。

工地的工人跑过来了,附近的行人跑过来了,路对面房子里的人也趴在窗上往下看,人们惊呆了,都以为这个老太太被砸坏了。但是奇迹出现了,韩老太太没有被砸着,倒下的墙就在她身侧,冲出的砖块把她的脚埋住了,裤腿上、鞋子里全是灰渣。韩老太太头脑很清醒,丝毫未感到害怕,因为她想到自己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有老师法身保护,不会有事的,工人们忙问她伤着没有,要送到医院去检查。她对工人们说:“我这不是挺好吗,不用去医院,你们忙去吧。”说着,她掸了掸腿上的土,倒掉鞋里的灰渣,就走了。

后来公司领导知道了这事,对她说:“你当时怎么不去医院检查,这么大岁数了,真有事怎么办?”她说:“我是炼功人,真的没事,我消了一个大业。”

五年来从新有了第一次

退休工人春月,严重的疾患折磨她达五年之久,大夏天她都不敢出门,出门就得“全副武装”——包头裹身,不敢见风,一见风就浑身发抖,骨头缝都疼。

那年三月二十二日,她参加了劳动公园分组组织的集体学法炼功班。当看完李老师的讲法录像第三讲时就开始反应:浑身似有无数根钢针扎的她阵阵剧痛,同时感到体内有凉风直往外冒。当听完李老师的第六讲时,春月夜里在睡梦中突然被一阵尖锐的怪叫声惊醒,她睁眼看到有个人从她左肩膀抓出一个东西握在手里,仔细看时见是一条黑底带花的蛇。她顿时感到浑身轻松,一股热流从肩膀一直通达脚趾尖。她明白了,是师父的法身为她清除了附在身上的“灵体”。

她感慨万分,心里好舒服啊!感激啊!她跪在师父像前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一个劲往下流:“师父啊,是您救了我呀!我一定沿着您指引的修炼正法的金光大道坚定的修下去直至功成圆满。”

九讲下来,她完全变了,“病”消失的无影无踪,夏天她再也不用“全副武装”的到大街上购物、买菜了。五年了她第一次做饭,第一次洗衣服,第一次料理家务,第一次体验到没有病是什么滋味。她感到从没有过的舒心、自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