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去人心 一思一念都在法上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四日】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在星海广场附近的车站下车,顺有轨电车沿人行道往解放广场走,一路上讲真相。刚讲退二个人,迎面走过来一个一米六五左右、五十多岁的男子,他上身穿黄色衣服、下身穿一条褪了色的黄呢子军裤、眼睛偏大、偏瘦的人,不善的样子。

那天天气很冷,他连大衣都没穿。我跟他讲“三退”他认可,说他是党员,他的妻子也是党员,孩子是团员,我用笔名把他一家三口都记下来准备三退。他说他看过《九评》,他也是炼法轮功的,还做了四个抱轮的动作给我看。当时我想大概他是带修不修、不精進的那种人,怎么到现在才退党呢?他又说他每个星期都看明慧网,他们那里有个资料点,他可以领我到资料点认识一下,就在眼前。我一看不对劲,我说我不去,我要走了。他让我给他留个姓名,我没有答应就往星海公园方向走,他往相反的方向走。不一会他领来了两个穿海军大衣的小伙子,跑过来抓住我就大叫:“就是她!”这时我才知道,他大概就是居民委用钱收买的专门抓大法弟子、挣伤天害理的钱的可怜虫!

他把我交给那两个小伙子,就跑步去打电话找警车。我当时应该立即发正念,清除这几个人背后的邪恶,然后用功能把他们定住,师父给了我足够的时间。可是我当时却用了人的一套说:“小伙子放开我,我是好人,你们抓好人是有罪的。”结果警车来了,把我带到了派出所。

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不能再错了。我想起了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警察问我什么,我只是说:放我出去。他们说:“放你出去你也得告诉我你的名字,住在哪里等做个记录,看你没问题当然就放你出去。”我没有理会他们的谎言。我说:“人民警察应该是保护好人的,审问的是坏人。我是好人你们不能审问好人,刚才那两个人为了挣钱陷害我。”另一个警察说:“给她照个像,上网一查就知道了。”我说:“我决不照相”(我在心里说:你说了不算,只有我师父说了算)就这样,不管他们怎么问,我只说:“我是好人,放我出去!”他们一看也问不出什么,就把我带到二楼一个大木笼子里,上了锁,外面还有两个警察看着。

我一看这不是发正念的好环境吗?平时想上这儿近距离发正念还没有机会呢。我马上静下来发正念,敬请师尊加持,请全世界的所有大法弟子和我一起发正念,把这所里所有的警察背后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全部清除,解体他们背后的共产邪灵和一切邪恶因素。我有漏有执著,也决不允许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我就是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是师尊的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我还请师父保护,决不允许他们翻走我身上带的“九评”和真相资料。

我是大约上午十点被关進了笼子里的,当我发完十二点正念后,我觉的这里的邪恶被除的差不多了,我想我应该出去了,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外面还有那么多的众生在等着我救度。于是我请师尊加持,施展佛法神通:让我的身体变的比细胞还小,穿墙过壁,堂堂正正的走出去。我想我这样做不是破坏常人的理而是展现大法的威力,震慑邪恶,让他们不再迫害大法弟子,最终救度他们。

我用手去拉一下上了锁的门,没开。看自己还在原地并没有穿墙过壁。但是我一点也没有灰心,我坚信大法。我想可能是这里的邪恶还没有除干净,我要继续发正念,不急不躁,不停的发正念,一直到下午四点。这时那位审我的警察打开了门,善意的叫我跟他走。走到楼梯口时他说:“我送你到一楼,一会有人问你,你知道该怎么说。”我回答:“祝你全家人得福报。”他双手合十谢过我后,把我领到一楼有两个空椅子的房间,让我坐下,随后他就上楼去了,一会过来看过我就又离开了。

我等了两分钟的时间,一看还没有人来问我。我立即想到这不是师父安排让我走的吗?因为我有要“穿墙过壁”的愿望。还等什么?旁边屋里有两个警察,专门询问出入门登记的事情。还有一个是看管我的,有一个女警察正和另一个警察在讲话。这时,我站了起来,大大方方的开门出去了,没有任何反应。我心想谁也不敢来管我。我出了门,没有直接奔车站,而是拐到旁边的一排楼房前。这里有三个防盗门,用手拉开了门,我就進去了,上到了六楼顶,先在那里呆一会,等天黑了就出来,走到车站不管是往哪走的车,先上去离开这里再说。结果那车还真是上对了,到家正好发六点的正念。

今天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不是为了表明哪个人做的如何好,而是要提醒同修,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一定不能忽视了安全,不是怕,而是为了做的更好。特别是大连市的同修,要警惕类似举报我那样的人。让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直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