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重庆大法学员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五日】我原是重庆北碚三峡五金交电化工公司职工,今年五十岁,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用“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想做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我遭到多次绑架、非法关押、肉体折磨及精神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我向单位请假,到北京向邪党政府讲清法轮功真相,走到北京丰台体育馆,被警察强制关进丰台体育馆,被逼坐在看台的低处,脚放高处,坐一夜。第二天重庆驻京办事处的将我遣返单位。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邪党将法轮功诬蔑为×教,大法和师父被造谣栽赃受诬陷,我心里憋得难受,一刻也不能在家呆,因为单位不允许我再去北京,所以我未请假,依法到北京上访。途经天安门广场时,被警察诱骗上车,直接被拉进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关了一会就转到北京某地收容所关了三天。有一晚,被冷冻一夜。后转到十三陵看守所,关了九天后,被遣返回重庆北碚看守所,又关了二十天,四月份天,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后来又被非法关押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一年零三个月,又在重庆渝北区看守所关押了五个月,从渝北看守所直接送北碚洗脑班被关了二十天。

被非法关押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期间,我被逼做奴工,生产拖鞋,超负荷劳动,从早上六点半一直干到晚上十点。

我还被体罚折磨、酷刑迫害,遭过罚蹲、反铐七天、吊铐高低床十七天,睡觉也铐在床框上;在夏天手脚被捆绑扔在操场上曝晒;反铐在小间三天三夜;被三个吸毒“包夹”迫害,不准洗漱、被吊铐、被野蛮灌食、被五花大绑非法宣判等等。我还被非法超期关押。

在渝北区看守所,我被戴上九十多斤脚镣与手铐,长期摧残,最后违心的写了“九不”才放回家。因为是违心的事,心里总是不安且痛苦不已。回家后自己反复思考,就向街道居委会、派出所、“六一零”声明在洗脑班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东西一律作废。于是恶警对我与家人一次次的非法抓捕、骚扰我被迫流离失所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