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孙同修的过程和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年前,本地同修老孙因在集市上发放真相材料,被恶人举报后遭绑架并非法拘留。在孙同修的正念下,在本地及海内外同修共同努力下,孙同修于年前走了回来。在此,写下这段历程,看整体配合的重要性,并期望能对其他有类似情况的地区有所帮助借鉴作用。

孙同修出事前一天的晚上,我们与外地同修在丙同修家共同开了一个法会。当时外地同修主要切磋去怕心的问题。孙同修说了一段话,大意是:晚上偷偷摸摸的出去发放真相材料,我看着都可笑,真的是可笑!我现在都白天当面发。

孙同修说出这番话后,我的感觉是:孙同修的显示心起来了,并且很不理智。在场的同修与孙同修交流说:如果不抱有人心,只有慈悲的一念,我是来救人的。这种做法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并没有再深入的与孙同修切磋这一问题。

第二天我出去办事,回来比较晚,刚一到家妻子(也是同修)告诉我:“孙同修出事了!你怎么才回来!(我出门没有带手机)”看的出妻子很急。甲同修已经组织同修们在我家里为孙同修发了一下午正念。

其实邪恶在搞事时,也安排的比较有序:我回来的比较晚,因为我的主意比较多一些,平时出现干扰时,我都或多或少参与讨论拿主意;孙同修在被绑架之前,非常大意,没有发完的真相材料连盖都没有盖,就放在车框里敞着;孙同修被绑架时,正好被一刚走出来的同修看见,马上通知了丙同修,但丙同修被干扰的起了怕心了,只顾忙于收拾并转移自己家的东西,等她收拾完再想起通知老孙的家人时,邪恶已经开始对老孙非法抄家了。

但是在这关键时刻,也确实体现出了同修们平时修炼的扎实的一面。老孙及其他同修马上堵住了出现的漏洞。

恶人到老孙家抄家时,老孙不停的发正念,正念中清除迫害他的邪恶,并求师父加持,让恶人一无所获。警车发出巨大响声,并不断的蹦起来。司机惊慌的问老孙:“大爷,你是不是在发功!?”老孙威严的说:“很简单,我是在炼功做好人啊,你冤了我了!”

到了老孙家抄家时,全体恶警都下车了,只剩下司机看着老孙。不一会儿,一个警察回到车上,司机连忙说:“你赶快回去嘱咐一下他们,搜家的时候注意一点,炼法轮功的真有功啊,我是亲眼见识了!我骗你们我不是人!”这警察很听话,马上回去传话去了。

警察抄家时,老孙的老伴也不断发正念,一个态度最恶劣的赵姓警察一到她眼前马上就躲开。此时老孙的女儿小孙也闻讯赶来了,小孙一边讲着真相一边发着正念。恶人搜到了一些单张的真相材料,一台老复印机,又顺手拿走了放象机和师父的经文,就仓促回去了。并非法劫持了老孙的老伴。

下午甲同修组织同修们在我家里发正念,乙同修和小孙一起到分局要人并讲真相。因为有同修集体发正念配合,再加上小孙与乙同修的基点摆的正,所以去要人时,分局的警察大部份态度非常好。他们纷纷拿着从老孙家抄出的真相材料在看。并说:“我们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可是现在毕竟是共产党说的算啊。”小孙要分局局长不要把案件上报,分局局长说:“我们管不了,因为举报的是110,所以上边要插手此事的。你们就放心回家吧,不会有事的!”

晚上,同修们继续在我家里发正念,并及时通知了周围比较近的几个学法点,共同正念铲除迫害老孙的邪恶。

九点多一点,孙同修的老伴回来了。老孙被劫持到了拘留所。大家交流了一下,认为邪恶迫害老孙的借口是因为老孙起了显示心了,但是即使老孙有漏,邪恶也不配对他進行迫害,因为老孙的基点是要救度众生。邪恶这是在严重干扰着世人的得救,因此要严肃的否定铲除;小孙今天的表现很好,体现出了修炼人的慈悲,过程中也讲清了真相,小孙的位置很关键,因为她要直接面对邪恶,向警察要人,所以小孙这天一定要更多的学法,并发好正念,心性能一直稳定在今天这个状态上;通知小孙所有的亲人帮助要人,大法弟子发正念、要人,这是神在做事,而常人帮助要人是常人做好事,摆放自己位置的一个机会。

当晚,我动了一念,想:小孙的丈夫门路比较多一些,让他帮助要人!但是小孙的丈夫一直反对小孙他们修大法,小孙担心行不通。我自告奋勇帮助劝说。结果刚進小孙的家门,就被她的丈夫骂了出来。出门后我想:看来她丈夫这儿暂时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这事还得靠我们大法弟子自己来做啊。

老孙被绑架到拘留所的当晚,一度人心起伏得很厉害:我一旦被判刑劳教了,我的孩子怎么办?我的家人怎么办……这一下,他就坐不住了。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他猛然认识到,不对,这不是我想的,这是邪恶在利用我还没有修去的人心在干扰我!师父,求师父加持,帮助我树立正念。接着他在屋里走了几个来回后,人心渐渐消弱了,神念越来越坚定,每天只是背法、炼功、发正念。“魔难中能想起师父,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这是老孙当时的体会。

第二天,发了一天正念,同时,把分局局长的及其它部门的电话上了明慧网,请海外的同修進行支持。当晚,又拟定了全市集体发正念营救老孙的倡议。因这一时期,本地正在進行全市发正念,清除本地区另外空间一切迫害大法的邪恶生命及因素。但是在这期间,包括老孙在内,共有三名同修被绑架。于是我们在倡议中写道:“全市集体除恶已经很长时间了,按说邪恶没有能力在出来干扰了(以前也進行过几次全市发正念活动,效果都很好,唯独这一次不佳),为什么会有三同修先后被绑架呢?请同修们找出整体漏洞,正念营救老孙!”并且在这一倡议中,我们把前面被绑架的两同修的名字也写入了营救名单(此两位同修被绑架后,没有集体发正念对其進行营救)。同修们(包括组织全市发正念的同修)看到倡议之后,也认为全市发正念只是注意形式了,没有针对实际情况,并且在过程中还暴露出求功德,争斗等一些很不好的人心。整体修正了,整体营救老孙的正念更加强大纯正。

之后的几天,我和妻子出去办事,经过拘留所,打算顺路过去看望老孙。刚把这话跟妻子说出来,马上来电话说,孩子(也是同修)肚子很难受。老孙没有看成我们就回来了。回到家后马上帮助孩子发正念,此时甲同修来了。甲同修刚从老孙家回来,他说:“老孙的老伴状态很不好,馒头都蒸糊了!看看不要只是晚上整体发正念了,咱们就近的同修们每个整点都整体发正念吧!”我说:“好!还在我家吧!”

第二天一见面,我谈了孩子的情况后说:“咱们应该到拘留所去要人,顺便看看老孙。这样一是可以近距离除恶,二是可以坚定老孙的正念!”同修们马上都同意了这个意见。

腊月二十七日一早,我们一行六个同修,打了一辆车,驶往拘留所。我们抱定的目标仍然没变,过程中关键是讲真相救人。来回的路上,我们五人发正念,小孙劝退了两个出租车司机、一个到拘留所办事的常人,并都向他们讲了大法的真相。到拘留所时,值班人员一开始死活不开门,小孙负责叫门讲真相。我们五个站在墙边发正念。发正念的时候刮起了风,风很大,能把人吹倒的感觉。我们的正念更加纯净!半个小时后,风小了,值班人员主动开门让我们進去探望,并且我们六个人都進去了(最多允许進三个人)。见面后,老孙的状态很好,期间恶警过来录过两次口供,问复印机哪来的?真相材料哪来的?老孙答道:“复印机是从破烂市买的,我复印乐谱用的!真相材料捡的!”我们告诉老孙,要信师父信法,一切都有师父把着呢!全市的同修都在帮他!

二十七日下午,我们建议小孙给分局局长打电话,让他帮助要人!电话接通了,分局局长借口开会,很快把电话挂了。同修们都沉默了,看得出心里有一些消沉。我说:“大家不要管分局局长什么态度!其实结果早就明确了,老孙一定会出来,没有问题!至于说涉及到的一些人员,他们想什么,说什么,做什么,只不过是常人在摆自己的位置罢了!在过程中,只要师父看到我们应该做的都做了,心性认识都提高上来了,那么师父一挥手,老孙就出来了!”很快大家达成了共识:不执著于结果,过程中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一切尽在其中!

腊月二十八日一早,小孙和乙同修抱着慈悲救人、让警察正确摆放自己在大法中的位置的心,又来到了分局,同修们仍然在我家里集体发正念進行帮助。局长非常客气非常诚恳的说:“这几天接到了不少的国外电话,手机也收到了不少短信,你们法轮功是一个整体啊。放心吧,我都帮助你爸爸说了不少好话了,一定会没事的。不是早就跟你们说了吗,今天有消息!”带人绑架孙同修的魏姓警察也说:“真的是不关我的事啊,我真的不想去抓他啊。我现在对打举报电话的那个人烦透了!”

小孙和乙同修回来后,与我们交流了情况,在场的每个同修都很感动啊。确实认识到了整体的力量了不得。海外同修的电话支持、全市同修每晚八、九、十三个整点的正念除恶、加上我们就近同修每天不间断的每个整点发正念配合、再加上小孙与乙同修的连日奔波,才出现了今天这个情况。

也确实因为要过年了,同修们都是家里有一些活没有处理完。二十八日下午,同修们回家忙年去了。小孙一个人到拘留接人。晚上十点还不放人,原来情况超出预想,是市局反邪教科直接插手老孙的事。原先我们估计只是分局在其中。老孙的外孙子此时看到拘留所上空有一条红色恶龙。小孙连忙打电话,我们发正念。本地同修很快动了起来。打完电话五分钟后,小孙感到不压抑了,并且马上传来话:明天听消息。

第二天一早,同修们齐聚我家,简短交流了一下:不应该放松应该做的事!同时交流中得知,很多同修二十八日晚发正念到了一点,二十九日四点就起来了,每个整点都发。真的是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同修的境界,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早上只是起来赶了六点正念。

我们几个商议了一下,正念一发至少四十分钟,发完正念接着炼第一套功法把身子放松一下,然后再接着发四十分钟。九点二十五分钟时大家刚搬下腿,小孙打来了电话:“出来了!”

就这样老孙出来了。并且先前被绑架的同修也闯出了一位。同修们安心的过了大年。过年期间,老孙被邪恶干扰的事根本就没有动了同修的心,同修们照样讲真相救人,有的同修劝退了好几十人呢!

从营救孙同修整个过程中不难看出,扎实的学好法,能时时,事事在法上悟,在法上修,关键时刻能想到师父,想到大法,真正的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则邪恶必败,神迹必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