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走弯路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我是九六年末得法的,得法的当天师父就为我调整了身体,在一周后的一次消业中,我感觉到了腹部法轮的转动。以后,我参加了集体学法,妻子、儿子也与我一同走上了修炼的路。

儿子生下来时就有很严重的心脏病,一年中没几个好日子,多半是在灌药中度过的,他曾在外地的一家心脏专科医院经专家会诊,确诊为单心室大血管扭位,无法医治,也就是被判了死刑。儿子炼功后一天天好转,也不再犯病了。后来母亲也加入了炼功的行列,多年的疾病一扫而光,家庭和睦了,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们多次走出来以各种方式证实大法,为大法鸣冤,告诉人们真相。但是由于常人心重,我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邪恶非法劳教一年,后期走了弯路。

回来后,在师父的慈悲点化和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悟到并走回法中,按师父的要求开始做好三件事。但一段时间后,不自觉的起了自满的心,学法渐渐的放松了,师父虽多次的点化我,也没有重视起来,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被绑架到了派出所。在那里,我一直在向他们讲着真相,后又发一念要离开这里,这时师父也为我做了安排。夜班值班警察在值班时喝的大醉,呼呼大睡,关我的铁笼子竟然没有上锁,只有一只锁在那里挂着,在这之前警察还把从我身上搜去的钱又还给了我。但我当时起了怕心,怕他们是有意放我,有阴谋。后来悟到是师父利用了常人的心理给我安排了一个正念走脱的机会,由于起了常人心,我错过了这个机会。

这一关没有过好,我的常人心越来越重,说出了我做的事,等于配合了邪恶。后来我被送到了看守所,在那里,狱警暗示管事的犯人对我進行迫害,我又因为没有放下生死,又配合了邪恶,说出了同修,后来在邪恶的欺骗下还写了所谓的“保证”,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给大法抹了黑。我意识到错了,就一直在向那里的人讲着真相。

后来我被邪恶非法判了四年刑,送到了外地一所监狱。在那里我一直向警察和犯人讲着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就是在身体被迫害的很严重的情况下,也没有停止讲真相。那里很邪恶,伙食很差,每天大量时间干活,有很长一段时间每天只能睡三个小时觉,我被迫害的面黄肌瘦,走路打晃,很长时间严重腹泻。

我每天坚持背法、发正念。后来我不配合邪恶,要求出工后什么也不干,坐在那里就是背法、发正念,或是讲真相。警察由于知道真相,也很同情和理解我们,看见了也不管。

在这段时间里,我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破除了邪恶的安排,但由于有人心、有执著,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父曾多次点化我,但我因正念不强,始终没有正念闯出魔窟,整整被他们迫害了四年。

回来后,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又向我袭来──妻子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儿子被邪恶用病业迫害离开了人世。在突然的打击下,我没有丝毫的动摇,立刻开始了学法、炼功。然而紧接着强大的思想业又向我压来,白天脑子里几乎一刻不停的返着思想业,晚上几乎通宵的做恶梦。通过学法,我知道自己做错了,做了大错事。这时自责、内疚各种常人心,情的干扰也一起向我压来,但是我没有被压倒,因为我知道有师在、有法在,我们是修炼的人,是不执于人世间的得失的。

这时师父给我安排了一个很好的学法环境,可以每天大量学法,师父在不停的用各种方式点化我;很多同修来看我,给我送来师父的所有讲法、各种录音带、mp3等,还经常与我一起交流、学法、炼功。看到同修们的成熟、理智,看到了他们对法的坚定,我很受鼓舞。同修告诉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有师在、有法在,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我除了每天大量学法,还多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开始学法心很不静,后来我就开始背法,思想业渐渐的消失了,各种干扰也少了,学法的时候心也渐渐的能静了。

学法后,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了很多很严重的问题,令我震惊:

一、根本的执著心没有去。得法前我是个性很内向的人,一方面很自负,显示心强;一方面又十分自卑,甚至很抑郁。生活的不顺使我很想找到解脱和寻求保护,就带着这样的执著心走入了大法中,然而在以后的修炼中,我并没有放下这些人心,我执著修炼后师父给予的那个好的家庭环境──儿子病好了,家庭和睦了,真是其乐融融。不能放下人心,抱着人心就不是真修,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同时在修炼中,我满足于在法中显示自己,长期学法时犯困都没有突破,一直到今天。

二、色欲之心没有去。得法后,我的色欲之心一直没去,我同妻子在这个问题上也一直在犯错,我甚至在常人中养成的恶习都迟迟没改,直到被邪恶迫害到了监狱。(妻子也被非法劳教二年,后来有一段时间走了弯路,现在她已回到了法中)回来学法后,回头看一看自己的修炼道路,不禁大吃一惊,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竟然没修,简直混同常人。师父在法中讲的很清楚,自己竟然没有按照法的要求修自己,在这一点上我就是一个常人。

色欲之心为什么没能够去掉?因为我没有想去呀!修炼是严肃的,机缘只有一次,由于我的原因给法、给同修、给自己的修炼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又如何弥补?

三、没有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我发现我并没有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而是在内心深处有一种对邪恶安排的认可,其实就是根本的变异观念──和旧势力相同的观念没去而造成的。师父讲的法没有真正的理解,没有全盘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由于为私为我的“私”心的作用,又由于邪恶长期灌输的党文化中个人英雄主义观念的影响,使我不能站在大法的基点上看问题,而是执著于自我,显示自己,甚至要在魔难中显示自己,自以为是,自命不凡,这是被邪恶钻空子的又一个原因。

找到这些问题后,我感到自己做的太差,太不争气了,我曾怀疑自己还能不能修下去,还有资格修下去吗?内疚、自责了好长一段时间。但是师父没有放弃我,而是以巨大的承受给了我继续做好的机会,慈悲点化我,精心呵护,一次次将我救起,一步步把我扶正。在这无边的慈悲中,在这佛恩浩荡中,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还有什么理由不从新做好呢?师父在等待着我们,众生在期盼着我们。让我们真正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好走正我们证实大法的路,不辜负伟大师父的慈悲苦度,做好三件事,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