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帮我度过了最难熬的日日夜夜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我是98年11月得法的,98年9月,10岁的儿子经长春白求恩医大诊为红白骨髓症,也就是白血病晚期,医生说只能活一个月,有一百万也挽救不了他的命。当时真感到天都塌了,整日以泪洗面,度日如年,对天磕头。老天爷为什么这样对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自以为是最善良的人,为什么不幸降到我的头上,难道好人没有好报吗?思来想去,对人生失去了信心,最后决定了两条路:一是儿子离开人世,我也不能活在世上,二是离开这是非之家,充满了怨和恨、终生都无法化解的仇和恨。

儿子病的一天不如一天,朋友介绍说炼法轮功有很多病症都好了,你们去看看也许有缘,孩子就能好了。我带上儿子、女儿去了辅导站,请回《转法轮》一书,学会了五套功法。当时想的事全是儿子的病,看书也没用心,有一次把书一拿过来看见书页的法轮图的法轮转,我想这法轮功是真的。在儿子病重我睡不着时,用心的把当时所有法轮功书都看了,我才如梦方醒,是师父打开了我心中种种不解之谜,彻底的改变了我两个决定。我要返本归真,修炼到底,做师父的弟子,再也不受轮回之苦。无论将来怎样一定坚持在这个最复杂的环境中修炼至圆满。

有一天看《转法轮》,有一个“生”字比书中的字大了好几倍,当时我很高兴,以为师父点化我儿子有“生”的希望,能象正常人“生”活了。毕竟是“生”字,几天以后99年农历正月十七,夜里一点钟,儿子离开了人世,我悲痛欲绝,嚎啕大哭。

想起了“生”字,“生”离死别,叫我好好的“生”活下去,还有更深的涵义,每当我思念儿子痛苦时,想起“生”字,愧对师父慈悲苦度,“因为一个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转法轮》)有时心里特别难受,想“忍”字,吃苦中之苦,忍常人不能忍之忍。

剥苞米时思念儿子,眼泪止不住的流,我在心里说:“师父啊,象我这样放不下情的,您还认我当弟子吗?”就这样一想转眼就是另一片天空,伤心、难过、眼泪一扫而光,从此以后,别人说起,我想也没有眼泪了,也不伤心难过了,是师父帮我度过了最难熬的日日夜夜,把我从地狱中捞起,帮我度过了生死大关。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为我承受,衷心谢谢师父!

从小我就是一个体弱多病的药篓子,岁数大的老人看见我说,没想到你能活到现在。修炼以后有时不舒服,一两天就过去了,真是无病一身轻。

师父说:“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转法轮》)我和公婆有一定的因缘关系,向内找,自己感觉是个好人,可跟“真善忍”比可差远了,于是我努力做一个无怨无恨、不记报,不给大法抹黑的弟子,化解了和公婆十几年恩怨仇恨。和他们和好以后,婶婆说:“你婆婆的心是石头也得叫你感化过来。”家庭和睦了,身体健康,心情舒畅,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从今以后,做一个师父要求的大法徒,圆满随师还,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