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省去执著 走出看守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我去年十二月三日在发资料时被恶人举报被绑架。同修知道后,一直发正念加持,我自己也否定邪恶迫害,半个月后正念走出看守所。

当被绑架到派出所的那一刻,师父讲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这句话就在我的脑中回响,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与所有遇到的警察讲真相,讲三退。在与分局政保科的一个已上了“恶人榜”的恶警交谈时,跟他讲什么他也不听。我说:你只是工具啊?他说,“对,我就是刀把子”,随后摔门走了。转天我被送進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想起师父的法“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于是我发正念清除所有参与迫害我的恶人恶警背后的邪恶因素,包括举报人派出所分局劳教委员会等所有这些人背后的邪恶因素与外来因素,如果把这些人背后操纵他的外来因素都清除后,不就按照师父的安排做了吗?这时我突然想起那个恶警敲桌子的形象,“它说了算”,我想这些恶警只是工具,也就是背后还有一个最邪恶的因素,那就是中共以及中共制定的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恶法、恶条例,也就是它们迫害我的所谓“根据”,于是我发正念添上“解体中共恶党及其制定的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恶条例”,把它解体了,它也就没根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感受到师父告诉我们的:“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在放我出来的前一天,同屋的一人问我“明天你能出来吗?”我回答她,听师父安排。她说那些被送下队劳教的人都是师父安排的吗?我听后就感觉肯定我说的话有问题,可问题在哪儿?在法理上没有错的,但是你跟常人讲就太高了。我思考了一宿,后来我找到了一颗心,就是执著时间,认可了拘留十五天;虽然嘴上说听师父的安排,实际上因为自己的执著心,是自己想定一个出去的时间,想自己安排。我把一切时间概念都打破了,在这的一个时辰就是天上的一年,在这里多呆一天,耽误证实法救众生的时间,一天也不能多呆,立刻无条件释放我。

第二天早上我当时宣布:每天都是释放我的日子,它们多关我一天都是它们的罪。当我说完这句话,同屋里的人都改变了思想,都认为一会儿就能放我出去,于是有人就让我给她们往家里捎信,再也没有人说要劳教的话。不到十点,来人放我出去了。

我建议,所有被迫害关押的同修,不要拒绝警察所谓的提讯或谈话,不要太注重人的表面,不要错过任何讲真相的机会。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