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串珍珠项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修炼八年了,自觉已经将财、物看的很淡了,也就自觉自己已经放下了“利”,也常想,我只需要進一步放下“名”和“情”。

具体来说,每当购买与洪法相关的资料和捐献给洪法、救度众生项目时,毫不吝啬,常常都恨不得将家里银行帐户内的数字变成“零”。要不是先生的坚持,恐怕现在生活都成问题了。我在生活上也很节俭,除了生活必需品以外,从不买奢侈品,也教育孩子们节约用钱,将钱都用在救度众生上。孩子们也很懂事,从来都是配合我。对于商店里的首饰之类的奢侈品也是从不光顾。唯一的首饰就是结婚时,先生买给我的一串珍珠项链和母亲给我买的一枚金戒指。除了有时去给政府官员讲真相时佩戴上以外,平时我就将其随手放在抽屉里。

去年年底,在纽约帮助推“新唐人电视台的圣诞奇观”演出的票时,由于临时需要,我需要穿戴正式。因为我觉的纽约的服装价格“贵”,就打电话让千里之外的先生以及孩子们去店里帮我买一套西装,加上项链托一位当地来纽约的同修带给我。后来因为其它原因,并没有用上西装。因为那套西装太大,我回家后,就将其退回给商店,而全然忘记了装在西装口袋内的珍珠项链。

上周,因为准备参加一个活动,找不到那串项链,我意识到项链已经随着那套西装被退回给商店时,我的心不平静了。整整两天,我都处于后悔之中。还冲着先生发了一次火。

冷静下来后,意识到自己对于“利”的强烈执著。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让从不逛商店的先生带着年幼的孩子们在寒冬里去完成“我的任务”,浪费了他的救度众生的宝贵时间,还增加了那位来纽约的同修的旅途上的很大麻烦。为了“利”全然忘记了修炼人应该做到的“先他后我”。觉的自己对于项链并不执著,但是一旦发现没了,各种执著都反映出来了。真可谓“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得不行。”(《精進要旨》〈真修〉)平时还教育孩子们不要执著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转法轮》)的事到临头时,发现自己差的很远。進一步挖掘到自己对“利”的执著还表现在:每次帐单来了以后,我都要仔细核对,一旦发现被多收了钱以后,无论手上的工作多紧迫,都要立刻拿起电话去“问个清楚”。

现在,我努力按照“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争不来”的道理去做。这两天,我心情平静的付出了两笔起先认为不合理的帐单。

今天下午,我发现,那串珍珠项链正静静的躺在抽屉里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