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放下了对我的防备

记一次网上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那天晚上,有位男士给我发讯息:“打我手机13*********,我想认识你。” 我一看他的个人说明,40岁,浙江省。当时我想,这是他得到真相的可贵机缘。于是隔天上午打了电话给他。

电话接通,我还没说话,已经听到对方小小声的说:“我在开会。”我回答:“抱歉,我是某某,晚点再给您电话。”中午时,我问他如何知道我的联系方式的,他说朋友介绍的。当我跟他聊到目前中国人的退党大潮时,他大声的反驳我:“我就是党的高干,目前中国人的生活非常好。你不要告诉我这些反动的消息,你要把我拖下水是不是啊?”

我开朗的笑声缓和了他不安的情绪,我对他说:“我想你的生活是不错的,我在自由民主的台湾出生长大,但是当我知道了我们很多中国人活的很艰难时,我希望能尽一些心,至少能让大家都能收听到真实的新闻,希望你不要有抵触不要将我们排斥在外,也为那些贫困者的立场思考一下。”

他终于安静的听着我说了一些地区的维权运动,我用正念去告诉他村民所承受的打压,共产党都是如何解决的:派武警血腥镇压。多少人生活疾苦,告诉他贾甲先生代表了多少中国人渴望得到真正的自由的心声,告诉他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盗取活摘器官……还有很多讯息和内心的感触可以跟他说上几个小时的,他最后才告诉我他正在开车,我们晚上聊。其实我们已经谈了挺久了。我知道他的内心是渴望听到真相的。 

晚上没有见到他上网,我也在忙碌中忘了他说要找我这么回事,直到隔天清晨八点多见到他发来一则讯息:“还在睡觉吧。” 那时我已经炼完功且读了一个多小时的书了,我一向晚睡早起。回了他话:“知道如何使用突破封锁的软件吗?”他打开视频要我见见他,他给我的感觉是生活步调极度紧凑的样子,眉头深锁,他问我是不是想拖他下水啊,让他接收这东西。我说明软件的安全性和好处,那是真正能看到真实报导的管道。他充满戒心,但是他愿意连上我的网站看了我的个人说明,惊讶的不行,直逼问我:“你说真话,你是不是在学法轮功?”

我告诉他,从第一次谈话我就告诉过你:“我的命是法轮功救回来的。”他近乎命令的口吻要我不要再炼。我慢慢的告诉他我制作网站上的录音过程,一开始我没有录音技术,一个晚上还不能完成一个语音,困了,累了,麦克风因瞌睡掉地上了,天已经亮了。我捡起麦克风来继续录音,还有不少的来信要回复,是什么让我在疲惫中坚持? 你知道吗?多少次我在夜里,对着计算机上的受迫害案例悄然落泪,你不知道在中国还有很多人基本的生活权利被剥夺,那时全球为了制止迫害发起SOS签名活动要送交人权机构,我背着小婴儿在寒风中向外边的行人征求签名,一手往后撑着小婴儿的重量,一手拿着迫害照片文夹,有一回脖子扭伤了也没有间断过,恶党打压法轮功近八年了,学员们从来没有一天忘记过讲真相, 知道真相的人是有福报的。”

他边听我陈述,边同意接收软件,因为中共的封锁,目前软件的传递遭到层层的阻扰,我教他如何破解接收上的阻碍,终于他看到我传给他的一个和平鸽的图案(自由门软件)。他开始点击和平鸽,告诉我他看到了,告诉我:我一直在看呢!

直到十一点半,他回了我两句话:“很多只有感叹呀!……我要好好思考一下!”

他是个很强势的人,说话都带着叛逆和命令,但是最后他放下了对我的防备,感受到一份真诚,我知道要他说出原来自己的认识都是被谎言蒙骗的话他是放不下面子问题的,但是他的内心已经深深的为真相感到震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