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的幸福与喜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和老伴是在二零零六年二月得法的,高兴劲儿难用语言述说。老伴看完《转法轮》后说:“这本《转法轮》才是我一生中要找的,字字句句都是真理……”

我们得法很神奇。在二零零六年某一天,我们突然遇到老肖,见面后没说几句话,她就把门牌号码告诉了我们,但未讲是什么街道。第二天我们迫不及待的要找到她家,但因为不知道街名,没有找到。一直找到第四天,终于找到了。我们鼓起勇气敲了她的门,她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见面后就象是多年的老朋友。说话间,我提起这次来美要住三、四年,很想找人教我们法轮功,但一直没找到。老肖说她就是法轮大法学员。就这样她马上教我们开始炼功,还送给我们一本《转法轮》,就这样我们走進了大法的门。

得法后,我们在家天天看《转法轮》,天天炼功,三人在一起一同修炼。我老伴学法之前,身患“腰脊椎狭窄”,是准备来美国做手术的。但我和孩子们均不同意,怕手术后效果不好。但他被病魔折磨的太难受了,从腰部以下痛、麻,站立一会儿就忍受不住。外出走走,要带上“坐椅手杖”(HANDY SEAT),走几步就要坐下休息。

看到他那痛苦不堪的样子,真为他着急。但自从得法后,他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其它小病也没有了。二零零六年旧金山法会,他参加了游行,半年前是靠“坐椅手杖”才能走几步坐一坐的人,几个小时都能走下来,真不能相信。我们从内心深处感谢老师给了我们这么好的大法,使我们走上了幸福之路。那时真想回家告诉亲朋好友,都来修炼法轮大法。

又是一个神奇的机会。我在中国超市门前的椅子上休息,另一段坐着一位妇女,当时她和我打招呼,给我讲起中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我很激动,高兴的说我也在炼法轮功。她马上把我介绍给在场的其他学员,看到他们,感到他们是那样的亲切、热情、和蔼,真有回到一个幸福的大家庭的感觉。

老师告诉我们做好三件事。我们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没有问题,但讲真相难度大。因为我们见到人不知说什么好,不会与人打交道。在电话里更不知说什么。今年初在丹佛,由国际大赦在两所大学举办“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研讨会”。听说我们年岁大的一组学员要上街发资料,前一天晚上我就紧张上了。

在发资料的那天,在车上我就请求另两位老学员说:我们在一起发吧。可是下车后不一会,就找不到他们人影了。老伴去停车,我就傻傻的站在十字路口上,那尴尬的心情还是第一次。看着行人走来走去,就是不能向前送上资料。同修回来后,鼓励我:发呀!我才向前送上一张。后来同修走在哪里,我就跟在她后面。这样第一天没发几张,心里很难过,就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来。

第二天我们四人去科州波德大学(COLORADO UNIV AT BOULDER)发资料。当我看到一个中国小伙子,我勇敢的走向前去,他没有接,大步流星的走了。当时我内心马上有一股怒火:中国人不关心中国人的事。要冲上去教训他一下,幸好他走的快,要不然我的行为会给大法带来很不好的影响。我不能对人有这样不好的心态。老师告诉我们对人要有慈悲心。而我带着一个气恨之心能做好讲真相的事吗?

以后几天下起大雪,天气很冷。一位老学员和我老伴俩人在大雪纷飞之中,不知寒冷,不知疲劳,面带笑容的发着资料。那位老学员让我到学校图书馆里暖和着。我在那里上网,但过了一会,我感到我是怕冷,还是怕和生人打交道,怕失面子,还是怕掉架子。这不是怕心么?发资料就是讲真相,这就是修炼。后来,我走出来和他们一起发起资料来。

开研讨会那天,雪下的更大了。我们在寒冷的大雪中步行45分钟走到会场。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心里很激动也很高兴。看到老学员们忙来忙去,自己又是傻坐着。虽然发言的人是用英语,我听不懂,但我知道他们是为了中国的法轮功学员申诉着真理,讲真相。散会了,学员说要用车送我们回家,当时我们想到他们已经忙了一天,如果再送我们,他们回到丹佛要深夜了。我们谢绝了他们的关心。从会场出来后,看到马路边上的雪更厚了。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走回了家。不知为什么,我一点也不觉的累,反而从内心感到非常快乐。刚進家门就接到同修打来的关心电话。这就是我们的修炼环境。

后来听说洛杉矶有法会,我们想到纽约能见到师父,就不想去洛杉矶。检查我的真实思想,是怕吃苦。从小养成一些毛病:一天三餐,热饭,热汤,热菜,晚上睡的早。又听说要在机场睡两夜,就更不想去了。

我们去了洛杉矶。去后同修为我们四个老人跑前跑后,车接车送,一点不用我们自己费心。开会,游行,我真是从来没有感到这样的愉快,见到的每位大法学员都象老朋友一般。不管认识不认识,看到我们四个老人就上前问我们要不要帮助。游行时我精神饱满,一点也不感到劳累。吃着干饼,喝着白开水非常舒服。

法会结束,晚上六点到机场,等候第二天早上的飞机。在机场的大厅中我蜷缩在椅子中,呼呼大睡,不觉中就到了时间。同修看我们衣服少,把自己的衣服给我们穿。回到家后,我们还非常兴奋,告诉女儿我第一次参加法会的体会,感到说不出的美好,只要有钱,以后每次法会我们都想参加。女儿说:看你这么高兴,机票钱我给出。

一想到不久又要到纽约去参加法会,还能够和同修交流我的修炼体会,心里无比的激动。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