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去人心 大难临头无怕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六日】写这篇心得的前面,我想首先学习师父于一九九九年在新西兰法会上的一段讲法,“你们学大法的过程中,经常会有一些考验。包括你们在睡梦中的考验也好,在实际工作中的过关也好,在实际生活中的过关也好,就象一个小考试一样,学一段时间考考试,看你扎实不扎实,学没学好。但是我告诉大家,到你最后在大法中圆满的时候会有考试。”

下面我将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过的一次魔难,是如何修炼过来的,详述如下:

这天我送资料到某地,一上大街突然左脚走的不自然了,立即就提不动,头也发晕,此时在人行道上也没处靠,天也下起雨来,真是“雪上加霜”。身体的这种表现就是脑溢血或者脑血栓的症状。我马上否定,静下心来,不要怕,我是大法弟子,稳住身子。我这一念把主意识加强了。

心想师父说过,“为什么不叫师父呀!”我求师父,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能倒在街上,当人们知道后,那不给大法丢脸嘛!我要办完大事后,再接受考验。这一想真神,脚能动了。我上公交车很顺利的坐上长途车到达要去的地方,坚持把要办的事抓紧办完,难也在逐渐的加重。

心中又想,这个难可能是我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还悟到可能是师父留给我要自己过的一个关键的心性关。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

当时不但脚不听话,头也晕。此时我赶快坐下盘腿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开始脚本来已经就是麻的,但炼十来分钟后,疼痛起来了,越来越疼,我咬紧牙关,当时那个“味道”真是说不出啥的难受极了,气也换不过来。曾几次想把腿拿下来。此时我似乎看到师父在面前看着我,为我难过的样儿。我哭了,又顶住,不能哭呀!是真修弟子就“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我全身发抖,前倾后仰,仍坚持着并默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我感到自己的脸色都变了。因为避开家人单独打坐,要是亲人在场看到我那样儿是会被吓坏的。其实后来我儿媳知道了,她很着急,要我一定上医院说:“你七十多岁的人了,这样下去不治疗是会瘫痪的!”她在医院工作,知道这症状的出现是很危险的。

当一个钟头的静功炼完了,四十多分钟的疼痛难忍忍过来了。那时确实是度时如年,这都是在慈悲的师父面前顶过来的。当双盘结束把腿拿开,真是不可想象的站了起来。我移步到师父的佛像前跪下,拜了九拜,但热泪不止的感谢师父,我实在止不住眼泪,就闭眼,可同样往外淌。

这时我看见师父望着我笑,我才回过神来。脚能走了!感动中马上想到师父讲法中的大意是,不要太过高兴,以免产生不必要的欢喜心。我经三次打坐后(有一次在打坐时双腿象在烈火中烧,好难过),能站的稳了,并一次比一次多炼,直到连续可炼完一至五套功法。

在调整身体的日子里,坚持天天多学法、多炼功、多发正念,并在亲人来看望我时,抓住这次机会,顺利的过大关。再次洪法时他们又進一步加深了对大法的认识,确实在事实面前信大法神奇。

九十多岁的老爸原来总觉的法轮功是在搞政治,这次听我再讲真相后基本上不吱声了。还有我的小妹是个党员曾多次劝她“三退”时听不進,这次也退了。他们大家明白了中共恶党至今还残酷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是会没有好下场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