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选择:从信佛教到修炼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我相信佛教三年后,诚心诚意皈依佛门,想升往“极乐世界”。可我肾脏功能不太好,一天上厕所无数次,令我非常烦恼,睡觉也睡不着。我的身体整天有气无力,吃什么药也不管用。在我绝望时,我到在佛教里认识的一个姐姐家串门,我俩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看她的脸色非常好,身体充满了活力,虽然她的工作很累,却精力充沛。我觉的很奇怪,就问她精神焕发有何妙招,她微笑着对我说,我现在炼气功了,都炼了一年了,以前的病都没有了。

我以前也学了不少气功,我怎么病没好?我问她:“你学的是什么气功?”她说:“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我当时被这三个字所吸引,心里非常喜欢“真、善、忍”。尽管如此,我也不想离开佛教,因为我对气功没有好印象,花了不少钱也没把病练好。我俩说了一会儿话,我就回家了,还为她离开佛教而难过。

晚上我在睡梦里听到一个声音说:“学大法。”又给我一些书和带,睡醒后我想到是菩萨的旨意。第二天我又去大姐家,把她的书和带借回来,准备了解一下“法轮功”。由于对佛教的感情太深厚了,还是很难接受。正准备把书和带还回去,突然听到录音带里说:“放下人的情,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我被这几句话打动了,震动到了心灵最深处,一下子开启了我尘封已久的心门。

就这样我又到大姐家让她教我炼静功,盘腿打坐。回来我就开始炼双盘,不到两分钟我腿疼的受不了,只好不炼了,妹妹看见了,很感兴趣,跟我学会了双盘,她忍着痛盘了半个小时,她高兴的说:“太神奇了,我看到我脚底的穴位了,一个小白点一个小白点的。”我一听也赶快盘上腿,心想我一定要比妹妹多盘一会儿,一个小时的盘腿,什么也没看见,差点没把我疼死。正当我茫然徘徊时,一个大法轮在我面前像电扇一样一闪一闪非常漂亮,我高兴极了,这是真的,佛法展现在我眼前了。

我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一开始,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发烧烧了两天,我坚信师父的话,知道是消业,没吃药,两天后好了。我天天坚持学法炼功,我睡眠越来越好,尿频的毛病也逐渐好转。一个月后我看见一团光,光里面有一只大眼睛,睫毛长长的很漂亮,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的佛眼。

三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我眼前出现了像电视一样的荧光屏,里面有山,有水,我骑马向前冲,不一会又关闭了。六个月后,我在梦里师父给我个金圈,我双手把住光圈,不一会儿就到云层外面了,我想再上高点,可上不去了,就这样我又回到了原地。我知道我的功就这么高。

在这半年里,我也受到了另外空间生命的干扰,有一次在梦里,我看见了王母娘娘,她说我给你功,说着朝我发来,我早知道“修炼要专一”的道理,我马上结印,我没要她的东西。还有一次我打坐,魔说:“你现在行了,功可高了”,我没动心。还有一次,魔来吓唬我,弄一个奇丑无比的怪物给我看,一会儿又出现魔头的样子,我都没动心。

随着不断深入学法炼功,我发觉法轮大法能使人提高很快,一本《转法轮》蕴含了无穷的玄机,指导我一层层突破旧我,返本归真。修炼的道路是坎坷的,魔难是摆在我面前的一道道关,无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要吃苦,承受过去了,思想境界升华了,物质身体也随之变化,皮肤白细,走路有劲,人显得年轻,带着女儿走在街上,人都不相信我有这么大的女儿。仅半年的时间比信佛教三年可无法相比。当丈夫有了外遇,我的慈悲心战胜了怨恨和委屈,和平分手,办了离婚,并在他危急的时候真诚帮助。他被我的善感动,知道做好人是有价值的。后来我的生活在经济方面得到了他很大的帮助,我知道他给自己也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我希望天下有缘人都能得此法轮大法,不枉轮回一场。末法乱世,佛教早已到了末劫的最后时期,真经就摆在你面前,珍惜这千载难逢的机缘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