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尊在武汉市第三期讲法班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日】一九九三年九月,我及亲友共八人有幸参加了师尊在湖北省武汉市的第三期讲法班。讲法班设在当时的“中南财经大学”(现在的“中南政法大学”)的一个大礼堂。与在其它地方讲法班一样,师尊除讲法外,还给在场的学员清理身体、教授五套功法,讲法班临近结束,师尊和每片的学员合影留念;讲法班结束,每个新学员都授有塑封的、盖有师尊印章、印有法轮图形、贴有学员像片的结业证书。

师尊身着朴素整洁的夹克衫,形像高大、挺拔,神情庄重、祥和。整个礼堂满满的一两千人,无论是在听师尊讲法,还是在中场休息,绝大多数的时间段里礼堂里外都是一片祥和,没有喧哗,也没有在师尊身边打围的现象(除了学员们那一时争着与师尊合影外)。师尊给学员们道出了洪大的宇宙真理,讲明了此次人类有史以来的文化从未开示的人生真正的目地和意义;师尊还在最后一堂课不厌其烦的认真回答学员们的各种提问(包括一般常人听起来都觉的幼稚可笑的提问),并鼓励学员回去抓紧时间实修。而师尊当时面对的又是怎样一群人呢?我的一位亲人在一次课后从礼堂出来,听走在前面的一个学员与同行的学员说:“我看到讲台上的李老师是一位金光闪闪的大佛!”

第三期讲法班临近结束,师尊让学员们尽可能的写下“心得体会”交给师尊。在我進师尊讲法班以前,我有太多的常人执著,因而伴生了太多的心灵创伤和太多的怨恨,对人生、前途充满迷茫,很希望明白人生的究竟,身心俱疲的我刚又被东北来的一个假气功师欺骗过,所以我是带着万分的渴望和将信将疑的心情参加讲法班的。师尊的讲法震动着我生命的深处,表面的我却还是懵懂未开,我在满满几页信纸的“心得体会”中多是倾诉自己从小到大所遭遇的苦和难。在第八堂课开课前,有很多学员聚往礼堂前的平地,远远的就看见师尊矗立在中央,我毫不犹豫的上前将“心得体会”交到师尊手中,师尊平静的接过并装進上装的内口袋里。这时周围的学员们也都纷纷一个接一个的将“心得体会”交到师尊手中,师尊仍是面带祥和,从容的一一接过装好,那神情稳稳的,象一座巍峨的大山。

最后一堂课结束后,学员们都陆续步出礼堂,我则情不自禁的走到后台想再见到师尊,师尊和其他两位工作人员正站在那里,我冒冒失失而又紧张的站在师尊的侧后方请问师尊:“李老师,我原先练过其它的气功,身上的那些东西还有没有呀?”师尊肯定的回答说:“没有了,全部都清理掉了。”“李老师,我在‘心得体会’里面夹的两张像片,您签过字了吗?”我接着不太好意思的问,这时正从台下走过来一位工作人员,师尊示意让他将像片还给我。我激动的接过像片,发自内心的给师尊道了声“谢谢”,另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师尊说时间不早了,车子已在礼堂大门外等候。

看着师尊走远,我心里一阵难过,因为那时的我虽还未打定主意修炼,可就是想和师尊多呆一会儿。我随后与我的一位亲人并肩走出礼堂小门,正见大厅内一位手拿相机的学员在师尊身旁,想找人给他和师尊合影,请我的那位亲人帮忙。师尊与学员合影完,我便急急的抢上一步站在师尊身边说:“麻烦您也给我们与李老师合张影吧!”那位学员二话没说,同时师尊爽朗的笑着说:“好嘛,都是缘份嘛!”我与我的亲人在师尊身旁一边站一个,我孩子似的紧紧的倚在师尊左边,那一瞬间我心里感到格外的自然和踏实。师尊随后又被工作人员请上了车。师尊坐在面包车的后座,车窗开着,见面包车尚未发动,我奔走近师尊关切的问:“李老师,您这样在外奔忙,好长时间不回家,您不想家呀?”师尊轻轻的回答说:“没办法呀,要洪法嘛。”我还想和师尊说点什么,可面包车开始发动了,我留恋的目送师尊渐渐远去。

师尊在我和我的亲人的两张单人照上留言中有:“美好的未来都是从苦中来”,“悠悠万事修炼为大”。近十四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们现在越来越能明白那师尊的告诫。师尊为度化被封尘入地狱、业力满身的我们,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弟子永生永世也报答不完师恩,我们唯有不辜负师尊的期望,不怕吃苦中之苦,万事以修炼为大,实实在在做好三件事,最后圆满随师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