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师父的慈悲与佛恩浩荡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我今天有幸福的晚年,身心的轻松,是大法给予我的。是伟大慈悲的师尊把满身业力的我从地狱里捞起来洗净……还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沐浴在这佛恩浩荡的时代,万幸啊!在这里我以最崇敬的心情向伟大的师尊表示敬意。

我是一位近七十岁的老人,文化不高,写文章很困难,几次拿起笔来只是激动,也不知用什么语言才能表达清楚对师父的敬仰之心。前几天我看了“忆师恩”的文章总是泪流满面,心想,师父为我们付出、承担业力那么多,我们连表达的勇气都没有,这还称得上大法弟子吗?于是,我拿起笔来,坚定正信写,行,一定行,一个字不识的老太太通过学大法能够把《转法轮》读下来,况且我还能识不少字,我相信法能开智。我写出这限于不能表达完整的学法修炼水平的体会来,无论能不能发表也是考验我跟恩师回家的坚定的心。

我得法前,多种疾病缠身,肾炎、胃炎、贫血、神经衰弱、风湿性心脏病,二尖瓣狭窄。常年吃药,经常住院,体质弱到脉搏、心脏的跳动次数听不清,体重只有六十四斤。医生说:没办法了,你回家吧!当时,我用无奈的眼光看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心生一念,我不能死,无论如何我也要坚持活下去。回家后,为了两个孩子,我练了多种气功和老年保健操,都不管事。后来進庙求佛,拜佛花了不少钱,还是在痛苦中挣扎着,就在我走投无路,对生命失去信心时,是法轮大法救了我。

那是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晚上,我拖着疲惫无助的身心溜达,走到某中学门前,看到好多人在看录像,我不由自主的也走到跟前,止步而想多看一眼录像内容是什么。坐在一边,当看到师父慈悲可亲的面容时,我激动地哭了,为什么流泪?似乎不太明白,在洗耳聆听师父的讲法时,听了一句,人来世的目地,是返本归真,病是业力所致(是当时我的记忆)。使我茅塞顿开,象炸雷一样,明白了人来世的目地,和病是业力造成的。

在讲到开天目一讲时,深感大法的伟大和神奇。当天晚上师父就给我开了天目,看到师父头顶上的光圈和一道银色的光直射我的前额。我悟到,这是慈悲师父为了坚定我的信心而让我感受到。我激动的翻来覆去,一夜没睡着觉。第二天晚上,师父给学员净化身体时,我突然觉的头痛、腿酸、浑身发冷,多处关节疼,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刚想回家、明天再来听的一闪念,就听师父说:“我告诉大家,不管怎么难受,千万要坚持来听课,只要你走進课堂,你什么症状都没了,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觉的师父就是在说我呢,就这样我听完了师父的九节课。全身的毛病也不见了,走路一身轻,多年离不了的药罐子扔掉了,从此告别了医生。感觉到身体飘飘的,象松绑一样的无比轻快。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我请了许多大法书,我手捧《转法轮》废寝忘食的一遍一遍的看啊,慈悲的师父为坚定我走修炼的路,时时鼓励着我。让我看到《转法轮》书上的字都发光,字有时变大,特别有一天《转法轮》书上显出了碗口大小五颜六色的法轮;炼功时法轮的旋转非常明显,有时听到另外空间的音乐声,清脆悦耳。特别有一天早上我擦地板,突然看到屋内好象出现了许多的佛,有大佛,有小佛,有的看着我笑,我想仔细看看他们什么模样时就隐去了。当时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就是增强我修大法的信心和决心,因此我修炼劲头更大了。

于是,我家成立了炼功点,请了许多大法书和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录音带,引导有缘人得法,由几个人修炼的点发展到几十个人。并抽空去农村洪法。深知,法是做好三件事的基础,为此,我就在背法上下功夫。从背《论语》开始,每天晚上跪在写字台前,面向师父的法像,背啊,背啊。一晚上几句话都背不过,急的拍自己的脑袋,恨自己太笨,有时困的头栽到写字台上,猛然惊醒,用手揉揉头,擦擦眼,接着往下背,再困的不行时,就用冷水洗脸,提一下精神继续背。在第五个深夜,梦中突然全背过了《论语》,我高兴的笑了,也醒了。拿起大法书一看还很正确,我悟到,是师父看到了我背法的决心,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

其它的时间做饭、切菜、走路干活等时间都背所有经文和洪吟,我特别记得三篇经文《浅说善》、《和时间的对话》、《溶于法中》。相隔三年左右,脑子里装的全是大法,身体轻飘飘的,心情宽敞明亮。每当遇到什么事情时,法的内涵不断打入脑子里。师父说:“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致澳洲法会》)所以十一年如一日,每天坚持背法学法,驱散自身不好的思想和思想业力,及所有后天形成的一切坏东西,师父在《排除干扰》经文中还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只有坚持刻苦学法、背法、溶于法中,越来越达到“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也三言两语》)。我们必须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是走向圆满的基础,才能真正走出人来,一切用神的正念看问题,也就是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关了,下面我只举两次过关过难的实例:其实,可能是因为我业力太大,走上修炼后,接连不断地过了数次关,但都是很顺利的闯过来了。

第一次是九六年的一个炎热的夏天,晚上功友们炼完功刚走,炉子上的水开了,我左手拿暖瓶,右手提开水往暖瓶里灌水,刚灌满,水瓶炸了,一壶开水从胸部流到两腿两脚,当时穿着背心、裙子和凉鞋,不但没烫坏,也没觉的水有热度。当时我只有一念,我是修炼人,没事,为什么没事呢?是因为我是一个修炼、走在神路上的人,师父说:“作为学员脑子装進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我悟到既然是一个真正的修炼者一定有法保护,所以就没事。

第二次是九七年四月份的一个晚上,十点多钟,突然嗓子有些疼,瞬间喉咙堵塞,肿胀的很厉害,呼吸困难喘不过气来。憋急的时候,我就用力大劲的拉长声音的嘿一声或吼一声,让嗓子解开一点。当时我悟到,绝对不是病,修炼人怎么会有病呢?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十点多,突然觉的嗓子清亮了,疼痛、肿胀都好了,喝点水也不溢到鼻子里去了,立时吃一大碗面条。难来时表面看很是厉害,其实都是假相,就是利用这一难来考验我们的心性,真的用神的正念对待它,心里很坦然,不把它放在心里,不管它,立刻变的很小,很快就过去了。

总之,回忆我的修炼路程,经过了十年多的风风雨雨,跌跌撞撞,前面是得法背法的经过,而七二零以后,为了证实法,尽管被非法抓捕、关押,被劳教,一点也动不了我坚修大法的信心和决心。八年来邪恶残酷迫害,邪恶的流氓集团不光没有吓倒大法弟子,而更成熟了大法弟子对佛法的精進与救度众生的信心。

我希望所有同修在最后的时间里,更加精進,无论新老弟子都能按照师父教导的认真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珍惜这万古难逢的机缘,珍惜这开天辟地有缘沐浴在佛恩浩荡时代中,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后的路。

个人所悟,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