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修炼路 总有师呵护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大法的,得法后一段时间一直没有请到师父的书,直到一九九七年二月才看到《转法轮》这本宝书。当我翻开第一页时,书上显现出许多五分硬币大的佛像,令我激动、惊奇不已,从此,对《转法轮》爱不释手,学法炼功从未间断。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江××集团突然不准大法学员学法炼功,开始打压迫害,电视广播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节目滚动似的播出,我心中十分气愤和不解。这么好的功法,净化了我的心灵,让我懂得了“真、善、忍”是宇宙最高的法理,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知道了人活着是要返本归真。面对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和一些同修在一起切磋后,一致决定進京上访,我们直接到了国家信访局,说明了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万万没想到,北京最高信访机关变成了抓人机关,把我们直接送到了天安门看守所,有的同修被打,有的被铐,甚至被拘留劳教。

我回家后又两次被非法强行绑架到洗脑班。第一次在洗脑班上学员们都采用说、讲的形式证实大法,只有我写出证实法的实际情况,邪恶官员看到没人写,在大会上说:你看某某年龄那么大,他都能写。可是他不敢说我写什么。

我们给官员讲真相,给他们洪法,有的人把五套功法全部学会了。这样过了一个星期,有一天早上突然把我们四人分别叫了出去,我们都没有害怕,出去后才知道单位派专车来接我们回家。这次使我深深的悟到,只要我们信师信法每件事情都能安全走过。

第二次又被绑架到洗脑班,每天二十四小时强化洗脑,失去了自由,天天被那些企图转化我的官员、恶警和邪悟者包围着。记的有一次,要转化我的官员说一些诬蔑大法的话,没等他说完,我立即就说:“你别妄想了,现在世界上有七十多个国家在学大法,就是我师父下来度我一个人,我都会叫全世界的人都来学这个大法,因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个官员就改口说:法轮功永远也灭不了。这时我又深深的体会到,只要正念足就会解体邪恶。从那以后,那个官员再没有说过诬蔑大法的话。第二天早上四点多钟,我似睡非睡,看见师父手拿一盆莲花给我,我往前走着就清醒了,这时我感受到了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只要我们能够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哪怕一点点,师父都给弟子最大的荣耀。

洗脑班为了转化学员,除了整天洗脑外,还每天出一些问题叫我们按着它们讲的去答。这时我真正的认识到,救度众生的责任重大,这不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吗?所以我每回答问题都是讲大法的真实情况证实着法,那个邪恶头子看到我写的就气急败坏的对我大发脾气,摔桌子等,我不出声用正念双眼盯着他,他就气急败坏,叫了一些打手,象要杀人的阵式把我拉出去,绑在一个铁东西上。这时师父的话在我耳边响起:放下生死就是神!我不停地背法背“论语”,他们一小时审问我一次,想叫我说出同修和转化,我不回答,我只是不停地背法和论语。

几个小时过去了,这时我突然想起我伟大的师父,我脸朝天上看,内心喊师父,快来救我,不到二十分钟,他们把我送回我住的房间;没想到的是,有几个人等着为我服务,又叫我洗澡洗脸等……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给我安排好的,是师父把我救回来的。我每遇到危险和困境,都是恩师帮我闯过来的。恩师呀!是您呵护着我,保护着我。

又是第二天早上四点多钟,我觉的头很胀痛,我看得很清楚,头顶上有一朵很大的花,有点象金属类的,这时我流泪,不停的流泪,恩师对我恩重如山。我边流泪心里边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所做的也只是在您的指引呵护下做了自己该做的那么一点点,您为弟子的承受和给予弟子的都无法言表。

由于我正念正行,彻底粉碎了邪恶的洗脑计划,在恩师的呵护下我安全的回了家。

回顾这七年正法修炼之路,我虽然还没有按着法的要求全部做好,还有人心,争斗心和各种执著心,但是我会在这条回归路上,在师父无量慈悲的佛光普照下,不断的升华,不断的成熟。在今天证实法的过程中去掉自己的人心和各种执著心,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早日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