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威海刘华健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一九九八年我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过程中遵照大法的要求,律己修心。逐渐的法轮大法使我道德回升,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温馨,孝敬老人,关爱兄弟姐妹。在单位里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领导分配什么活从来不挑,努力干好工作,不计个人得失,得到了同事间的好评,连年被单位授予先进工作者,事事处处做一个好人。

然而江泽民处于对法轮功修者日众的妒嫉心肠,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与中共恶党相互利用,发动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编造了‘天安门自焚’等弥天大谎污蔑诋毁法轮功,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者,强行指使全国公安、六一零办公室、各派出所等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威海公安、六一零办公室、各派出所等在江与邪党政策的驱使下,对当地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疯狂抓捕。二零零三年九月14日有两位当地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其中一位与我是同一单位的同事,但不在同一部门、地点上班,由于我们单位经常进行业务上的考核交流,我们才相识,偶尔有过业务上的电话交流,可是邪恶就根据被抓的那位同事有我家的电话号码,立刻到我单位对我进行调查是否炼法轮功,单位告诉不知道,说我现在已办内退。于是它们于本月十六日下午三点多钟,在威海环翠区六一零头目刘杰的指示下,刘华健(男:三十七岁左右)、孙战军(音)(男,三十多岁,细高个儿)以便衣为百姓办事的身份骗取我家人的信誉非法闯进我家,然后对我家进行非法抄家,连我家放杂品的储藏室都要翻个底朝天。

二零零三年六月份,根据单位人员调整规定,我办理了内退手续,由于单位工作性质所决定,虽然已办理内退,但还要继续为单位做一些实质性的工作。邪恶抄家那天,我正在单位办事不在家。

刘华健为使它们的恶行不让家人反抗,不断地用中共恶党压迫中国百姓的邪恶手段对家人施压,告诉家人:“我们什么证件都有,又有搜查证又有逮捕证,连手铐都带来了,随时都可以抓捕她,她整天在外边发法轮功的资料,有人都把她说出来了,在外面干了什么,我们都知道。”还不断地散布谎言挑拨我们的家庭关系。说:“你看她现在已内退了都不告诉你,我真不知道你们俩还是不是夫妻,你要管你家的钱,不能让她管。”尽说一些挑拨是非的话,破坏我们的家庭生活。作为一名警察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真是荒唐可笑!

刘华健、孙战军闯入我家进行非法抄家,抄走了我的大法书籍、新经文、同修交流文章汇编、炼功音乐磁带、索尼牌随身听、可充电电池、电子周边耗材等,随后十七日还骗取亲人交五千元钱的保证金,至今一直找借口不退还,出尔反尔(当时刘杰说交的押金一年期实额退还)还用万能钥匙将我家崭新的冰柜撬坏。胁迫我家人在我没回到家之前不得给我与其他亲人、外界通话外透消息,在我家等着抓捕我。

傍晚我办完事,又到超市买了点菜忙忙活活正往家赶做饭时,那时已接近晚六点钟,当我按门铃让家人开门时,刘华健、孙战军挟持家人给我开了门,我走进家门发现中庭沙发上坐着两个陌生人,心想:是家人的朋友?并向两人礼貌的笑了一下向厨房走去,这时刘华健喊着我的姓名,我心里有点纳闷,从没有陌生人这样喊过我,是谁?刘华健又叫我过去并说:“看你的气色还真不错。”这时我从其的言行中认定他们不是来干好事的人!刘华健问我:“你炼法轮功?”我回答:“是!”他又问:“为什么?”我说:“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做好人。”他说:“有病到医院治。”我说:“治过,治了几十年治不好。”他问:“你都有什么病?有妇科病?说来听听”。我说:“不只,还有其他病都是炼功炼好了。”他又说:“既然好就在家炼。”我说:“我就是在家炼。”他又说:“你现在跟我到公安局去一趟。”我说:“我不去,为什么要去那。”他说有事要问我,我说:“有事就在这问。”这时他原形毕露大喊一声:“你不跟我们走就得拖啦。”说着他立刻用对讲机汇报刘杰,不到几分钟,刘杰就带领几个警察一边骂着法轮功师父,一边上蹿下跳撇着腿甩头八角闯进我家。原来它们早已潜伏在楼下,这时楼下已集满了围观的人和大小七、八辆警车,真是当今邪党政府正事不做,竟动用这么大的人力物力来对付一个手无寸铁只想做好人的人。

我质问刘杰:你作为一名警察为什么骂人!他说:“好,我骂人不对,你赶快跟我们走,不走就拖,人有的是,不行,再调来一些,说着就张牙舞爪用对讲机喊人来,当时能听出来调了两帮人都借口推辞不来,后来尽骗来一些刚就业的小年轻警察,他们七、八人一拥而上,拽着我两只胳膊就往外拖,刘杰不停的叫嚣着:“拖,拖,使劲拖。”并且行为非常邪恶,在我背后用穿着皮鞋的脚向我的小腿狠命的踢,把我穿的鞋子踢掉后飞起一脚把鞋子从中庭踢到卧室,满嘴脏话骂着:“穿么鞋穿鞋。”

这时刘华健也喊着我家人的姓名,让家人帮着往外拖我,真是心太邪了。煽动唆使家人参与迫害自己的亲人,这一手真够邪的,真不愧邪党培育的。在此我想起母亲给我讲土改时,斗地主,把一家人拖到批斗大会上,在台上,桌椅板凳摞很高,让地主站在摞很高的桌椅板凳上,然后让子女们手拉着拴在桌椅腿上的绳子,桌椅板凳倒塌人立即从高处摔在地上,叫拉雷线。子女们不忍心拉就得挨打,一次又一次折磨地主,看着年迈的父亲磕的头破血流,全家人抱头痛哭,惨不忍睹。

我极力的抗争不让邪恶拖走,与恶徒持续一个多小时,从中庭将拖到门口时,由于邪恶的暴行把我拖昏在地,那时我已说不出话来,全身动不了,只有一点思维,听有人喊:“人昏了!别拖啦。”这时刘杰说:“昏了也得抬走,装死,找医生来给打针,然后用拳头狠命往下按我的人中,以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一直到晚上九点钟才醒过来。醒后我想摆脱邪恶的迫害走出去,可是我家楼下的进出口已被刘杰排了三帮人把守封锁了。

第二天也就是十七日上午八点来钟,刘杰胁迫家人强行把我送到威海城里派出所,让刘华健、孙战军逼迫我在一室作笔录,然后刘杰从另一室过来逼迫我签所谓的‘三书’,那哪行,让好人变成坏人,再说我的病医生早就告诉过我医院治不好,我也没法遭病痛那个罪,不让我炼功就是往死路上逼我。我以前为治病打针吃药摞起来能成一座山,吃了无数的苦,其中有两种病是先天性,久治不愈的病炼功都炼好了。再说炼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同时也给我们的家庭、社会减轻了负担,还能用健康的身体为建设我们的国家出一把力呢,这多好!

当我回到家中得知刘杰向家人勒索五千元钱作为保证金,(当时是亲戚垫付)说时间为一年期还原封不动退给我们,可是到期后亲戚到“六一零”多次向刘杰、刘华健要回自己的钱,他们借口说先扣掉二百元钱,然后还必须让我亲自去拿才行,岂有此理。分明是见钱眼红,借口不退。

事后刘华健多次找家人到“六一零”,放一些骂人的电话录音让家人听,告诉说:“这都是炼法轮功的人干的,都炼疯了,这个人叫丛兰滋。你要经常让她到医院检查,别得什么病,暗示家人对我要有戒备心。”从此很长一段时间家人总摆脱不了刘华健谎言的阴影,经常在家摔东西,对我蛮横无理,破坏了我们原本和睦的家庭,使我们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大概十月底,刘华健又电话通知家人让我和家人一起到“六一零”,我家人回家后又对我大发雷霆。我想:我去,但是,我要自己去,不准恶人这样事无极端的毒害我的家人,制止刘华健的犯罪行为。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在社会上江与邪党控制着整部国家宣传机器污蔑着法轮功,不给修炼者立足之地,连我们的家庭环境都要破坏,我们也是社会一员,我们也是上有老下有小,为什么这个社会就没有我们一个合法的生活空间。

上午九点多钟,我来到威海环翠区公安分局“六一零办公室”刘华健对我说了一些废话,让我签名,我郑重的告诉刘华健以后不要用任何方式迫害我与我的家人,更不要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与大法弟子的犯罪活动。迫害几年来你接触了许多大法弟子,从大法弟子的善举你完全了解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而且你还能上明慧网了解真相,不要为眼前的利益行恶,要为自己与家人负责,好事为之。

不一会儿,刘杰过来对我说,要我每月来“六一零”一次,我说“我来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因为我这次来是抱着让你们明白真相,不要继续迫害好人。”刘杰说:“你不来我就罚你的钱。”我说:“我没有钱给你罚,你不要这样干。”刘杰说:“谁给我钱我就为谁干。”我说:“作为警察做事没有原则、法律,那么当杀手挣钱多你也干!”

在邪恶对我的迫害中,同时母亲的身心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母亲深知我的病情,如果不炼法轮功我不能好好的活到今日,那个父母不疼自己的孩子。但母亲说她曾亲身经历了历次共产党整人的运动是极其邪恶的,杀的人都是当地的能耐人,而不是象共产党宣传的是坏人。从此以后母亲一看到穿类似警察服装的人,心就胆寒,两腿发抖。

在此写出刘杰、刘华健等对我与亲人的迫害,并不是想报复你们,目的就是想让你们更进一步的了解真相,从而得救,不能给江与恶党当殉葬品,生命是可贵的,而且你们也知道现在有很多聪明的警察看到跟随江与恶党继续迫害法轮功行恶的恶警都相继遭到恶报的可怕下场,都洗手不干了,还用自己的所能暗中保护大法弟子,弃恶从善,纷纷登录明慧网声明洗清罪名,将功补过,退出邪恶组织,选择美好未来。

因此我真心希望刘华健及还在听从邪恶谎言对法轮功行恶的所有警察、世人都能快快聪明起来,不要为眼下的利益再行恶,要为自己与家人的生命负责,恶有恶报决不是儿戏,抓紧时间尽自己的所能将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放回,把非法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原数退回,时间紧迫,现在剩下的时间是给你们恕罪的机会,千万要珍惜。迫害结束,这些都是你们逃不掉的罪证,苍天有眼。所以要抓紧时间,大法弟子都是修善的,珍惜生命,所以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给你们讲真相,就是不愿看到你们遭殃!无论你们对大法弟子行了多少恶,但是大法弟子是不会记恨的,因为大法弟子没有敌人,你们也不要用自己拧曲的心来衡量大法弟子。有很多警察对大法弟子行恶后,把自己的手机、电话号码都保密起来,怕曝光,你这不是犯傻吗!堵死自生路。那些得救的警察和世人不都是通过大法弟子反复讲真相才有救了吗?!你认为你行了恶把自己的通讯号码封起来就行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所以也真心希望你们自己也要珍惜自己的生命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赎罪,停止犯罪。

威海市政保科:0631--5233303 610办公室: 0631--5215208
刘杰手机:13666312906 宅 0631--5234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