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盲老妪能识字 眼盲转好能做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我是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份因故得法,我和我的老伴是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份同时开始炼功,在近十年的学法过程中,身心都有很大的提高与升华。今特将修炼中的神奇事写出来。

第一件神奇的事,我的老伴学法之前一个大字不识,初期学法时,是由我念她拿书跟着读,如今《转法轮》上的字,她大部份都能认识,现在学大法时,我念错了或念差行,她都能纠正过来,如今她已是七十三岁的人了,这不是大法的神奇吗?

第二件神奇的事,还是有关我的老伴。老伴在得法之前患青光眼和白内障混合症,从哈尔滨至北京全都治了,结果还是右眼失明,左眼术后也不好,勉强能自理生活。而老伴自从修炼后,左眼逐步好转,近几年为同修、为儿女、为亲朋好友做拖鞋达四百多双,做凳墩(全是用布角对的)近二百个。更神奇的是,老伴失明的右眼,如今眼球又重新鼓起来了,黑眼球重新出现,而且越来越大,深信一定能重见光明。

第三件神奇的事,是我自身的感受。有一次孩子们要吃油炸的食品,我将食品炸完将近百度的高温的豆油倒在碗里,手端着碗往厨柜里送,由于柜门开的猛一些,柜门崩回来,将油碗碰掉,热油从我左手流下去,成了油炸手了,当时真是疼痛难忍,想到要去抹大酱或上白糖,我把白糖盒拿出来要上时,立刻想到这是师父对我的一次考验,糖不能上,也不能抹,于是我把糖放回去。实在疼的受不了,我就把手伸到水桶里缓解一下疼痛。我的大儿媳就是医院的大夫,我也没去找她。为了不叫家人看见,我把毛巾沾上凉水把手包上,晚上我怕疼的受不了,就不和家人一起睡,说天热去库房睡。前半夜我疼的不能入睡,就学法,换毛巾,过十二点后就睡觉了。早晨起来和老伴照样炼功,老伴也没看出来。事过四天后我才对她说,仅一周多的时间手就全好了,只是脱了一层皮。

有两次出门坐三轮车,车翻了,把我扔出去好远,车坏了,车夫受伤了,可我毫发未损。

这样神奇的事多了,这都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