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我今年五十八岁,在九八年四月十九日喜得大法,到今天已经是九个年头了。在这九年中我是在慈悲的恩师看护着、呵护着、滋润着佛光似的雨露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回想起来九九年七月以前那段学法的日子,从内心中感到高兴和珍惜,那时我家是学法小组,十来个人在一起学,岁数大的八十多岁,小的只有几个月。我们大家在一起通读《转法轮》,一起到公园里炼功,真是比学比修,做到实修,大家提高的很快。

我的家是一个八口之家的大家庭,我和爱人、两个儿子在一起过,这样对我来说也真是一个修炼的好环境,人多事杂,天天都有提高心性的事,我就把这个环境利用好,当作修炼提高的好机会,我时时提醒自己是个炼功人,什么事都为别人着想,有事向内找。

九八年秋,我的婆母有病住院了,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就花了一万多元钱也没有治好,我到医院看她时,我就和她说:你到我家住些日子,我炼的功可好了,你跟我一起炼功多好。我就这样一说,她就同意了,第三天就出院来到了我家,是她的两个儿子硬拖進屋来的,当时我把老儿媳的屋子腾出来给她住。老人不能走路,大小便都得在床上,吃饭也吃的很少。第二天我就给她放师父的讲法录像,一天看一讲,下午让她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就这样她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好,吃的东西也一天比一天多,几天后她就能坐起来了。我就教她炼功,她站不起来她就坐着炼,一个星期她就能下地了,一片药都没有吃,在我家住了一个月就能走路回家了。全家人都很高兴,大法这样神奇,师父给了老人第二次生命。后来我大小姑子也开始走入大法中。

在得法一年多之后,我就有思想业干扰很严重,思想中出现对师父不敬的话,我自己就哭,眼泪也不知掉了多少,我记的最严重时,我每天都迷迷糊糊的,上来思想业都压不住,我就开始背转法轮“主意识要强”,每天早上都背五遍,看一遍“炼功招魔”,发正念就铲除它,并请师父加持,每天有时间就看《转法轮》,就这样好多了。师父讲:“有的人主意识不强,就随着思想业干坏事,这人就完了,掉下去了。但大多数人可以以很强的主观思想(主意识强)排除它,反对它。这样,就说明这个人可度,能分明好坏,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会帮助消去大部份这种思想业。”

在修炼的过程中,我的每一步提高和升华,无不容入了师父的慈悲和心血,师父为我承受了那么多的业力和债,把我从一个满身业力的常人,变成在邪恶巨难中走在神路上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可是在九九年七月二十之后,大法受到破坏,师父受到诬陷,天都象塌下来一样。当时我的心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学法小组从那以后也停止了,有的同修害怕而不学了。我那时虽然不象现在这样坚定,但是我没有放弃修炼,照样每天都是学法和炼功,看师父的经文,一天都没间断过。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我和同修到省委和平请愿,省委的马路两侧都站满了大法弟子,都排着队非常有秩序,大家都没有吵闹的声音。过了几个小时之后,就用大客车把我们拉到警察学校,一批一批的。大法弟子坐的都很整齐,大家一起背《论语》,那个空间场感觉非常的正。后来让我们到操场上登记。当时我就想,我才不登呢。因为我坐在第一排,开始登记叫第一排的人都到前面去,我就围着登记的桌子转了一圈回到座位上,警察也没有发现我没登记。

二零零零年春天,家里闹矛盾,老儿媳、儿子和我爱人吵架了,气氛很紧张,儿子和儿媳要离婚,当时我的心态很好,他们一开始闹矛盾,我就在心里跟师父说,这一关我一定要过好,这件事有我提高的因素在里面,向内找自己哪做的不好、有什么放不下的心。一天中午,我把饭做好了,打电话让儿媳回来吃饭,她边吃饭、我边劝她,我说做人都得为别人着想,找一找自己哪不对。没说几句话,她就来气了,火上来了,把吃饭的碗摔在地上,打的粉碎。当时我一点都没动心,心中很平静,我还是乐呵呵的打扫干净,晚上她回来就象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我还是乐呵呵的和她打招呼。师父说:“常人那当然啦,你骂我,我骂你;你打我,我就打你。那就是个常人,能说他是个炼功人吗?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要没有坚强的意志,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做不到这一点。”

在二零零零年年三十晚上吃完饺子,我爱人自己骑自行车回家,快到家了,在一个十字路,被一辆出租车撞上了,连人带车撞出去能有二、三十米,他半天才爬起来,把自行车扶起来,一看自行车都不能骑了,可人什么事都没有,司机吓的都没有敢下车,就问:爷们啥样?我爱人说,没有事,你走吧!

后来,我家成了附近大法弟子切磋的场所,几天大家到一起切磋,一起学师父的经文,自己哪里悟不上去,怎样把讲真相做的更進一步,到整点大家一切发正念,提高的很快。我每天都是早起炼功,六点发完正念,我就得出去做真相,(因我白天得看两个孩子,还得做家务),一做就是几十份,做的非常顺利,头脑中根本没有害怕的概念。记的在二零零二年有次脚崴了,我照样去发真相资料,在走之前脚还不敢走路,可是发真相资料,不知不觉就好了,因为我知道是我的使命,有多少众生在等着我救度。那时真相资料供应不上,同修就到外地去取,取回来大家分着做,到最后我就用笔写,用复写纸一次三、四张,内容都是从《明慧网》上抄写下来的,然后把写完的资料用塑料密封袋装好,不管是上街、买菜、在路上,有机会我就讲真相,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

在二零零三年秋天,我家包门,我爱人就有点不同意,我就坚持找人包,当时来了两个人把门包完后,门就锁上,怎么整也不行,我一看天都黑了,我就让他们走了。我爱人回来一看就生气发起火了,当时我家还有两个同修,我爱人就连吵带骂就奔我来了,到我面前就给了我一拳,当时我脸上还是笑嘻嘻的,心里觉的他好笑,过了一会我觉的不对劲,师父说过“在我们修炼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情。”(《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我明白了这不是去我的执著心吗?我这个人做什么事都要有个样好看点,我还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师父说:“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转法轮》)

在二零零四年底,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被邪恶绑架了,没有承受住把我说出来了,这样我也被抓了。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看守所正念不强,在亲情的诱惑下,向邪恶妥协了。在看守所呆了半个月,回来后状态不很好,怕心很重,家里的环境也很紧张起来了,爱人一天到头看着我,不让我学法炼功,不让我和同修接触。在那段日子里,我觉的活的太没有意义,心里好象有千斤重的大石头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因为我知道,没有大法我一天活不成,我知道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出来,在地狱中除了名;我知道我真正来到人间的目地,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成为一名大法弟子。就这样反复思考,用师父的法来消除思想中不好的物质,把状态调整过来,因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怎么能让常人左右我呢。我爱人也是被邪恶操纵来干扰我,他也是我救度的众生,这念一出,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的家庭环境变过来,我爱人同意我学法炼功了,我爱人也把团队退了,还声明自己的行为不对,给大法造成损失。就这样我又回到了我正法之路。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就开始严格要求自己,多学法,早上三点钟就起来炼功,炼完功后,时间剩多点我就背《转法轮》,时间少,我就背几遍《论语》。上午做家务也不让脑子闲着,听师父的讲法,剩余的时间看明慧网,有零散的时间背《转法轮》。下午就开始学法,晚上学一讲法,剩余的时间看明慧网,定点必发正念,一天能发十次到十三次,明慧网必看,因为那是师父给我们开创大法弟子交流、切磋的天地,看明慧网能跟上正法進程,能开阔自己的思路,怎样能更好的讲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

在讲真相中,我尽最大努力救度我能救度的人,我做真相走到哪里就做到哪,买菜上早市场、到商店、买粮我都能做。就用稿纸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劝三退的资料,非常方便,人多人少的地方都能做,只要我出去就不空手。讲真相劝三退只要能讲的我都不放过,在商店、买粮、买菜的过程中,我都用很祥和的语气和他们讲话,多说些体贴他们的话,买东西付钱零头要抹时,我都是按数给他们,做到身正,他们都感到很惊奇,现在还有这样的好人,我就告诉他们我是学大法的,我的师父让我们这样做的,做什么事首先要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就这样再把真相讲给他们劝三退,几乎都能接受。

师父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法正乾坤》)。走路我就一直发正念,碰到人我就想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人多的地方或坐公共汽车,就发正念救度一切众生,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去掉他们头脑中抵触大法的邪恶因素以及共产邪灵对他们的毒害,让他们明白的一面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

这就是我的修炼过程,我知道自己还有修的不够精進的地方,悟性差,但我会努力去做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我还有很多心没有去掉,在这最后的时间里,我要走正自己修炼的路,做一个真正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做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