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做师尊真正的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十六日开始学法炼功的,学了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学了《转法轮》是我知道了人生的路怎么走,人为什么来这个世上。

说到我得法修炼,那可就要追溯到我年轻时候的事了。我出生在一个山村,小的时候家里生活条件还算可以,姑娘大了就要出嫁,我二十二岁那年就有人给介绍了对象,就结婚了,两个人的生活很困难,总觉上天对自己不公平,夫妻之间整天吵架。认为自己的命运不好,嫁了这么个丈夫,什么能力也没有,整天跟着吃苦受累的,整天不舒服。

说到二十六岁的那年夏天,一天我和丈夫吵闹起来了,我越想越气,拿起一根绳就去上吊去了。到了那个树下,我就把绳子挂好了一个套,我用手拽这根绳子,突然那根绳子断了,象是有人用刀砍断一样,把我墩在地上,我如梦方醒。坐在地上落着泪想,天哪,我想死为什么不让我死,我这样没有福的人还活着有什么用呢?这使我想起了自己的一双儿女,我如果死了孩子怎么办哪?我就回家来了。

学了法轮大法以后,才明白人与人的因缘关系。我记住师父的话,“我们人类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成度,几乎人人都是业滚业滚来的,人身上都有相当大的业力。”(《转法轮》)所以人在这个世上都在偿还自己前世欠的业债,所以说夫妻之间也不是偶然的。学了《转法轮》后,我明白了欠债要还这个道理。

我三十九岁那年二月份,骑自行车上城里,走在马路上,前边有不少拖拉机在慢行。把我靠在路东边,我一看路很窄就下了自行车,就这时我的车把一歪自行车就掉到路边的水沟里。我的身子躺在马路上,车子还压在我的腿上。我总觉的有东西在划我的头发,我抬头看时,那个车轱辘正靠我脑袋划过来,后面那个轱辘又过来了。后边那辆车的司机看见了,停下车,从车上下来到我跟前,把自行车扶起来,他说:“真险,你这是哪辈子干了好事了,如果没有神仙保护你,你这个脑袋可真是切西瓜了。”我从地上起来说:“谢谢呀。”他说:“你可别谢我了,你回家烧香谢天谢地去吧。”当时我是在想有什么神仙在保护着我。

现在学了法轮大法才明白,原来师尊在我得法前就在管着我了。我请到《转法轮》,连续看了三遍。我明白了这是师父的慈悲的呵护着我,每想到这些,我的眼泪掉下来了。我对师父说:“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不让您失望,我一定要做您真正的弟子!”

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十六日开始学法的,我那年时五十岁。突然我的身体就不舒服了,腰痛得不敢动,就上医院去看医生,医生看完说肚子长瘤子了,得动手术,不动手术好不了,我害怕动手术就回来了。从那时起我天天都在吃药,自己有病就着急,这一着急又得高血压,昏迷的不能动,我们村有位法轮功学员知道我的情况,她跟我说:“你炼法轮功吧。”开始她跟我说是我没同意炼;她说不修也不怕,我这有老师讲法带你拿去听一听,如果你觉的好你就继续听。

在她的鼓励下我就开始听老师的讲法录音带了。我做常人时抽烟很严重,听到第七盘的时候,我的身体开始净化了,烟也抽不了了。我听完这十二盘老师讲法带,身体有了很大变化,感觉一身轻,肚子也不那么沉了。

我就找她教我动作,晚上和她一起学法,从那时候起我就不吃药了,我学法炼功四个月我的病就无影无踪了。我和同修说:“这么好的大法我们得好好的学。叫更多的人知道这个大法。”在我们的带动下,我们村有二十五人开始学法炼功,每晚上都到一起学法。早晨四点起来炼功,同修们都感觉很好。我们每个修炼的人都按照大法的法理在做,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那天,真象天都塌下来了,那天早上我们村也来四辆警车,警察有一个班,把我们都叫到外面,一些警察把我们围起来问我们还炼吗?当时那阵势,我们谁也没有说什么。民众看热闹也不少,他们一看没有办法了就把我们的几位同修抓走了,到了派出所,他们把电棍也拿出来了,吓唬她们让她们说不炼了。去了一天到晚上才放回来。我一看也吓得胆战心惊的。后来我又找我们几个同修又坚持学法,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们决不能放弃,我们要坚修到底。面对恶党恶警的疯狂迫害,我不断学法,在师父的慈悲的呵护下,鼓励下。一直能坚定不移,毫不动摇地学法炼功,讲真相,坚实的走好回家的每一步路。二零零零年二月份曾被恶警非法抓走,但是我们决不配合邪恶。决不承认迫害,结果我们四人都很快地走出了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我在讲真相时被恶人告发,那天晚上我回家炼静功的时候怎么也静不下来,我感觉不对,我悟到是师父在提醒我要发生什么事?我就站起来了,把大法书和一些讲真相的资料都安排好。就在这时一伙恶警闯到我家,搜查了我的家,但是没搜着大法的书,搜着一个田字格本,上面写着《转法轮》一讲,儿媳写的。恶警问我这是谁写的,我说我写的。他们说不可能的,始终叫你签字你都没签过,你突然就写这么好的字,这个字没有八、九年级的文化写不了这个字,你是不是外边有联系?他们把我带到了派出所,到那晚上九点多钟。他们说你不说这是你写的吗?他们就把那个本给了我,我拿过一看是一个田字格本,一个格里是四个小格,她一个小格写一个字,我这快六十岁的人根本就看不清那个格。恶警说,你不说这是你写的吗?那你就写给我们看看吧?

在这时我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在师父的呵护下没有做不成的事。他们把本子和笔拿来了,我把本子接过来往桌上一放,我看见那个田字格像豆腐块那么大。我悟到这是师尊在点化我,我拿起笔开始写字,写了十多行突然就看不见了,我想这是师尊在点化我不能再写了。他们问我为什么不写了,我说这些还不够你们研究的吗?恶警说:“这些算是你写的。”在师尊的呵护下我过了这一关。我心里对敬爱的师尊感激不尽,但只会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对您的这份无限感激和深深的谢意!弟子只有踏踏实实修炼,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才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法弟子,才无愧于师父的慈悲的呵护与救度!”

救人与三退

我学习师父经文《理性》,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

学了师父的法,我就按照这个法理去做,跟我见过面的人,亲朋好友只要见过面我都给他们讲,让他们退出共产邪党的一切组织。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们这个村子是个山区,特别僻静,讲真相的资料一般收不到,我就面对面地跟对方讲。开始时就利用天灾人祸,什么大洪水呀,地震呀,什么传染病呀,上天要灭中共啊,劝他们三退,他们同意退了,我就叫他们签个名字,化名就可以,看他们不愿意签,好象是签上这个名字怕留下什么麻烦。我看出了他们的心事,就叫他们用手指在地上写。他们说为什么在地上写呀?我告诉他们:是上天要灭中共的,你在地上写了,上天就看到了,古人说三尺头上有神灵。等到上天灭中共的时候,无论派哪位神仙来做这个事,你就有了保障了。

有时我上地里干活的路上碰到上地干活的人,我也给他们讲,边走边说,他们同意退了,我们就在路边蹲下来在地上写,写完我再记下来,再送到同修那里给他们退了,用这个办法也劝退了不少人。他们退了,我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怎么给家人劝三退的呢?我给我的姑娘、姑爷、儿子介绍《九评共产党》,说上天要灭中共,有关资料让他们看。他们都退了,只有老伴不退,怎么给他讲他也不退,他说:“我都六十多岁了,我这个党龄都四十多年了。”

我们家七二零以前就是个学法点。七二零以后也是个学法点。每当师父的新经文来,大家就到我家来一起学法,切磋。就在这时我收到了一份“明慧周刊”,几个同修又到我家来学,老伴也在一边听;我们看完了,老伴说“我也退了吧”,而且用自己的真名退出了共产邪党。我问他为什么退了,他说:我要不退出来就的和共产党一起灭亡了,他还说听老师的话没错。

记得二零零五年的十一月份,我到妹子家讲真相劝三退发生了一件事。我去她家的路上边走边发正念,到她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了,到那说了一会话我就转入正题,给她们讲真相劝三退,三言两语的很快他们都退了,只有妹夫没有退。妹妹留我在她家吃中午饭,吃完饭坐了一会我就走了。走到他们村东头正好是个拐弯处,从上边下来一个摩托车,车上坐着两个人,我也到拐弯处看见他们了,他们也看见我们了,可是谁也来不及躲了,那个摩托车正冲我的自行车撞来了,撞得我在自行车上一震,可是自行车立在那一动没动,我还在车上骑着,也没有倒,那个摩托车却倒了。

他站起来说,你这个骑车的怎么不看着点,要不是我的车闸好使就得把你撞到沟那边去。看看撞坏了没有?我从车上下来笑了笑说:“我没事,车子也没事。”我跟那个人说:“我什么时候还欠了你这么一笔债呢?”他又看了看我的自行车,哪也没撞坏,他说了几句客气话,骑上摩托车走了。我后悔为什么没等给讲真相他就走了呢?真后悔没给这个人讲真相,很遗憾。

以上经历是我受《忆师恩》的启发而写,一来为了表达弟子对师尊得无以言表的尊敬与感激,再者写出师父时刻就在我身边的几件事与同修分享。同时让我们这些没见过师尊的同修更加坚信师父,坚定大法,在正法修炼救度众生中更加精進。让我们共同做好三件事,这样才对得起师尊,才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