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听师尊讲法的幸福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日】我过去是一个体弱多病的老病号,身患肝硬化、胆囊炎、风湿性关节炎、严重的鼻炎、再生障碍性贫血等多种疾病,中药吃了四千几百副,都没有明显效果,人活的真累。工作调动,没有单位接受。我不但身体长期遭受折磨,精神上也很痛苦,连死的念头都有。

我曾经也练过一些其它气功,都没有什么效果。一九九三年下半年我老伴在当地气功科研会收到从安徽省气功协会寄来的一封“李洪志老师十一月二十一日要到合肥办班讲法”的通知书,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参加了听课。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九日,师尊首次到合肥讲法,在教育学院大礼堂,参加人数有五百多人。我是坐在第一排的中间,离讲台不超过五米远,师父那高大魁梧的身材,面带微笑慈悲祥和的容貌,使人感到份外幸福和温暖。

师父讲法,不用稿子,只有一张小纸条,上面有几行字,就可以随口而讲上两个小时,法理讲的很高,但通俗易懂。我听着听着就不由自主的睡着了,怎么也挺不住,眼睛一睁,但又睡着了,用手掐头也没有用,但师父讲法我却听的很清楚。当时我很怨恨我自己,怎么这样没有出息,感到很惭愧,也很对不起师父。但是每次师父一讲完课,我又精神起来了,一连好几天都是这样。我过去偏头痛发作时,头象裂开的感觉,不吃不喝、呕吐、腹泻、不能讲话,一痛就是好几天,真是痛苦至极。后来听师父讲:“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转法轮》)我心里想,师父真是活佛,什么都知道。

师父在讲法班上打出无数的法轮替学员调理身体,跺跺脚把病气排出去。学习班结束回家时,家里人觉的我变化很大,我从原来的一身病到无病一身轻,特别是肝硬化神奇的好了,在我身上真正体会到大法的神迹,亲身感受到佛恩给我的幸福。我真是前后判若两人。

一九九四年四月十六日,我又参加了师父第二次在合肥的办班讲法,是在安徽省党校礼堂,有一千二百多人参加。师父很辛苦,生活简朴,有一天晚上我们听课结束回宿舍的路上,看到师父在一家小店买方便面,我们是吃饱了去听课,可是师父还饿着肚子为我们讲课。每次讲完法还要留一点时间教功,亲自给学员纠正动作。有一天在炼站桩时,场内一千多人,就象无人一样,鸦雀无声,我闭着眼睛正在炼两侧抱轮,师父突然出现在我身旁,给我纠正动作,师父把我的两个膀子轻轻往上一抬,对我小声的说:“再高一点!”顿时一股热流通透我全身,感到无比幸运和温暖。师父对每个学员都象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手把手的教功,我至今记忆犹新。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我和老伴在山东济南皇亭体育馆又一次聆听师父的讲法,这次学员共四千两百多人。当时老伴已有一年多胃口不好,吃饭不香,脸又瘦又黄,到济南的当天晚上食堂开饭时,吃的是稀饭、馒头、青菜汤,我把菜汤端到饭桌上时,老伴一看就开胃了,他说:“我想吃了。”馒头、青菜汤吃的特香。从此以后他吃什么都有味了。当时我悟到,慈悲的师父已经给他调理了身体。真神啊!

在济南时天老下雨,但师父一讲完课,雨就停了,我们学员回宿舍时,伞都用不上,就这样神奇。我们深感师父法力无边。

学习班结束时,师父都要和学员合影留念,这次是分地区合影,安徽共三十多人,因为人多,我在后面站着,照相前师父往后一看,发现比我高的人把我挡住了,师父问我:“你是安徽的吗?”我说:“是。”我一看是被别人挡住了,赶快跑到前面往左边一站,刚站好就听照相机咔嚓一响,非常及时。师父对学员的关心,连一点小事都不放过。又如:济南学习班结束后,师父说:“下一站是大连,大连的听课证已售完,大家就不要去了,如果票已买好,大家不要乘飞机,要乘火车或大轮。”所以我们就没有再去大连跟班。

每当我回忆起有幸三次聆听师父讲法那幸福的日子里,回忆起师父的简朴生活、慈祥的面容、平易近人、处处为学员着想,回忆起师父的神奇法力,为了救度众生耗尽了心血,我对师父深感无比的崇敬和感激,不由使我热泪盈眶,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我一定紧随师父,助师正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正念正行,完成来时的史前大愿。